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在微博上写了那样一段话:我们都觉得,教养是为了抵抗环境的影响,是为了纠正他人的帮带,是为了阻扰丑恶的污染。。。

我到今天突然领悟,教养最终不过是为了跟基因的博弈。。。

那天之所以会写这个,是因为跟儿子在睡前夜谈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Sheldon跟我聊着聊着,忽然说有人跟他讲,他叫为什么叫乖乖小王子啊,是不是因为他又乖又听话,而且他还听到了对方的爸爸来帮他读这几个字。我当时很疑惑,这是他的微信名字,而加过他微信的,一般不是我们的亲友,就是我的朋友,但听他这个口吻,对方似乎是陌生人,难道我儿子有网友了?

于是我提出的疑问:“你说的这个人,是你不认识的人吗?”他尴尬地笑了笑,可能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于是伸出手来,捂住我的嘴说:“妈妈,我跟你讲个秘密,但是你不要讲我,好不好?”我当然明白当我的孩子试图来跟我吐露秘密的时候,我千万不能有任何不恰当的反应——不然他以后就不会跟我说秘密了,所以我特别温和地跟他说:“可以,没事,你说吧。”

他笑嘻嘻地告诉我,他下载了一个游戏,然后那个游戏特别好玩,对方是他游戏里的队友,一起组队打的。我是一个很注重隐私的人,所以严格来说我真的不看我儿子手机的,除非有一些安装设置上的需要,如果要监控他APP作业是不是做,我会用我手机里的家长端去看。我确实不知道他下载游戏的事,如果他不说,我可能也会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

我当时特世俗的第一句话就问他:“这游戏要钱么?”(我也是对自己这么财迷觉得醉了。)他摇头:“不要钱的,免费的,很好玩的。你不要让我删掉好吗?”我当时点了点头,并没有打算在当下做什么决定。我问:“那你怎么知道对方的爸爸来看过了?”他说:“我听到他叫他爸爸来看的,还有他爸爸的声音。”我说:“你们是用语聊了?”他说:“他们都说话的,我没说话,我只是听。”

当时那个刹那我内心非常,崩溃。

不夸张,真的不夸张,很崩溃。我对Sheldon的态度缓和并不是因为全然淡定的接受,而是,我在内心说,我得自己缓缓。

我崩溃的原因是,长期以来我付出了很多的努力,讲故事,做游戏,带他看山看水,看各种展览,交流电影观后感,去剧场,做很多艺术体验,录录音节目录小视频,表演练习、学音乐学朗诵、沟通诗歌的美……最终能让他兴奋的依然还是打游戏,他学任何电子设备操作特别快,掌握打游戏的原理比我聪明多了,他在讲述自己在游戏里组了一个队的时候,那种得意感满满的——这些是那么明显且真实。

我前夫是一个很爱玩游戏的人,他讲述他的父子关系就是,大家还没有人有游戏机的时候,他爸就舍得花钱给他买了,然后两个人一起玩。大家还没几个人有电脑的时候,他爸就给他买了,然后两个人一起玩。之后他的家庭生活大多数时候,就是他一个电脑玩儿着,他爸一个电脑玩儿着,现在大概是他太太一个电脑玩儿着。

而我作为一个前游戏业从业者,曾经在一个也是算得上名号的游戏公司工作过的市场人员,我能写出让门户媒体都喜欢的宣传文章,也能深入到网友群体中被称为“格格”(甚至之后有好几年,一到我过生日,都还有我们项目的玩家给我寄电子贺卡),我能把游戏背景书尽量搞得生动且传奇,我能变着法儿去想创意解释我们的游戏有多好玩……可是我从来没有能爱上过打游戏。

有时候我可能只是出于需要了解市场上有出了什么新东西,去体会下,感受下,但是没有任何哪一款游戏能让我坚持玩下去,或者说能让我走心地关注下去。没有。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上。

有些东西是基因里的天性,所以我才感慨着开头的那段话。

很巧的是,今天带着Sheldon去看了《神偷奶爸3》,整部片也完美地诠释了我在生活里的体会。

德鲁和格鲁这对双胞胎,其实要找回的都是自己的遗传天性。虽然最开始格鲁在做坏蛋这件事情上显得很没有天分,但是,一旦get到了那个点,新世界的大门一打开,一切就都是那么顺利成章——就像我儿子学会了下载他人生的第一个游戏以后,会发生的事情,我完全可以想象。

兄弟俩身体里都流淌着他们父亲这枚世界头号犯罪分子的血液,虽然最开始用了飞车逍遥国街道偷棒棒糖,还有听格鲁分析作战计划两个桥段来说明德鲁在做坏蛋的道路上还漫漫其修远兮,但最终他的成功蜕变并不会让你觉得突兀。

导演用了很多小伏笔来说明,他们俩虽然一个黑衣一个白装,但搭配风格都是西装加围巾,笑点和兴奋点也完全一样(比如在家人面前,互相装对方这种傻事),面对飞车途中可能撞到的无辜人,他们都会选择躲避,而不是不顾不管的撞上去。

