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沐浴着春风,我们又踏上了南疆支教之路。重新回到幼儿园,脑中回忆着过去发生的点点滴滴,心里是久违的激动和期待。

记得去年9月份刚到幼儿园,有些孩子一句普通话都不会说,对课堂上老师的口令和提问一脸茫然,更不会用普通话来表述自我需求。语言沟通不畅,即使我们嗓子喊哑,一遍一遍地重复,孩子们还是无法掌握教学内容。面对这样的状况,我们压力很大,如何与孩子良好互动,让孩子学有所成,成为我们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通过积极向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取经,汲取经验,我们意识到虽然幼儿的认知能力相对薄弱,但是每个孩子的可塑性和模仿力极强。

我们明白了,作为教师不能操之过急,拔苗助长,一定要站在孩子的视角,用孩子的思维去教学。

于是我们努力记住孩子的名字,观察每个人的特点与爱好,教授普通话时配上动作和道具,在游戏中寓教于乐。在不断的摸索与反思中,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孩子们最终不仅能够用普通话流畅表达自身需求,更学会了《新年好》《我爱我的幼儿园》等儿歌。

现在小朋友排队听到“小手拉拉”时,都会争先恐后地站到第一个,因为第一个可以牵着老师的手。大手牵小手,牵的是一份信任,是朝夕相处的感情。

孩子们生活方面的变化也总能让我们惊喜。

最初入园时,黑乎乎的手指,长长的指甲,推推挤挤的队伍,孩子们个人卫生状况很差,我们一次次强化常规教育:饭前便后要洗手,要用礼貌用语,吃饭喝水要排队,对于勤剪指甲讲究卫生的小朋友予以小红花奖励,同时在家长等候区给家长普及十分钟的科学育儿知识。

当孩子们再来幼儿园时脸和手都变得白白净净了。有些小朋友在剪了指甲,穿了新袜子后甚至会主动给我们看看,我想他们是想表达:“老师,我现在是一个爱干净的乖宝宝!”

这种引导的力量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相信最终良好的习惯会伴随他们终身。

这些日子以来,孩子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们克服了最初的生涩和紧张,越来越喜欢在班里唱歌、跳舞。幼儿园是孩子们梦想的起源地,他们中也许有未来歌唱家,舞蹈家,每个孩子都蕴藏着无限的可能,都是家庭的希望,祖国的花朵。我们也尽力为他们创造条件,编织梦想的翅膀。

在我们付出爱心,传递温暖的同时,也收获了孩子们和家长对我们的认可。当我们用心呵护祖国的花朵,修剪枝叶时,悄然间也在收获感恩的种子。

小班一个孩子在吃饭时不小心打翻了羊肉汤,手被烫伤,这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赶紧和家长联系送往卫生院。送往卫生院后不久,孩子的爷爷骑着摩托车过来了,拿出一包刚煮好的玉米,安慰地说道:“老师们每天要照看40多个孩子,很辛苦,孩子烫伤的地方已经处理好了,没有什么大碍。”家长的淳朴和善良让我们十分感动,更让我们深深自责,同时也明白了幼儿天性爱动,这需要我们老师时刻集中注意力,及时纠正他们的危险行为,用爱心、耐心和责任心去做好这份细致工作。

听一位大叔说,他的孙女自从上了幼儿园,每次在家吃饭时都要说声“谢谢”,孩子的成长,让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后来听说幼儿园需要种冬小麦时,老人家第一时间开着拖拉机来翻地播种。大叔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孙女好好学习,长大后能够走向外面的世界。

如今幼儿园里的冬小麦已经长成了绿油油的一片,相信在更多阳光的普照下,一定会结出金灿灿的果实,大叔的愿望也一定会实现。

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一书中写道:“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

幼儿教育更是需要教师以身作则,积极引导。

如今的支教生活,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收获了一群可爱的孩子,结识了许多淳朴的各民族兄弟姐妹。作为支教的亲历者,我们深深感受到了自己能力有限,任重道远,但我们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相信通过每一位支教老师,每一位当地人民的努力,南疆大地一定会开满教育之花。

乍暖还寒时候,我们继续行走在支教的路上,花香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