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从BBS到博客到微博到朋友圈还有聊天群,看这样一些辩题已经审美疲劳——有人说,孩子就要放养;

有人说,真要将来做个普通人也是很辛苦的;有人说,现在不辛苦一些总有一天将来会后悔;还有人说,其实人生起跑线什么的都是扯淡……

所以,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背景下,我们到底要怎么选?

在女儿咚咚上学前,就起码有三位前辈姐姐告诉我:“如果可以,带孩子上个硬笔书法班,上小学后,写作业不至于写到太晚。”

我将信将疑,既不敢赌一个混乱的未来,又不想让女儿太辛苦,纠结了一番,索性顺势报了一个咚姐幼儿园楼上,儿童活动中心的课后书法班——

有个暗藏私心的小念头是,就算练不出一笔好字,那么每周的这一天能晚点接孩子也好啊!

毕竟对于职业女性而言,下午四点就要守在幼儿园门口接孩子……委实是个挺大的压力。

然而,歪打正着,还算有些基本悟性的咚姑娘,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对汉字架构有了基本印象。

会握笔、懂轻重,进入小学后总是作业一次达标,不用擦擦改改,所有作业加起来不超过半小时就能完成。

意料外的惊喜,是她经常被老师夸作业工整,多了几许学习上的信心,还省出大量时间可以看课外书,整个人虽然仍是有些内向,但乐观的心态能被看得见。

换言之,我不需要冲她大吼大叫,真不是因为她多么懂事省心,也不是因为我多么温和慈爱。

只是因为我们不经意间,把一点点还算力所能及的工作,以并不太辛苦的方式,做在了前面。

只是拿出一点精力,却可以换回更多和谐——我觉得这笔买卖还不错。

我曾经的一位同事在聚会时感叹:“以前,我跟其他人一样,也总是说‘学钢琴是为了陶冶情操,才不要让我女儿随大流去考级’,但今年暑假我还是送女儿去参加钢琴考级了。”

她看看我好奇的表情,笑了:“因为我发现,考级还有个积极效果,就是可以鼓励孩子——我女儿六岁才考出来钢琴一级,当然不是什么天才,但她自己很高兴,竟然回家后主动要求练琴!”

我恍然大悟。

于是,第二年夏天,我也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在咚姑娘开始觉得无聊之前,把她的书法作品交给老师,参加了省里的少年儿童书法大赛和书法考级。

几个月后,四级证书和全省书法比赛银奖证书,同时抵达小女孩的手中——那时她刚结束小学一年级期末考,系统学习硬笔书法三个月。

那天,小女孩有些兴奋地看着自己人生中第一张专业证书,主动对我说:“妈妈,吃完饭我多练两行字吧!”

看,才三个月,坚持开始变得艰难,而雪中送炭的,就是那张曾被很多人嗤之以鼻的考级证书。

所以,辅导班只是在增加孩子的压力吗?考级证书只是功利的追逐吗?

未必吧。

现在,我倒是更愿意相信“一分为二”“主流支流”的观点,愿意相信那些逼孩子学钢琴的妈妈,兴许只是为了磨一个孩子的耐性;

带孩子学英语的妈妈,可能只是怕孩子起步阶段掉队太多打击自信……我渐渐开始知道,有许多坚持,并不是为了成名成家。

而为了这些坚持的实现,更多父母在咬着牙扛。

寒来暑往,每周坚持往辅导班跑,最考验的不是孩子的毅力,而是父母的精力。

也因此,那些关于教育的话题,真是不能一竿子打死——不仅不能非黑即白、以偏概全,而且还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所以,辅导班到底要不要上?学前班到底是不是有过无功?早教班真的有用吗?考级真的纯功利吗?学区房到底有没有购买的意义……

前后围绕着“教育”这个话题的问题有那么多,但实际上,班和班不同,孩子和孩子有差异,家庭成员是两代还是三代共同生活也自然不一样。

真正影响孩子的,是我们自己的态度,毕竟,外因总要通过内因发挥作用。

我的人生其实一直缺乏尖锐迅捷的判断——我会权衡很久,过去叫作“选择障碍”,三十岁之后发现或许也是一种慎重。

我们告诉孩子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首先我们要让自己知道,这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万千可能,武断会伤害的,兴许也包括自己。

在新问题层出不穷的路上,我们有心观察、多听多问,还是不要急着下结论。

凡事,走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