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书限令” 的话题讨论很热门,各方都在阐明自己的观点,作为一个在教育一线工作了多年的,天天都必须和绘本打交道的我首先有一个带着一丝忧虑的问题:真的限了(不是禁)外国童书引进后,我们国家的原创童书有足够的实力填补这一部分的空白吗

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居然想起了当下我们的中国足球和中国篮球。

场景何其相似,大规模、大手笔引进国外的球员,有高水平的,当然也有不少“水货”来浑水摸鱼。他们的到来繁荣了我们的联赛,但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们本土球员的发展。于是,最近足协开始颁布“限令”,限制外援人数,上场人数,甚至本赛季还规定了每场比赛U23年轻球员必须有一人首发,可谓用心良苦。

可现实是什么?首轮中超联赛里,大部分的U23球员早早就被教练换下。为什么?

归根结底还是我们足球根基薄弱,青训不力,而我们队员的水平也无法用实力填补场上的那一片空白。中国篮球的现状也一样,中国原创童书的现状也一样

说到现状,我在脑补自己对中外童书的认知。很遗憾,脑子里能滚过的优秀作品或者作家很少(如果是我孤陋寡闻敬请赐教),这些原创作家当然是很敬业、很辛苦的,然而他们的作品显然无法“喂饱”我们的孩子们。

而众多国外的优秀儿童作品则占据了现实当中的空白。据说有的人对此用“文化入侵”来形容,我对此并不太担心,因为不适合我们国家法律的出版物事实上一直都被限制引进,所以为何还要将此限制扩大化呢

我想将童书的讨论先缩小到儿童的绘本(picturebook),因为现在绘本教育越来越受到家长和学校的重视。Cliffrod大红狗,小猪佩奇,好奇的乔治,神奇校车,神奇树屋,老鼠记者很畅销,艾瑞克卡尔,大卫香侬,李欧·李奥尼,宫西达也,J.K.罗琳也是如雷贯耳,我们自己的原创儿童出版物和作者呢……恕我直言,我能记得的只有郑渊洁和杨红樱……

除了这些文学性强的绘本我们尚有较大差距外,英文出版界里还有一系列以教育为主的绘本,比如各种桥梁书,分级阅读书,这些涉及基础教育的绘本我们其实落后得更多。我们的基础教育重说教,轻孩子的阅读需求,即使近几年逐渐重视了这方面,发展得也步履维艰,更多地是将传统故事加上插画,但那并不是经典意义上的绘本。

我们改革开放很多年了,接触了像学乐、企鹅、兰登、牛津这些国外出版社也已经很久了,我们国内实力雄厚的出版机构也不少了,可是像样的中文分级阅读一直都没有出现,多少令人有些失望。“师夷长技以自强”这句话某种程度上说并未过时。可现状是什么?别的不说,我翘首期盼的我们自己的儿童分级阅读体系没有,就像电影分级一样一直难产,当个谦逊上进好学的好学生有那么难吗?有那么难吗?有那么难吗

如果我们要教小孩学英文,分级阅读是个好工具,我们的选择可以很多。比如牛津阅读树、培生儿童英语、I CanRead系列、海尼曼、Readinga-z,如果我们想要教小孩学中文呢?除了被三字经、唐诗宋词外,还有什么?我们的语文书吗

其实,国外不仅有详尽的分级阅读素材,还有详尽的相关阅读指导方便教育者参考。其实还有分级阅读测评,比如FountasPinnell Reading Level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或者懂教育的家长,你能大概了解孩子的阅读水平,那些做的好,哪些需要加强,有具体的量化标准,而不是抽象泛化的评估。在这种体系下,你的烦恼不应该是有没有适合我孩子的书,而是该如何挑选适合我孩子的书。在这些方面,我们大陆落后太多了,也落后日本、港台出版界很多。而且,目前也只看到星星之火,何时可以燎原呢?                    

