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看了一本书心理学的书《象与骑象人》,里面有一个很绝妙的比喻,我们的头脑是骑象人,而潜意识是一头大象。

有时候,我们的大脑努力给自己发号施令,但却发现没办法掌控大象怎么走,我们急得满身大汗,但大象依旧优哉游哉地低头走自己的路。

也就是说,我们以为的,和自己真正做的,也许是两码事。

下面的这封来信,可能就有点这个意思。

小莉您好!

我是一位八岁孩子的妈妈,几年前关注了您的公众号,学习您写的育儿文章,孩子听着您的故事长大。

目前我们遇到了一个较大的困难想听听您的想法,期待能得到您的回复。

我家孩子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晚上一年幼儿园。后来刚上完幼儿园中班满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她八月份出生的),由于是零基础入学,且未经历幼小衔接,孩子学习很吃力,完全没有信心。

一年级上学期哭了整整一个学期,后来虽然不哭了,但看得出孩子压力重重,今年孩子有一些压力大的异常行为(喜欢洗手、不停提裤子,情绪不稳定)。

我们跟老师有沟通,老师说在学校会尽量鼓励她,不去过于关注她的学习成绩和作业,让家里也不要施加压力。

我和孩子爸爸在学习上从来不施加压力,都是鼓励为主,但是都改变不了孩子情绪低落、对学习恐惧、对作业抵触的现实。

我看过您的文章,知道小拍上的是华德福,我觉得我的孩子很难适应传统学校的教育模式,很想尝试华德福学校,想听听您意见。希望您抽空给点建议,谢谢!

其实一看到“八月份出生的、没有经历过幼小衔接”,很多人应该都能预见到孩子的艰难,这也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

但大部分孩子在引导下都能慢慢适应,而这个孩子哭了一整个学期,又出现了比较明显的焦虑行为,确实让人很揪心。

信中妈妈一再强调,她和孩子爸爸在学习上从不给孩子施加压力,都是以鼓励为主,老师也配合得当,所以不应该会这样啊?

我冒昧地揣测,这位妈妈在孩子发生了明显的焦虑行为后,大脑里确实在不停告诉自己,不能给孩子压力了,但潜意识里做的,是完全一致的么? 

每年一到开学季,我都会收到几个私信,问8月份出生的孩子要不要推迟一年入学,我的回复基本上是,要根据孩子的状况来定,身体、心理、技能上是否具备了上学的能力。

我不知道这位妈妈在孩子体弱多病,又只上完中班的前提下,有没有过这样的纠结。

也许她有过,但又不甘心晚一年入学,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先入学了再说。

这样的不甘心,希望推着孩子试一试的选择,是不是本身就给了孩子难以承受的压力呢?   

作为一个“小镇做题家”,记得当年我从乡村到大城市武汉上学,刚开始我得了一种“遇人紧张症”,总觉得自己太土太没见识,见任何人都害怕被嘲笑。

我的一位同来自乡村的室友更夸张,她说进入大学后,仿佛被扔进了巨大的迷宫中,她每天都在担心,“我今天能不能顺利去食堂打到饭、我在这里能不能活下来”。

已经成年的大学生,走入崭新的世界,也会有那么多的恐惧和不适应,那六七岁的孩子呢? 我相信老师和父母没有刻意给孩子制造压力,但当一个完全没有准备的小人,突然被扔进一个比以前复杂又限制得多的环境中,这个压力是会自动从四面八方涌来的。

这就像把一个小孩推进了大人的舞池,周围的一切都很热闹,可是在孩子的视角看到的只是一个个移动的大腿,在这样的漩涡里孩子喊不出来,也走不出去。

这时候的孩子要的不仅仅接纳和包容,更需要面对新世界的掌控感。

而掌控感,是要让孩子感受到自己在进步,能做到,才能慢慢拥有的。

我想一年级的适应问题,不是上个“幼小衔接班”就能解决的,在发展心理学里,孩子的发展分为生理发展、认知发展、社会化和情绪发展。 从这三块来说, 生理发展,孩子的精细动作,肌肉能力,会关系到他拿笔写字的动作,自己穿衣穿鞋的顺利程度......; 认知发展,除了知识,还有注意力的发展,逻辑思维能力的发展,时间管理的能力.....; 社会化和情绪发展,会关系到孩子的交友能力,情绪控制的能力,受欢迎的能力......

信中的妈妈或许可以仔细对照,观察孩子究竟是哪些方面发展得不够,然后静下心来制定出帮助孩子的计划,有耐心地去执行。

这样的“耐心”不是以日和周衡量的,可能要以年来衡量。

如果孩子因为从小体弱,又没上过大班,很多方面都不足,我建议完全可以休学一学期,或者再上一学期的幼儿园大班,准备充分些明年再上一年级。

人生是一场长跑不是一句空话,晚一年上学对漫长的一生来说,只是尘埃般微小的影响。

但如果孩子长期处在很大的压力下,造成对正快速发育大脑的伤害,很可能会造成终生的遗憾。   

最后,我想聊聊信中妈妈说的“转学去华德福”的选项。

看得出来这位妈妈很想帮助孩子尽快走出困境,也有一定的自省能力,但我要泼个冷水地说,如果仅仅是想逃避目前的状态,我不建议转去华德福,或者任何新式学校。

作为一个华德福家长,我认为它也不是孩子的乌托邦,在传统学校面临的问题,在这里也同样可能会有,或许还会额外有更多新的挑战。

要知道最多人走的路,往往才是最好走的路。

而小众的新式教育,是要在长期地观察和了解,一次次说服自己笃定它的价值观,并且愿意承担不如意后果的前提下,才作出的审慎选择。

一时的不知所措,“逃避”去那里,大概率是求不到想要的结果的。

这位妈妈信里下定论“我的孩子很难适应传统教学模式”,或许还为时过早。

养育一个孩子,尤其是体弱多病的孩子,就像一条柔弱的枝丫,它要生长得好,不管在什么样的教学模式下,都首先需要家庭这块温暖又能不断输出营养的土壤。

没有哪个学校会为一个孩子量身订做“教学模式”,但父母是可以的,你才是唯一最爱孩子,最懂得孩子需要什么的人。

这需要付出巨大耐心、努力和智慧,但这不就是养孩子吗?请先在自己的土壤上好好耕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