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教师能教出优秀的学生,这点毋庸置疑。

但优秀的教师究竟能给一个学生带去哪些具体影响,影响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似乎没人说清楚。这会间接导致我们在选择教育资源时,失去部分判断力。

星庐教育伙伴们认为,各位家长有必要更近一步了解,教师这个因素在整个教育体系中的作用,以及怎样的教师才算“优秀”。

好教师能提升学生成绩,具体提升多少?

在纪录片《等待超人》中,导演戴维斯•古根海姆针对美国公立教育滑坡现象,把矛头指向了系统内,低素质的老师。他的依据是斯坦福大学教授、教育经济学家汉纳·谢克的一项研究。汉纳·谢克认为教育投入、教育制度对学生的成绩影响相当有限。比如,教育高投入不一定就有高回报。

这是不是有点颠覆我们的传统认知?汉纳·谢克曾经就2003年各国的PISA成绩和教育投入之间的相关性做了一个研究。

累积生均支出和数学成绩的关系

上图中,横轴代表一个国家的累积生均教育支出(一国对每个6至15岁学生进行公共教育所支付的费用)。纵轴代表这个国家在2003年PISA数学测试中的得分,图中的每一个点代表一个国家。从散点的分布来看,几个国家的PISA数学得分相差不大,都在500分左右,除了墨西哥和希腊。但各国的累积生均教育支出跨度很大,从10000美元到80000美元不等。

更有趣的是,累积生均教育支出80000美元的美国,成绩还不如投入不到20000美元的斯洛伐克。汉纳·谢克没有完全否认教育资源投入,但他觉得迷信投入,盲目投入是不可取的。因为这不但浪费资源,还会使我们忽略一些更本质的因素——教师。

一个好老师和一个差老师,差距会有多大?

知道这个答案之前,我们先大致了解一下美国教育体系中教师的情况。

美国的教师为终身制,学校通常很难辞退他们,因为其背后有强大的工会保护着。加之教师考核和薪酬机制,并不鼓励大家创新,结果,整个美国教育系统中,滋生了许多如“蛀虫”一样的老师。他们上课抽烟,翘着二郎腿看报纸,让学生自习,任班级吵闹,不断看表,一心等待下课。

汉纳·谢克认为,这些老师拖了整个美国教育水平的后腿,如果可以,辞退他们,代之以合格的老师,会有很大的惊喜。

教师质量对美国学生成绩提高的作用

上图中,横轴表示清退的低质量教师的比例,并同时代之以平均水平的教师。纵轴代表学生成绩的进步,这里用标准差来表示,相差0.1个标准差等于相差10分。汉纳·谢克发现,只要清退队伍中垫底的6%至10%的教师,代之以平均水平的教师,就能把美国学生的平均水平提升至加拿大甚至芬兰的水平。曾在田纳西大学增值研究和评估中心工作的比尔·桑德斯,多年时间里一直专注一项研究,即教师效能的累加或累积效应和学生成绩之间的关系。这项研究的结果进一步支持了汉纳·谢克的观点。

桑德斯跟踪了两组学生和老师。他发现,孩子们从三年级开始,连续被安排在三位表现优异的老师身边,在五年级结束时,孩子们在田纳西州的全州数学评估中平均得分在第96个百分位。即全州96%的数学得分在这些孩子的平均分之下。

另一组成绩相当的孩子连续被安排在三个表现较差的老师身边,3年后,他们的数学平均分数排在全州第44个百分位。两者足足相差了52个百分位。桑德斯认为这项研究的结果很好地证明了,影响学生学习的最重要因素是教师,通过提高教师的效能来改善教育,比其他任何单一因素都更有效。

他还有一个结论是,一个高效能的教师,对所有成绩水平的学生都会产生效果,不管整个教室中的成绩如何参差不齐。无疑,教师才是整个教育体系中最关键的变量。

但星庐教育伙伴们发现,在择校时,许多家长似乎更看重学校,在辅导课程的选择上,也更看重品牌,而非老师。当然,这可能跟不知道怎么做判断有关。

具体究竟如何判断,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如果家长们对判断有疑问,欢迎点击屏幕下方【来问问行内人】会有专业老师给出判断建议。星庐教育伙伴们想暂时撇开这些,从全球教育水平最好的芬兰哪儿,找一找优秀教师的普遍特点。

芬兰教师究竟是如何“养成”的?