我承认,国外的童书自然也是良莠不分,我都读过不少滥竽充数的英文绘本。不分好坏地引进确实有种种弊端,然而我却不认为它们是支持“限书令”的理由。像您说的那样,出版社一窝蜂地、盲目地引进国外童书,造成的种种负面效应更多地只是纯商业上的操作。我们的消费者其实并不完全为其疯狂买单,因为最终我们会用“阅读”投票,把不合格的出版物冷落下去,卖不动的书出版社自然会降低印刷量,停止出版,不计代价的引进会让盲目的出版社亏损。慢慢地,好的畅销书的引进会越来越成为主流,这其实是我们之幸。这些都可以用正常的商业逻辑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动用行政手段来干预

笔者在2013年芦山地震后参与了几次为灾区小学捐赠儿童图书的活动,看到了各种渠道捐赠到灾区相关学校的书籍,多数是儿童阅读书籍,我发现了几个有趣的现象:

1、来自社会渠道的图书捐赠有很多都是《上下五千年》、《一千零一夜故事》、《三国演义》、《格林童话》等大部头或传统名著,适合幼儿阅读的绘本比较少,这些大部头的书其实并不太适合幼小年纪的孩子阅读,但我们的书店和书架上却充斥了这些书,大概是出版社不用付版税大量加印的缘故吧?

2、来自真正教育系统捐赠的书里绘本比例相对较多,然而那些绘本里大部分都是国外引进的中文翻译本,出自我国原创的优秀的中文绘本非常少,我比较有印象的比如《安的种子》、《漏》、《荷花镇的早市》等,但还是占比很少。

3、粗制滥造的书其实也不少,尤其是国外经典名著的翻译,外表上看装潢都很优美,但部分翻译则佶屈聱牙,没有什么文学美感,内行的人大概会知道那些书是怎么翻出来的吧。

4、无法做到精确分配。比如一个地方有幼儿园、小学或者中学,捐赠的书很难做到按照年龄段来分配到孩子手里,除非分发者很熟悉,否则容易导致孩子接收到的书并不适龄。可这要求捐赠者怎么做啊?太难了。

“限书令”的传闻令很多人很愤懑,大多数人联想到的是其实是“禁”,虽然这是误读,也体现出一定程度上的担忧。读完你的文章,我开始对部分愚蠢的出版社感到担忧,对我们挣扎在一线的原创童书创作者面临的形势感到难过。然而我对我国读者的阅读视界并不十分忧愁,一则是因为大部分的经典好童书早就登堂入室了,二则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民智其实不低,好与不好其实并不难区分

现在很多读者都已经习惯网上购书,即使是实体书店也越来越根据线上流行趋势来实体卖书了。在大数据爆发的年代,当我们点开当当、亚马逊或者京东,在线书店的销售策略都已经很先进了。对图书分门别类,条分缕析,条理很清晰。销量大的基本都是经典的好书,即使是新的童书,也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和推介达到买家屏幕前,即使不大懂如何挑选童书的家长失手买到“烂书”的几率已经不那么高了。

即使这样,如果还有家长选不来图书的,还不是有你这种童书出版的专家和其他各类人群在自媒体上不遗余力地推荐好书吗?自媒体上虽然不良信息很多,但在推荐书目的这项业务上总的来说还是做的不错。这样下去,童书市场在消费者这边大体上会走优胜劣汰的良性道路,问题其实还是推到出版界上来?出版界何时洗牌

 限书令最大的恶就是主观故意,太主观就注定无法客观。由一部分机构或者一部分人的主观好恶来决定下一代的阅读水平和内容,这很滑稽。面对国外复杂的出版物形式,任何一刀切的行政命令都是不理智的,因为在可能阻挡“不良童书”的同时,也把很多优秀的绘本拦在门外。虽然目前只是延缓书号的发放,将来还会怎样暂不得而知了

我并不十分担心那些不良童书的引进。比如,若以儿童是否自主读书为例来划分,四五岁前的童书主要阅读者其实是教育工作者或家长,他们大体有能力区分一本书值不值得和孩子一起读,烂书就打入冷宫,好书则会靠口碑流传。四五岁后的孩子若能自主阅读童书了,孩子的好恶其实很分明,他们基本是以兴趣为导向,不感兴趣的书不会浪费多一秒钟,不管这本书是哪里来的。我们的原创绘本很多连插图都画不好,会吸引到孩子们吗?他们哪像我们成人一样纠结哪里引进的,有没有版税,国家会不会延缓通过,有没有关*键*词过滤?

