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大学进入名校的学子都是令人羡慕与敬佩的。

但进入名校之后,孩子们是怎样的状态?走出学校的大门,他们如愿以偿地成为一个优秀的大人了吗?

随着综艺和真人秀的日渐发展,很多名校学子逐渐走进我们的眼帘,从中,我们看到刚刚毕业或仍然在读的名校大学生所经历的阵痛。

01名校光环——卸不掉的枷锁

最近《奇葩说》第七季回归,两名来自清华北大的参赛选手引起了热议。

许吉如,清华本科,哈佛硕士,2014年青奥会形象大使,各类英语演讲大赛冠军。

刘纯懿,一名以高考状元身份考进北大的学霸。

两个人都是自信满满来到《奇葩说》,最终却都铩羽而归。

许吉如在第六季中途淘汰,如今又参与了第七季的海选,全身透露着不自信,准备的辩题竟然还是第六季中自己失败的那一个;

刘纯懿则是讨论了这两年大热的「内卷」概念,但全程对导师们希望看到更多她本人特点的暗示视而不见,对自己的一切避而不谈。

她们表面看起来,光鲜自信,充满干劲,却都无可避免地被多年来的荣誉束缚住了,这是很多当代学子的缩影和困境。

当代的精英学生,通常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他们成绩名列前茅,自信满满,擅长多项体育运动和多种乐器,外语能力突出,参与多种不同领域的活动,似乎永远有无穷的精力。

这其中有一部分学生,如果你去拨开这层完美无缺的外壳,就会发现他们心中深藏恐惧、焦虑、空虚和脆弱。

19世纪美国哲学家阿兰·布鲁姆曾经说过:

「所有的教育体系都会教出有着自己特点的人才。如果你从小接受的是精英教育,那么你从小就学会了去争取并珍惜那些能够衡量你在每个阶段向精英迈进的指标,比如成绩以及奖杯。获得这些你将会被认可并得到赞美,你的父母为你沾沾自喜,你的老师将颜面有光。」

在上大学之前,一个人可能因为刻苦努力始终名列前茅,不断地给自己的光环加码——比如,我又多了一个第一,又多了一个三好学生的证书,又多了一笔奖学金。

但人生并不始终呈现直线上升趋势,甚至大部分时候轨迹都是螺旋上升的。

然而,在单一价值体系中成长起来的孩子,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一切,就先在大学遭遇了一次打击。

尤其是在名校里,各省状元遍地都是,努力读书可能再也拼不过别人,没有尝试过其他活动,也无法在另外的赛道上取得优势。

于是,一位来自985,全国排名第45位的北交大学生决定自杀。他在遗书中如此写到:

二十年来我坚信做题是唯一出人头地的途径,我因此放弃了其他的方向,使得做题成为我唯一而且是最为突出的优势,并且相信这是唯一的正途。到了大学之后,我竟然听信了某些自由派的鬼话,妄图“全面发展”,因而舍弃了做题这一优势项目。当我意识到问题所在时,为时已晚。

然后呢?现在的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灵魂的惯性迫使我沿着原有的轨迹前进,而我的灵魂早就没有了一分再向前推进的力气,支撑着我一步一步走下去的只有我对于别人的承诺,这一天的到来是我的决定,不再履行对别人承诺的决定。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成绩,确实值得自豪和夸赞。但这样的精英学子们对待事物的看法,却永远束缚在输赢里。

02非赢即输的二元价值观

这种非赢即输观念有很大的弊端,对人的影响会从方方面面渗透出来。

比如,在《奇葩说》中,虽说它是个辩论节目,但作为综艺,其本质上就是搭建的一个娱乐平台,在这里赢不是最重要的,即使赢了也无法像读书一样,将击败别人带来的利益最大化到自己身上。

显然,第七季归来的许吉如依然没想明白。她没有了当初压倒性的气势,整个人憔悴不堪,对自己在第六季辩论失败的场景念念不忘。

其实,履历证明她本人是非常优秀的,即使在一场表演性质的辩论赛上失败,也并不能否定其他方面的优秀。

但她似乎是全盘否定了自己,对一切都没了自信,甚至开始怀疑当初收下复活卡的决定对不对,在台上询问杨幂「如果是你,你会不会要?」。得到肯定答案后,才松了口气。

旁观者了解她在《超级演说家》里的精彩表现,知晓她英语能力出类拔萃,她只是不适合《奇葩说》这样的舞台,没必要一直在这个平台上死磕。

或许这表面看起来,是一个需要及时转换赛道的问题,但同时又不止如此。

因为他们的人生简历上只有成功,他们最恐惧的,就是自己不成功,这种心理从父母害怕自己的孩子将来不成功时就已经播下了种子。

当他们的生活中没有被给予犯错空间的时候,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错误任何机会,一直成功下去。

如果不能从内而外摒弃这种观念,对于他们而言,在哪条赛道上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无论去哪里,对他们来说,都只有两种结果,非赢即输。

在学校,他们要争取考试第一;在辩论赛上,他们要争输赢;在读书打卡活动中,他们要做读书最多的那一个;

在社团活动中,他们也要是最突出的那个;......

一旦失败,就是对他们自身价值观的冲击。但没有人能一直赢下去,为了避免失败,他们会极力回避存在风险的事情,只会跟随大流去做一些稳妥的决定。

如果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到最后就会导致危机。

哈佛资深本科招生办主任威廉·R·菲茨蒙斯说过:

「就算是那些曾经赢得无数奖项的最成功的学生,也会在某个时刻停住脚步思考这一切是否都值得。」

当他们发现,赢不是他们最想实现的目标,想要发生改变的时候,会思考父母和同学如何看待自己。当进入社会,发现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时候,会疑惑,当初我是学校里学习最好的一个,为什么我会混得比这些人差?

这样的思维限制了对生活和未来的遐想,缺乏创新的想象力,也缺乏勇气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前进之路。

03多元人生,从找回自己开始

来自北大的刘纯懿在《奇葩说》海选时说:

「总有人告诉你,人生要不断地向上攀登。」

蔡康永反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在意「有人」的看法,她答不出来。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一直优秀是不是她想要的,也许她并不是发自内心热爱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只是为了优秀而优秀,就如她自我介绍时第一句话所说「我是个高考状元」,一个已经进入北大学习的孩子,还在为几年前的状元头衔引以为豪。

他们对自己的价值评定完全来源于他人和社会的评价,而不是自己的梦想,或是自己主动尝试做过的事情。

 太多人在按部就班的努力中,早已不知道自己热爱什么,不知道要为什么而奋斗一生。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质,有自己擅长的事情,并能从这些事情中激发源源不断的动力,能够让自己打心底认可自己的成就。

作家Geoff Dyer精辟地总结了一句话:「为了事情自身而做事情,不计较结果,都是值得的。」

因此,在孩子的分数与排名之外,别忘了关注孩子真正热爱的事情。如果不想孩子在一帆风顺里遇到一块大礁石,就不知如何是好,请从现在开始,尝试叫他们发自内心地从自己出发去思考。

《优秀的绵羊》一书的作者威廉·德雷谢维奇给出的几条建议,不光针对进入大学后感到迷茫的学子,也同样适用于儿童,请给孩子留下一点这样的空间:

选择做一些自发纯粹的事情,就如同你小时候那样;选择做一些即使没有外在奖励也会选择做的事情;选择做一些可以废寝忘食地专注去做的事情;做最喜欢做的事,不是认为自己喜欢或者应该喜欢的。

这样孩子才会从小建立自我价值感,有端正的做事动力,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即使环境转变让他们一时迷茫,也能很快调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