芬兰的教育水平之所以全球领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其整体教学,追求公平而非追求卓越。与其他许多国家不同,芬兰没有标准化考试,所有孩子都在老师设定的个性化基础上进行评分。这样一个教学体系设计,反向要求每个教师都需要具备非常高的综合能力。

事实也如此。芬兰所有教师都必须得拥有硕士学位,“师范学校”是全国最严格、最挑剔的专业学校。想成为一名芬兰的教师,并不容易,甚至难过成为一名律师或者医生。

首先,你得申请进入芬兰在大学设立的教师教育课程项目。这个项目每年录取率不到10%。2016年,赫尔辛基大学教师教育课程的录取率仅6.8%,低于法律(8.3%)和医学专业(7.3%)。低录取率,一方面是因为参与竞争的人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难以标准化的选拔条件。整个选拔过程有些类似咱们国家的师范生考学校教师,分笔试和面试。笔试是全国性的。面试部分包括“说课”,就是要上一堂具体的课。

有些不同的是,在笔试成绩这一块,学校还要参考申请者的高中成绩,但又不以成绩为最终录取标准。比如,2014年进入赫尔辛基大学教师教育课程的120个学生中,只有1/4的学生成绩排在入学考试的前20%,20%排在末尾,另外近一半的学生成绩在51-80分(满分100分),即,中等。所以,并非学术成绩够牛,就能进,被刷掉的比比皆是。

哈佛教育研究生院客座教授帕西·萨尔伯格曾撰文解释:赫尔辛基大学每年可以轻而易举从庞大的申请者队伍中挑选出最优秀、最聪明的人,但他们不这样做,因为他们知道,教学潜力隐藏在不同的人群中。例如,年轻的运动员、音乐家和青年领袖,往往具有优秀教师的新兴特征,但未必学术成绩好。芬兰的经验表明,与其让‘最优秀的人’进入教师队伍,不如让那些天生热爱教育的年轻人获得最好的教师教育。

热爱真的很难假装,且不是通过学习就能习得的,也只有热爱才能激发足够的创造力。

我在前文提到,芬兰教育追求公平而非追求卓越。学生没有标准考试,也没有教师和学校排名,相互之间非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因此,教师在教育中,非常自由。但,越自由其实越难,你没有了按部就班的可能。那怎么办呢?

芬兰把一种关键能力放在了前期的培训中,“我们教给他们最重要的事情是自己做出教学决策和判断。”赫尔辛基大学教授Leena Krokfors说。Leena Krokfors会让那些接受教育的未来教师们明白,一名优秀教育家的任务是挑战那些以为自己对教学了如指掌的人的思维,“教师们需要接受这种高质量的教育,这样他们才真正知道如何利用他们获得的自由,并学会以研究为基础解决问题。”

每个进入教师教育项目的学生,都要经过5-6年的学习、研究以及实践,最终才能迈上学校的讲台。大家有没有发现,芬兰的教师培训体系顺序是,先挑选出适合成为教师的人,然后尽全力培养他们。高标准同时又充满自主性的培训体系反过来又让教师这个职业给人以专业、富有创造力的社会印象。二者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彼此正向影响。

纪录片《他乡的童年》之芬兰教育

回看国内,在教师的培养上,似乎无章可循,好老师的标准也很模糊。最近倒是出现了一个愈演愈烈的趋势,一些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砸钱请名校毕业生。这是开始更进一步重视老师了吗?未必。

整体而言,星庐教育伙伴觉得,中国的教师始终像是教育体系中的“工具人”,只是被嵌在了一个需要的岗位上而已,也普遍缺乏话语权。这些年,教育的市场化,让教师的地位进一步降低。当然,这不代表其中没有真正优秀的,只是他们通常很难获得足够的施展空间,因为,目前还没有谁能和“升学”这个硬性指标抗衡。

但星庐教育伙伴们觉得,这仍旧不能否定教师这个群体拥有无限可能,且至关重要,就像赫尔辛基大学教授Leena Krokfors所言:“如果我们回顾芬兰历史,教师一直被视为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们是上世纪中叶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把文明带入村庄的人。”

今天,他们依旧有这样的能力。

在匹配孩子教育资源的过程中,想必家长们都遇到过所谓的“好老师”和“坏老师”?如果你在选择老师方面有困惑,可以点击文章下方【来问问行内人】看看教研老师是如何给自己的孩子选择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