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免疫力的方法唯有:

  • 健康均衡的饮食(单独的任何食物、补品都不增强免疫力);

  • 规律的运动/户外活动(促进肢体发育,促进技能发展,促进大脑发育,竟然还可以保护视力);

  • 充足的睡眠(看看你究竟需要多少睡眠,少了不好,多了也没有必要:我们需要睡多久?);

  • 保持好心情。压力、焦虑、抑郁可能会让人免疫力下降,可能也跟坏情绪影响食欲、影响睡眠,从而间接地影响了健康有关。

  • 预防接种。预防接种是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的防御机制(免疫反应)来建立起对抗特定感染的能力。疫苗可以保护孩子(还有成人),让他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强大起来,战胜有害的感染。今天这里主要要说的就是疫苗,流感疫苗。

增强免疫力的方法,总结起来就是:吃好,睡好,心情好,多运动,接种疫苗。这其中,接种疫苗是最快、最有效的,尽管目前能够预防的疾病还不多。

增强免疫力,多么具有诱惑力啊!

你想着走捷径,别人想着赚钱。

于是一拍即合,你的钱就去别人包包里了。

一岁半了,带孩子去打疫苗。这次常规要打的是Infanrix 英芬立适 (吸附无细胞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联合疫苗),和MMRV(麻疹、腮腺炎、风疹或水痘联合疫苗)。不过我又给她加了一针流感疫苗(4价流感疫苗)。

两种联合疫苗,加上流感疫苗,一下子就预防了 8 种可能致死致残的严重疾病!这也太有效率了吧!

(- 天啦,同时打这么多疫苗,免疫系统能受得了吗?!

- 能啊。请耐心看下去吧 )

是的,同时打三针,我还是心疼了一下的。不过预防接种门诊的护士真的非常有经验,两个护士数1,2,3,同时扎了手臂,嗖~立即又扎了大腿一针,嗖~一秒钟就结束。然后妈妈立即奉上一小片海苔(寿司海苔,妞的最爱)。护士阿姨奖励了一个小贴纸,还送了一本毛毛虫打疫苗的绘本。

(听说流感病毒每年都不一样,给这么小的孩子打流感疫苗有必要吗?)

去年流感疫苗上市时小妞还不满6个月,不能打,不过照顾宝宝的家人都打了,所以小妞也间接地被我们这个强大的人肉保护圈保护起来了。今年流感疫苗上市是4月,我偷懒拖了2个月,等到她这次打常规疫苗时一起打。

你可能不想孩子挨一针,祈祷她不得流感,但我想增强孩子的抵抗力,从内到外都加强保护,给她穿上铠甲!

我知道关于流感疫苗有好多误解呢,所以借题发挥,再谈一谈流感疫苗,包括这些内容:

  • 这么多疫苗一起打,免疫系统受得了吗?

  • 流感病毒每年都不一样,这疫苗真的有必要打吗?

  • 哪些人尤其需要注射流感疫苗?

  • 为什么要给孩子注射流感疫苗?

  • 流感疫苗能预防感冒吗?

  • 打了流感疫苗就100%不会得流感了吗?

  • 流感疫苗会不会有副作用呢?

  • 流感疫苗对于婴幼儿(6个月以上)的安全性

  • 幼儿注射流感疫苗的特殊性

  • 哪些人不能接种流感疫苗?

  • 我宝宝对鸡蛋过敏,还可以打流感疫苗吗?

  • 什么时候打流感疫苗最好?

  • 如果你打算出国旅游

  • 去接种时,被预防接种工作人员拒绝怎么办?

这么多疫苗一起打,免疫系统受得了吗?

流感疫苗(灭活疫苗)不会干扰机体对其他灭活疫苗或减毒活疫苗的免疫反应,流感疫苗可以和其他疫苗同时注射,这么做对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没有影响 【1】。多种疫苗一起注射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也被一直在被研究证实着 【2-6】。

流感病毒每年都不一样,这疫苗真的有必要打吗?

有啊!流感病毒每年都在变,疫苗会针对最近的流感病毒调整配方。即使新一季将流行的流感病毒没有变化,每年打流感疫苗也非常有必要,因为流感疫苗的免疫保护持续并不长,每年都打,才能持续获得免疫力。

哪些人尤其需要注射流感疫苗?

