几乎每个孩子都会犯错,那么,当孩子犯错后,家长的应对行为是什么呢?

今天,阿力早早地起了床。他跑下楼来到厨房,“我要给妈妈做早餐,烤面包,抹蜂蜜,她一定爱吃!”阿力去拿盛蜂蜜的碗……砰!妈妈最喜欢的碗摔成了九块碎瓷片。阿力不是故意的。可妈妈会怎么说呢?

妈妈正在做早操,“嗨,阿力。我好象听到什么东西摔碎了?”“妈妈,是不是只有我乖乖的,你才爱我呀?”阿力问。“我永远爱你呀。”妈妈笑着说。“要是我做坏事了呢?”阿力问。“我还是一样爱你。”妈妈说,“真的,不骗你。”

“那如果我跟乔乔用枕头打仗,弄得里面的羽毛满天飞,你还爱我吗?”“我永远爱你。不过,你们得把羽毛收拾起来。”

“那如果我把画画的颜料洒在妹妹身上,弄得她红一块、绿一块、蓝一块的,你还爱我吗?”“我永远爱你。不过,你得负责给妹妹洗澡。”“那如果我忘了关冰箱门,妹妹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拽了出来,你还爱我吗?”“我永远爱你。不过,那样我们就没有点心吃了。”“那如果我把姥姥做的麦片粥扣在头上,你还爱我吗?”“我会永远爱你。不过,那样你就得再吃一碗。现在,你能不能告诉妈妈,为什么今天早上你一直问这些傻傻的问题呢?”阿力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小声说:“如果我把你最喜欢的碗打碎了呢?你还爱我吗?”“你知道我会永远爱你的。”妈妈说,“走吧,阿力,该吃早饭了。”他们去了厨房。“啊,不会吧!”看到地上的九块碎瓷片,妈妈惊呼起来,“阿力,那可是我最喜欢的碗!”“妈妈,对不起。”阿力哭着说,“可是你说过会永远爱我的……”“我当然爱你!”妈妈紧紧地搂住阿力。“嘿,我有办法了!”阿力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什么办法?”妈妈问。“保密!”阿力说着跑向他的房间。阿力在玩具箱里找……在衣柜里找……在桌子下面找……最后,阿力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拿出颜料,往一个果酱罐里倒了些水,挥着画笔画起来。不一会儿,阿力就下楼了。“看,一个新碗。”他说,“这个碗的名字叫‘阿力爱妈妈’。小心啊,妈妈,上面的颜料还没干呢。”“我会非常小心的。”妈妈笑着说,“现在这个是我最喜欢的碗!”

第一次看到这书,我就已经被封面上熊妈与熊宝的拥抱大特写给暖到了。

熊妈妈微微扬着头,很享受的闭着眼睛,那肉肉暖暖的身体散发出浓浓的母爱,怀里的熊宝却有点胆怯和担忧地睁着小眼睛,那小眼睛里似乎在说着什么。

这是一个关于母子间“爱的测试”的故事

“妈妈,是不是只有我乖乖的,你才爱我呀?”“妈妈,要是我做了坏事,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把你最心爱的碗打碎了,你还爱我吗?”……

我不知道有多少孩子会像熊宝阿力一样,在犯错后不安地去试探妈妈的爱。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我每天为孩子付出那么多,我对孩子的爱还需要被测试吗?

当然要!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对母爱的期待,仿佛是热恋之初的少男少女,每一刻都想确定,对方是爱自己的,否则就会陷入深深的恐慌和焦虑中。

孩子在未形成完整的语言表达与理解能力之前,就是一种只会“看脸”的生物。

他们依靠情绪与成人产生链接,因此他很难断定一个对他满脸怒火,呵斥、侮辱的人是爱他的。

可是大部分的爸爸妈妈又恰恰属于“宁可给孩子一颗好心,不肯给孩子一颗好脸”的类型,心情好时是“宝贝,妈妈好爱好爱你” ,心情不好时是“你这个捣蛋鬼,你再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父母的频繁变脸让孩子感到疑惑,变得提心吊胆,早早地学会了对父母察言观色, 每次犯错之后先是惊吓和糊涂,接着就开始揣摩和应付。

在情绪不安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脑力与勇气,去思考如何正面弥补与承担错误,只是无止境的陷入了“如何瞒住父母,不让父母生气,不失去父母对自己的爱”的漩涡中。

撒谎和找借口的行为就是这么开始习得的。

而当谎言被父母揭穿之后,一些父母又开始为孩子的错误“买单”:为孩子收拾枕头大战之后满地的羽毛;领着被大宝弄脏的小宝去洗澡……把“替孩子做本该他自己做的事情”“替孩子承担他自己应该承担的后果”当成了爱。

当然,“买单”不是无条件的,还会附加上我们对孩子的愤怒、唠叨、指责等等。

就这样, 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爱的测试”里向我们的孩子暗示:父母的你的爱是有条件的,而孩子则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撒谎、推脱、逃避。

孙瑞雪曾写过一句话:“让一个生命正在蓬勃发展的孩子,用心计获取爱是可悲的”

无疑,绘本中的熊妈妈则在这场测试中表现的很完美。

她不厌其烦地保证“我永远爱你”,同时又不忘补充,“不过你”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过,你们得把羽毛收拾起来”“不过,你的负责给妹妹洗澡”……

在通过保证“我永远爱你”,使孩子情绪感到安全的同时,又让孩子体验到了自己行为的后果,给他提供一个真实和诚实学习与弥补的机会。

虽然,连童话中的熊妈妈在看到自己心爱的碗碎在地上时,都会愣住,没办法再迅速坚定的说出“我还会永远爱你”

她迟疑了!

我想她当下甚至已经开始酝酿着怒火,但阿力立马对妈妈说“对不起”,还哭着提醒妈妈“可是你说过会永远爱我的”熊妈妈立马醒悟了过来,紧紧抱着阿力说“我当然爱你”。

每一次读到这一段,我都红了眼眶。

爱并不是完全与生俱来,它会动摇,它和其他能力一样,我们必须通过不断的学习、练习、付出才能完全掌握。每一个孩子都是在一次次捣蛋中测试着、确定着妈妈对自己的爱,而每一个妈妈可能都需要在这每一次测试中,不断审视自己,练习着,到底该给孩子什么样的爱。

在再次得到妈妈爱的回复后,阿力放心了,擦干眼泪,妈妈的爱不仅使阿力恢复了元气还激发了他创意的回应。

这次阿力不再需要妈妈去提醒他怎么去补救错误,他成长了,自己制作了一个新碗给妈妈,

上面写着五个大字: “阿力爱妈妈”

虽然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碗,但妈妈却收获了一个新的阿力,以及阿力更炙热的爱——因为你爱我,所以我要变得更好,我也要像你爱我一样去爱你!感谢作者刘易斯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给我们带来的绘本《我永远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