这俩虽然一个秃子一个满头理查德·克莱德曼(你如果不知道这个人,我只能说你应该是90后)似的金发,但毕竟是同宗同源,都是顶级坏蛋的孩儿啊。你仔细看他们爹的画像,是一个地中海发型,中间圆秃周围金发飘柔(这个梗在电影院里让我笑得半死)。补一句,当格鲁兴奋地跟女朋友猜测说他兄弟长什么样,一路都在被兄弟生活的各种壕打击,最后是被德鲁摘下帽子的那一头金发给击溃了。

当他们俩翻车海中,在沙滩上晾衣服的时候,格鲁四肢消瘦啤酒肚凸起,德鲁双臂肌肉结实腹部平坦,完全就是一个已婚奶爸和一个黄金单身汉的生动对比,特别生活特别细节。

《神偷奶爸》系列其实剧情都不复杂,完全没有太跌宕的剧情,出人意料的神反转或者其他,这一系列最妙的部分在于人物刻画。

像这样走打打闹闹路线的动画片,人物设定都是夸张的,不存在含蓄之说,但是怎么夸张得让你喜欢让你觉得合理,其实很有门道。

小黄人就不用讲了,数量这么一大堆还都长得差不多,说着一口叽里咕噜小黄人语的小不点,却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的个性,你即便搞不清他们每一个的名字,却完全不会分不清也丝毫不会弄不懂他们要表达的各种情绪和观点,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不能剧透太多,所以只说说大反派布莱德,格鲁有一句台词总结得特别到位:“一拳把你打回八十年代”。他穿有夸张垫肩的衣服,梳发胶喷到格鲁劈都劈不开的高山头,跳MJ的霹雳舞,放磁带,嚼口香糖,他用的终极武器是肩背式合成器,我记忆中只有Roxette(这个组合你也没有听过,你一定是90后)里的Per Gessle背过……在格鲁这样,连老爸剩下的战衣都是投影式触屏智能切换模式的现代派技术流面前,这两个人的斗争显示出浓浓的代沟。

所以你就能理解,布莱德的两次关键性的剧情反转,依靠的都是易容术——别忘了他打小是童星啊,毒藤女用毒冷冻人用冰猫女用爪子的时候,布莱德他只能靠演技啊。甚至他造的举行机器人,随便一个像德鲁这样的低段位坏蛋出手切断主板电源,整个计划就歇菜了。这不是剧情滥,这是符合人物设定,一个沉迷80年代的人,一个考演员的自我修养得分会比现代计算机技术高的人,他肯定得这样输啊。

另一个我想说的人物是格鲁的女朋友露西,之前的影片里就交代了,这不是一个普通妞。她作为超强但逗逼的特工,她有自己强悍精明同时也大条缺心眼的一面。但是在这部剧集里,她要解决的问题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当好一个妈妈——虽然这三个孩子对格鲁来说,也不是亲生的血缘关系。但是小黄人梅尔回忆中跟格鲁的种种互动,已经侧面表达了,在遇到这三个孩子之前,格鲁是一个有类当爸爸经验的男性,这也为他能顺利称为三个孩子的爸爸做了很好的铺垫。但是露西没有,她一直都是风风火火在工作里冲锋陷阵且丢三落四。

如果是国内的剧集,要诠释一个后妈打开孩子的心扉,估计得画上十几二十集的篇幅,这后妈得从满头青丝熬到两鬓斑白才能听到继子女发自肺腑地叫她一声妈。但老外不是这样处理的,一场她为大女儿玛戈出头的三分钟的戏,就彻底拉进了亲子距离。12岁年纪的孩子要的是什么,要的就是你无条件的挺我,霸气地为我出头。哪需要什么含辛茹苦为你存钱教你功课熬夜给你做好吃,累到自己吐血方显一片赤诚。

其他还有类似细节举不胜举,比如德鲁的管家在种种逆境里是如何保持自己绅士的风范,艾格尼丝找到了缺了一只角的小羊也欣然接受它的那种心地纯洁,小黄人误打误撞参与选秀时三位评委的表现和状态,那个淡定地始终坐在马桶上看报纸的囚犯…

我想说的是,虽然剧情真的很一般,但即便是很一般的剧情,制作方是有认真投入每一个细节的考量的。

当MJ的《Bad》想起,当格鲁和布莱德一言不合就尬舞跳复古Disco,Sheldon问我:“妈妈你笑什么?”我心里就想:“你不是我的年纪,你怎么会懂。”

让人比较小失落的是,片尾没有彩蛋。其他,在我看来,都挺好的。我个人推荐,可以去看看——尤其是80后,因为:

德鲁养的那些猪太可爱了!

格鲁跟布莱德PK的桥段太可爱了(尤其掏枪和尬舞)!

想要独角兽的艾格尼丝太可爱了!

在监狱里称王称霸的小黄人们太可爱了!

用马桶浴缸冰箱洗衣机造的越狱飞行器太可爱了!

所以,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