6个月以上的所有人都应该接种流感疫苗,尤其是以下人群,属于免疫相对弱的人群,建议优先接种:

  • 5岁以下儿童(尤其是2岁以下);

  • 患有某些特定疾病的人,包括心脏病、哮喘、糖尿病和慢性肺病等;

  • 孕妇;

  • 60岁以上老人。

这些特殊人群患流感后,统计上更容易发展成严重的病例,住院率更高;病情容易复杂化,易合并别的感染如肺炎;死亡的概率也更高 【7-9】。而孕期患流感也更容易早产 【10】。孕期接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把抗体传给胎儿,可以很好的保护前六个月不能注射流感疫苗的婴儿,让宝宝不会感染流感。香港特区的一项研究表明,2-6 月龄婴儿流感住院率在儿童中最高,可达1762/10 万人年【11】,这说明孕妇和孩子出生后照顾小宝宝的人的流感疫苗接种率不高!

另外这些人也特别需要接种:

  • 照顾6个月以下的小宝宝的全部家人;

  • 孕妇的家人;

  • 照顾特殊病人(包括心脏病、哮喘、糖尿病和慢性肺病)的家人;

  • 医务工作者和幼儿园的工作人员。

重症和死亡数据:
2015年-2016年3月,这一季流感,台湾报告的流感重症1423例,死亡121例。
香港卫生署的数据显示,2014-2015年流感季,累计647例流感并发重症病例,其中501人死亡;2015-2016年初的流感季,累计 196 例流感并发重症病例,其中 34 例死亡。
美国估计每年流感季流感相关死亡人数约3000到4万9000人(近几年由于流感疫苗的普遍使用,死亡率下降)。在2014-2015流感季节,美国有145名儿童死于流感相关疾病。
为什么要给孩子注射流感疫苗?

根据《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流感对全人群易感,但在流感流行季节,儿童的感染率和发病率通常最高,随年龄的增长而略有下降。血清抗体检测发现,绝大多数儿童 (93%) 从出生至 6 岁至少感染过一次流感病毒。在某些高流行季节,儿童流感年感染率可高达 50% 左右 【12】。

已经有大量研究证据表明,流感是导致儿童就诊和住院的重要原因。在我国,每年约有 10-15% 的儿童因流感感染而需就诊 。小于5 岁儿童感染流感后出现严重并发症的风险较高,流感相关疾病住院率可达 921/10 万人年 【12】。这其中,小于2 岁儿童的流感住院率最高。在香港特区,小于 1 岁婴儿流感住院率高达 2785/10 万人年 【12】。

流感可能引起大量孩子缺课和父母缺勤,照顾生病的孩子真是劳累又心疼。美国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个流感流行季节,感染流感的学生达28%,致缺课 63 天,父母旷工 20 天,有 22 个家庭出现继发病例【13】。在2003-2006 年期间,香港特区每年每 1 万人中因 A 型和 B 型流感感染导致学生缺课 662-1046 天,父母缺勤 214-336 天 【14】。在小于5 岁的儿童中,41% 的流感患儿平均需就诊 2 次以上【15】。

儿童感染流感可导致死亡,患基础性疾病的儿童的死亡。据估计,在美国,每年有超过2万名小于5岁的孩子因流感而住院 【16】。在2014-2015流感季节,美国有145名儿童死于流感相关疾病。

流感疫苗能预防感冒吗?

不能。流感是流感,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感冒是感冒,是有感冒病毒引起的,它们的症状虽然有些相似,但是,他们是不同的两种病!

普通感冒通常就持续3-7天,常见的症状是喉咙痛、咳嗽、打喷嚏和流鼻涕,可能会发烧,但体温通常不会很高。自愈,不容易出现并发症。

流感通常症状更严重,会出现发烧、喉咙痛、咳嗽、头痛、肌肉疼痛,流鼻涕,全身乏力等症状,也更容易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甚至导致死亡,特别是小朋友、老人、孕妇、有慢性病的人。

PS. 感冒没有什么细菌感冒,肠胃感冒,风寒、风热感冒(风:啊?关我什么事?)。感冒是由感冒病毒引起的,大约有超过200种不同种类的病毒类型可能引起感冒。所有的感冒都是病毒感冒!

打了流感疫苗就100%不会得流感了吗?