话说,我们读一读烂童书也没什么问题,知道某些童书有多烂也是一种“认识”,去伪存真的本事就是这么历练出来的。这时候,我又该为相关出版社担忧了,你们的“专业眼光”如果都不准的话,该限的是你们疯狂的逐利行为而不是我们的孩子阅读内容吧

您的文章里还表现出对我们国内原创绘本作者生存艰难的担心,这的确也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答案大体可以暂时用“体制问题”来回答。在版权意识强大的国度,一个优秀的童书作者的生活应该是过得比较体面,收入还不错。而我们国家的童书作者,哪怕真有好的作品出来,一般不知名的作者收入大概只能付大城市几个月的房租吧,盗版还分去了很大一部分蛋糕。甚至,有时候他们的作品还被出版社要求不署其真名,要挂靠在其他畅销书作者名下才能出版,因为出版社要销量,不知名的作者需要那可怜的钱持续创作。于是,年轻的原创者越来越少……这种恶比起限书令所含的恶何如

笔者有幸在我国一个小角落里遇到TheElephant and Piggie Book的作者Mo Williams,他那时候非常年轻,出版了书后来中国为孩子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也应该是为刷存在感。那时的他还是个年轻的儿童畅销书作家,在中国的名声还不那么强,而当他的系列童书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他就有能力环游世界宣传自己的作品了,很令我们的同行羡慕吧?他的作品很快进入了各个国家的学校和图书馆,各大书店的畅销书架。事实上,他的书也非常有趣,惹我们的孩子们喜爱啊!!我们的本土童书作家可以吗?很难,有时候甚至还要先倒贴出版才行。所以即使有凤毛麟角的,我期待不是昙花一现。

说到底,作为一个时时接触大量绘本的老师,一个天天在家要和女儿分享绘本的父亲,我是真的不在乎我接触的绘本的国别我更在乎的是童书本身的质量(childrenfriendly),它们是否能引起我的学生和孩子的兴趣?能够满足我们的孩子的成长需求?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目前好的童书大部分就是从国外引进的,如果有好的国内原创绘本,我其实也希望纳为己用。然而,我绝不允许孩子的阅读世界里出现空白,然后居然用一堆垃圾或者残渣去填补空白”……

然而,我也不十分担心“限书令”会真正起到什么作用,因为拜之前出版社疯狂引进国外童书的冲动所赐,国内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儿童书籍了,已经进来的国外童书应该不会被限,以后的事以后说,甚至还有电子书在传播,真能限得住的只有某些人的认知而已。

即使真有所谓的邪恶的政治性文化渗透,那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武器啊。国外的童书大规模进入我们的市场,其实也满足了我们的孩子入门学英文的需求。我们中文阅读物是否也可以承担起对外汉语“说教”的重担?现在外国人学中文很多,然而可选择的教材却很少。我们能找到的大都是针对成人的说教式的厚厚的传统教材,适合国外小朋友分级分类阅读的中文绘本有吗?基本空白。其实,早年美国部分群体还担心中美交流增多后,共产主义思维会渗透到他们的孩子那里,事实上那种担心真是多余了,现在基本没啥人这么想,也不会有人引进我们的小学语文教材的,太无聊了……      

最后,我也推荐一些我接触到的好读物,主要是国外原版读物。耳熟能详的那些比如:Clifford、TheElephant and Piggie Book、Dr.Seuss、Eric Carle、小鸡球球等我就不推介了。我也不推荐年龄段了,因为孩子们的水平不大一样,是否适合你的孩子,适合几岁的孩子读,可以去参考网络书店的推介和评论。 只要你用心去找,网络或者自媒体都能找到。欢迎大家给我留言不那么著名却非常好的好童书,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作家,我都愿意购买。谢谢……

1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阴天有时下肉丸

2Five Minutes Peace(让我安静五分钟

3Clocks and More Clocks(金老爷买钟

4Inch by inch(一寸虫

5Giraffes Can't Dance (长颈鹿不会跳舞

6The Polar Express(极地特快),有部配套电影好看

7、十四只老鼠系

8、鲸鱼日本五味太

9The Rain Came Down(大雨哗啦啦下) 

10、谁藏起来

11、雪精灵、飘着幽灵的小房子 

12、我要大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