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清华教授刘瑜的“普通孩子”论刷屏到爆,再后来,“雨果奖”得主郝景芳的“统计学”论又不断引发争议。

教育为什么能引发争论?原因很简单,因为教育的门槛极低又极高。说极低,是因为每一对父母都可以从自身经验总结个一二三,并无对错之分;极高是因为教育从来都没有回头路,不能推翻重来。

我还是原来的观点: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家庭、生活模式,并没有标准答案,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不平凡的庚子年还剩最后几天。那么我也来稍微总结下娃这一年的学习和生活。 与【果宝开挂的一年】不同,我对我家娃的认识与定位一直是普娃,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都是温吞吞不紧不慢。也有朋友“恨铁不成钢”,比如果妈,无数次私我:“你能不能稍微在鸡娃上用点心?!”我每次都回她:“懒”。

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和娃爸都觉得,人生就是马拉松,如果最后都能到达终点,何不细细欣赏沿途的风景?

所以,即使是在这一年疫情不放松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尽可能地创造更多与娃共同体验的机会,比如,在三亚过了一个不一样的端午假期,暑假去杭州欣赏了闻名世界的太阳马戏,平均每月一次的周边游,以及每个周末半天的“无作业日”,至少爱玩爱闹的童年不虚度吧!

关于课内学习

上半年,因为特殊原因,上了好几个月的网课,在校时间仅45天。在这一年里,娃跨越了一二年级,成为了带红领巾的少先队员。 一二年级的学习有明显的侧重点,一年级还在适应小学生活和打基础上,二年级便转入正轨,难度也上了一个级别。但是在指导思想上,还是没有变,就是:抓紧课内。 我认为校外的培训班是开给学有余力的孩子的,作为普通成绩中等的孩子,抓紧校内打牢基础才是重点,不要舍本求末。 经验和教训:

1、加大课外阅读。虽然我娃从来都是爱看书的孩子,每天刷完牙等待早餐的几分钟都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但是他的识字量没有优势,所以更偏爱绘本类,这段时间正沉迷《亚马逊丛林历险记》之类的漫画。虽然我一向按着他自己的兴趣选择书,但是也觉得要适当干预下,所以就强制性的要求每天完成拼音读物的阅读10页左右,现在慢慢领会到文字的乐趣,开始主动读了。 2、鼓励多写。二年级开始看图写话。每次小测验,看图写话一般都是大的扣分项,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字词和标点,比如“得的地”的用法,还有拼音错误等;另一个就是口语化,平时怎么说,写在纸上还怎么说。前面的稍微检查一下就能避免,口语化的终极原因就是阅读量少,没有形成语境。

在这个阶段,我也跟别的家长交流过,也纠结过是不是要去报辅导班,但是发现很多辅导班就是教孩子一个套路,写出来的作文都大同小异。有一天娃发了一张“校报”回家,发现有一页是同题作文:《家里的动物园》,看了好几篇感觉是同一个人写的。这是我比较反感的。

所以针对这个问题,我尽量多鼓励他自己写,老师布置的写话都是他自己独立完成。虽然有时候会偏题会语无伦次,但是给了他一个自己主动思考的过程。另外,就是每周单独给他布置一篇一二百字的小日记,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比如在学校和朋友闹矛盾啦,围棋下赢了队友的得意啦,有时看着也是很有意思的。

3、数学多练。因为娃的数学相比语文掌握得好一些,老师也不布置数学作业,所以我们回家基本不管数学。直到有一天考了80多,跟老师交流的时候,老师隐晦的说:“单靠课堂练习是不够的”。哦懂了,于是每天会挑大约10分钟左右的量给他练习下,对提高计算正确率很有帮助。

关于兴趣班

目前的情况是幼儿园开始学的钢琴依然坚持,每天大约花45分钟练琴,以及每周一节课1小时。一年级暑假考完了江苏音协的四级。应该会继续坚持。 这学年的英语班开始不再是简单的英语会话,加入了一些日常单词的读写,一周大概掌握10字以内,也算是游刃有余。一年级暑假报了一个写字班,但是仅坚持了两个月,一个原因是写字班相对来说比较枯燥,对于他这种跳脱的孩子来说不太适应;另一个原因是我发现他写字作业写得很好,但是回到平时作业和试卷,还是依然故我。所以就停了班,改为每周固定时间在我的督促下练一页字帖,效果和上兴趣班也差不多。 一年级暑假新报了一个篮球班,暑假里坚持得很好,但是后来天气冷了就不好坚持了,等过段时间暖和点再去上吧。

二年级下新报了一个围棋班,是自己强烈感兴趣的,哭着喊着要去上的,那也就随他了。

经验和教训: 1、越到后面花在课业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所以兴趣班要综合考虑,抓住主次。比如围棋,我们就不打算让他去考级,就当培养一个爱好;比如写字,如果家长能督促取得和培训班一样的效果,那在家里孩子更自在些,并且节约时间和金钱,当然,比较费妈。

2、留给娃放空的时间。前段时间看了个牛娃的时间表,从早到晚排得满满的,连吃饭都是在从一个辅导班到另一个辅导班的路上随便对付的,也许家长会自我感动,但是我却觉得毫无必要。有个要好的同事曾经跟我说过,她的女儿长大后回忆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就是放空自己的时刻。有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对现在的孩子弥足珍贵。

写在后面

再回到“普通人”的话题,其实不管刘瑜郝景芳看似“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论点,还是广大鸡娃家长孜孜不倦的奋斗目标,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都没有错。

必须承认的两点: 一、阶级跨越确实比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更难了,“军备竞赛”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二、孩子因人而异,不是你不断地“鸡鸡鸡”就一定能成就牛娃的。

做个“牛娃”的家长很好,做个普通孩子的家长也还不错。优秀的孩子是为国家培养的,普通的孩子是为家庭培养的,我觉得“各花入各眼”,自己觉得合适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