不能100%。流感疫苗会刺激免疫系统产生免疫反应,保护你不会感染上那些疫苗中包含了的流感病毒。但,不能100%保证你遇到的是疫苗中包含了的流感病毒,但极大可能是哦。另一方面,免疫无应答也是有可能的。疫苗就像防弹衣,这就像你穿了防弹衣裤,还带了头盔,也不能100%保证你在枪林弹雨里不受伤。

流感疫苗会不会有副作用呢?宝宝最怕副作用了

没有副作用申明的药物你反而要小心,有可能研究得不够充分,可能有很多副作用却没有写出来。反过来,有副作用还能上市,还推荐应用,说明在合理应用时,它相当安全的,益处是远远大于风险的。

流感疫苗可能出现哪些副作用呢?可能出现轻微的流感症状,但不会导致流感,因为目前澳洲、中国,包括中国香港用的流感疫苗都是灭活疫苗,是不可能因此感染是流感的 【12】。出现轻微类似流感症状是因为疫苗在影响你的免疫系统,产生免疫。

少于15%的人,在注射了流感疫苗后,会出现发烧,头痛,关节疼痛和肌肉痛。这些副作用可能持续几小时,但不超过2天 【17】。在小于5岁的孩子身上,副作用可能比成人明显一些 【17】。同时,注射了疫苗的局部可能出现红肿和疼痛。一系列的临床对照试验都发现流感疫苗(不论是QIV还是TIV两种灭活流感疫苗)对成人和孩子都非常安全 【18-21】。

可能出现的更严重的副作用是荨麻疹,血管性水肿或过敏性反应,这些可能是对疫苗过敏的表现,是由于对疫苗生产过程中残留的鸡蛋蛋白质过敏【17, 22,23】。如果对鸡蛋严重过敏,是不建议注射流感疫苗的。但如果吃了鸡蛋只是出现轻微荨麻疹症状,而不是严重过敏,是可以注射流感疫苗的,因为流感疫苗中残留的鸡蛋成分很微小,每剂中含有的卵清蛋白少于1微克,不太可能会引起比吃鸡蛋更严重的过敏反应。

有非常微小的可能引起格林-巴利综合征,历史上(1976年)曾在美国引起过一例,但是自那以后密切地监测发现,引起格林-巴利综合征的可能性,如果真的有可能的话,是小于百万分之一的【24,25】。

流感疫苗对于婴幼儿(6个月以上)的安全性

流感疫苗非常安全,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婴幼儿身上已经应用多年。你可以说,打流感疫苗太麻烦(年年都要打),但请不要怀疑它的安全性。

在澳洲,对于小朋友,在注射疫苗后有通过AusVaxSafety这个项目加强的监测。监测结果显示流感疫苗对5岁以下的孩子是安全的,在注射疫苗后出现发烧和看医生的可能性很低【23】。

对于更小的孩子,由任何原因引起的发烧都可以引起热性惊厥,常发生在1-2岁的孩子身上【24】。由于流感疫苗引起的热性惊厥非常少见,估计10万个孩子里会有3个案例。但如果没有注射疫苗,孩子感染了流感,却容易引起高烧和热性惊厥,每5个孩子里就有1个会出现热性惊厥(20%)【1】。

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国产疫苗,可以选择进口的。但据《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在流感疫苗对儿童的安全性方面,国产和进口流感疫苗相比,安全性无显著性差异【12】。

幼儿注射流感疫苗的特殊性

6个月以上的孩子就可以注射流感疫苗。8岁和以下的孩子第一次注射的时候需要注射两针,第一针和第二针之间需间隔4周 【12,26】。第一针让免疫系统做好准备,第二针让孩子获得免疫 【27】。

9岁以上的孩子就和成人一样,每年注射一针就好了 【26】。

哪些人不能接种流感疫苗?

6个月以上人群都可以打,但这些特殊情况建议不打或者暂时不打:

  • 有严重的鸡蛋过敏的人。轻微的过敏可以打(轻微的过敏指仅有荨麻疹症状),额外小心一点,注射后注意观察;美国疾控中心建议,曾今有过严重鸡蛋过敏的18岁以上成人,也可以常规接种流感疫苗,或者由由处理过敏经验的医生接种 【27】。

  • 有中等到严重程度的疾病的患者(不管有没有发烧),等病好了再打;

  • 有过巴利综合征 ( Guillain–Barré Syndrome)的人不要打。

我宝宝对鸡蛋过敏,还可以打流感疫苗吗?

