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音读物通常有着大版大版的密密麻麻的拼音和文字,容易让孩子眼睛疲劳,头皮发麻,我认为注音读物大多是一些只有骨架没有血肉的提纲式故事,可以到处跟人炫耀自己读了多少个故事,但故事的魅力没有感受到,阅读的快乐也没有享受到。

我非常不喜欢注音读物,下面我把理由从不重要到重要,一条一条谈起。

第一、注音读物丧失美感

大家可以翻翻手头的注音读物,看着大版大版的密密麻麻的拼音和文字,有没有眼睛疲劳,头皮发麻,看久了想要作呕的感觉?

我们在做绘本的时候,文字也是设计的元素,比如,表示一个小孩很愤怒的时候,他说的话会用加粗加大加很大的字体;又比如说,表示一条蛇在说话的时候,说出来的话是弯弯曲曲的……

我们在做文字为主的图书时,会把文字排得或是清新,或是学术,通过字体字距、行距、留白,让版式也传达出内容的意味。

可惜,这些充满乐趣的创造性工作,到了注音读物那里根本施展不开拳脚。因为一注音,内容凭空多出来2-3倍,能把拼音跟字都勉强排完已经不错了。就像旧社会的穷人,能吃饱饭就不错了,还讲究什么摆盘、美感。

第二、注音读物阉割内容

我认识一位做注音读物二十年的同行,他跟我说最累的不是校对随时可能错得发疯的拼音,而是永远要改写文章。

因为前面说的,只要添加注音,版面内容就会多出2-3倍来,那么,为了让书简洁一些,只好下手改编。说是改编,其实是阉割,写得好好的故事,细节丰满、知识丰富,就因为版面:删!

所以,很遗憾告诉给孩子买注音读物的家长,你们买到的,大多是一些只有骨架没有血肉的提纲式故事。倒是可以到处跟人炫耀自己读了多少个故事了,但故事的魅力没有感受到,阅读的快乐也没有享受到。

孩子只要感受不到内在的快乐,就不会热忱地热爱阅读(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我反对给孩子读缩略版世界名著。如今童书出版如此丰富,连婴儿都有对应的读物,为什么偏要提前读那些东西)。

在一个快餐时代,恰恰需要的是慢下来。当别人都在快速阅读、功能性阅读的时候,谁有耐心慢慢读,深度读,品味读,也就有独特的价值了。

第三、注音读物不符合孩子的识字规律

我常常怀疑发明注音读物的人根本没有去观察过孩子是如何识字的。因为只要观察过三个以上的孩子,你就会发现,孩子学习认字不是通过拼音的(当然,也不是通过识字卡片)。

我观察过孩子是如何识字的,尤其是中国字。孩子们是把文字当做一个符号,一幅画这样记下来的。

他们通常是懂得了大部分内容,然后通过反复跟这些字见面,渐渐猜出了这些字代表的意思,而认识了这个字。

所以,我是赞成亲子阅读的时候,在读一本书第三遍第四遍的时候,家长是可以指读的。指头移动的过程就是孩子识字的过程。之所以要是第三遍第四遍之后,是因为孩子在第一二遍的时候要去欣赏画面和理解故事,指读会干扰这个过程。

孩子们还会在识字的过程中自行找到规律,比如,有木字旁的通常跟树木有关,常常跟孩子交流的父母,经常会遭遇孩子激动地过来宣布他们的这些“激动人心”的发现。

当认识大约两百个字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可以通过已经认识的字,联系故事,来猜出不认识的字,就好像老朋友介绍新朋友一样认识了这些字。

那么,孩子怎么知道这些字的读音呢?因为他们天天都在用这些语言说话交谈,父母也在给他们读故事,他们比识字更早知道字的发音(生僻字和发音在规律之外的字除外)。

我的朋友小倩是北大古语言专业毕业的,她告诉我,她认识繁体字也是通过连蒙带猜的,我听了,想想,自己认识繁体字也是同样的过程。

第四、注音读物不符合孩子的阅读规律

我在前几天的文章《听读可以开发孩子的心智》中提到,孩子的阅读能力其实是跟背景知识的掌握有关的。背景知识掌握得越多,就越容易看懂更难的文字,相关知识积累得越多,就越容易看懂专业文章。当一篇文章出现10个以上孩子并不知道的背景知识时,孩子是基本看不懂这篇文章的内容的。

同样,孩子的阅读时,只有10个以下的知识点不懂,或者一页以内,只有10个以下的字不认得,他才有可能读得懂眼前的故事。如果像注音读物那样,满屏满屏需要去对照拼音的字,我认为这篇读物是不适合孩子的阅读水平的。

有人说,我不知道孩子不认识的那十个字在哪里,所以,我把所有的字都加上注音了,这不是让孩子更加方便吗?

首先,我想说,看上去出版者是费了很大的功夫去注音,实际上是非常偷懒的。因为孩子在某个阅读水平上,不认识的字是大体相同的,出版者专业性强一些,是知道这十个字在哪里的。在这十个字后面加个括号,注个音就可以了。

这节省下来的大量篇幅,不就可以装更多的细节,让故事更加血肉丰满吗?

其次,我希望连这十个字都不要注音出来,第一,孩子通常都能够通过上下文猜出来这个字的读音和意思,猜的能力越强,学习能力越强;第二,孩子可以问父母和老师,可以查字典,这更加是一个学习过程,不是吗?

于是,我看见我们出版界的偶像——老六,他出版的童书永远不加注音,他又想孩子们读音标准而且享受声音的魅力,怎么办?他请了上海译制片厂最字正腔圆感情充沛的那些配音大家,来为孩子们读这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