这取决于宝宝鸡蛋过敏的程度,如果只是轻微过敏(仅有皮肤荨麻疹症状),是可以打的。因为疫苗中含有的鸡蛋的成分非常微量(每剂中含有的卵清蛋白少于1微克),几乎不太可能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 【1】。但由于有微小的可能性引起过敏反应,如果有严重的鸡蛋过敏,不要注射流感疫苗,或者在有能处理过敏急救的医护人员的监护下注射 。

什么时候打流感疫苗最好?

根据《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中提供的研究数据,我国 A 型流感的年度周期在不同维度流行季节不同,≥ 33。N 的北方,是冬季流行,每年 1-2 月份达到高峰;<27。N 的最南方,每年 4-6 月份达到高峰,两者之间的中纬度地区,每年 1-2 月份和 6-8 月份的双周期高峰。而 B 型流感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呈单一冬季高发 【12】。

注射了疫苗后,大约需要2-4周,你的身体才能获得免疫。通常冬天是流感高发季节,澳洲的冬天是5月开始,所以提前1个月左右,在4月,5月打就很好。中国的冬天是11月开始,所以10月,11月打就很好。建议在每年疫苗上市后尽快接种(澳洲通常在年初,中国通常在秋季),确保在流行季节来临前获得免疫。

如果你打算出国旅游

如果你打算出去旅游,特别是出国旅游,了解一下当地有没有什么疫情,比如有没有流感爆发。在出国旅游前把流感疫苗打了更安心。

我们7月底计划去新加坡,恰好去之前能够把流感疫苗打了。我家小朋友第一次打流感疫苗,所以需要打2针,间隔1个月。6月低打了,正好可以在7月底出国注射第二针。

带孩子旅行最害是生病!只要不生病,其他都好说。

去接种时,被预防接种工作人员拒绝怎么办?

就在我已经快完成了这篇文章的时候,最后梳理资料,查漏补缺,竟然找到一个重要的资料《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印发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的通知》,《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可以自己搜索)。这份技术指南里的建议终于与国际接轨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目前建议接种的人群里,终于包括了孕妇了!面条泪啊!我们中国的孕妇等这个技术指南等了好久!指南里建议,“孕妇在孕期的任一阶段均可接种流感疫苗,建议只要本年度的流感疫苗开始供应,尽早安排孕妇接种。”

关于孕妇接种流感疫苗,2年前我怀孕时写过一篇,但在这次查文献的过程中,又看到不少新的研究证据。等我把数据更新了再发布一篇针对孕期的流感疫苗接种建议。

如果没有前面“哪些人不能打?”里提到的情况,孕妇或孩子接种流感疫苗时,无故被预防接种的工作人员拒绝,可以把这个文件出示给他看,请认真学习一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吧!为人民健康,先培训,后上岗。

反正是自费的疫苗,打不打全自愿,我就是想给你宣传个概念:

什么可以增强免疫力?

吃好,睡好,心情好,多运动,接种疫苗。

别老想着给孩子补点什么增强免疫力,

还是老老实实地吃好饭,睡好觉,多运动吧!

按时接种疫苗,保持好心情!

祝你和家人都拥有棒棒的免疫力!

参考文献:

  1. National Centre of Immuisation Research & Surveillance. Influenza vaccines for Australians | NCIRS Fact sheet: April 2016.

  2. VanDamme, P., et al., Long-term persistenceof antibodies induced by vaccination and safety follow-up, with the firstcombined vaccine against hepatitis A and B in children and adults. J MedVirol, 2001. 65(1): p. 6-13.

  3. Watson,B.M., et al.,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of a combined live attenuated measles, mumps, rubella, and varicella vaccine(MMR(II)V) in healthy children. J Infect Dis, 1996. 173(3): p. 731-4.

  4. Bakker, M., et al., Immunogenicity,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combined hepatitis A and Bvaccine: a 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 Expert Rev Vaccines, 2016. 15(7): p. 829-51.

  5. Gatchalian,S.R., et al., Immunogenicity,reactogenicity and safety of three-dose primary and booster vaccination withcombined diphtheria-tetanus-whole-cell pertussis-hepatitis B-reduced antigencontent Haemophilus influenzae type b vaccine in Filipino children. HumVaccin, 2010. 6(8): 664-72.

  6. Chippaux,J.P., et al., Immunogenicity, safety, andmemory of different schedules of Neisseria meningitidis A/C-diphtheria toxoidconjugate vaccine in infants in Niger. Vaccine, 2004. 22(25-26): 3303-11.

  7. Treanor JJ. Influenza viruses, including avian influenza and swine influenza. In: Mandell GL, Bennett JE, Dolin R (editors). Mandell, Douglas, and Bennett's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7th ed. Philadelphia, PA: Churchill Livingstone; 2010. p. 2265-88.

  8.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Influenza. In: Hamborsky J, Kroger A, Wolfe C (editors). Epidemiology and prevention of vaccine-preventable diseases. 13th ed. Washington, DC: Public Health Foundation; 2015. p. 187-207.

  9.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Influenza. In: Kimberlin DW, Brady MT, Jackson MA, Long SS (editors). Red book: 2015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Infectious Diseases. 30th ed. Elk Grove Village, IL: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2015. p. 476-93.

  10. Rasmussen SA, Jamieson DJ, Bresee JS. Pandemic influenza and pregnant women.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008;14:95-100.

  11. Nelson E A, Ip M, Tam J S, et al. Burden of influenza infectionin hospitalised children below 6 months of age and above in Hong Kong from 2005 to 2011. Vaccine. 2014.

  12.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 http://www.chinacdc.cn/jkzt/crb/lxxgm/ymjz/201411/W020141118549840721337.pdf

  13. Neuzil K M, Hohlbein C, and Zhu Y. Illness amongschoolchildren during influenza season: effect on school absenteeism, parental absenteeism from work, and secondary illness in families. Arch Pediatr Adolesc Med. 2002, 156(10): 986-91.

  14. Chiu S S, Chan K H, So L Y, et al. The population based socioeconomic burden of pediatric influenza-associated hospitalization in Hong Kong. Vaccine. 2012, 30(10): 1895-900.

  15. Wang D, Zhang T, Wu J, et al. Socio-economic burden of influenza among children younger than 5 years in the outpatient setting in Suzhou, China. PLoS One. 2013, 8(8): e69035.

  16. US CDC. Study Looks at Flu Vaccine Dosing in Children. Childrenwho got 2 doses as recommended had higher vaccine effectiveness. http://www.cdc.gov/flu/news/vaccine-dosing-children.htm

  17. Fiore AE, Bridges CB, Katz JM, Cox NJ. Inactivated influenza vaccines. In: Plotkin SA, Orenstein WA, Offit PA (editors). Vaccines. 6th ed. Philadelphia, PA: Elsevier Saunders; 2012. p. 257-93.

  18. Domachowske JB, Pankow-Culot H, Bautista M, et al. A randomized trial of candidate inactivated quad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 versus t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s in children aged 3–17 years.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13;207:1878-87.

  19. Kieninger D, Sheldon E, Lin WY, et al. Immunogenicity, reactogenicity and safety of an inactivated quad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 candidate versus inactivated t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 a phase III, randomized trial in adults aged ≥18 years. BMC Infectious Diseases 2013;13:343.

  20. Pépin S, Donazzolo Y, Jambrecina A, Salamand C, Saville M.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 quadrivalent inactivated influenza vaccine in adults. Vaccine 2013;31:5572-8. 40.

  21. Greenberg DP, Robertson CA, Landolfi VA, et al.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n inactivated quad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 in children 6 months through 8 years of age.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 Journal 2014;33:630-6.

  22. Greenhawt MJ, Li JT, Bernstein DI, et al. Administering influenza vaccine to egg allergic recipients: a focused practice parameter update. Annals of Allergy, Asthma and Immunology 2011;106:11-6.

  23. Australasian Society of Clinical Immunology and Allergy (ASCIA). Guidelines for medical practitioners: Influenza vaccination of the egg-allergic individual. September 2010. Available from: www.allergy.org.au/health-professionals/papers/influenza-vaccination-of-the-egg-allergic-individual (Accessed February 2016).

  24. Burwen DR, Ball R, Bryan WW, et al. Evaluation of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among recipients of influenza vaccine in 2000 and 2001. 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 2010;39:296-304.

  25. Australian Technical Advisory Group on Immunisation (ATAGI). The Australian immunisation handbook. 10th ed (2015 update). 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Health; 2015.

  26.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Health. Influenza (Flu). http://www.immunise.health.gov.au/internet/immunise/publishing.nsf/Content/immunise-influenza

  27. Vaccination: Who Should Do It, Who Should Not and Who Should Take Precautions. http://www.cdc.gov/flu/protect/whoshouldvax.htm#egg-all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