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家果宝养的第一个宠物,竟然……是一只鸡

故事要从本学期开学说起。

果宝的小学开设了STEM课,外面机构要好几百元/节的课,在学校里免费上,又是专业老师授课。这当然是一件好事。看着她时而拿回来一架自己辛苦挖掘出的恐龙骨模型,时而用彩泥自制侏罗纪时代,时而做个火山喷发实验,老母亲觉得真是很省心哒。

直到有一天,果宝很神秘的回来说,她们学校正在孵小鸡,每个人都领取了一只鸡蛋,上面还写了名字和学号。我并不以为意,觉得这事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了,就算孵出小鸡了,学校应该会统一饲养起来给他们观察的吧?

2

事实证明我太天真。

2018年的最后一天,跨年夜,班主任在微信群里现场直播:

喜报喜报,***的小鸡出生了!***的小鸡破壳啦!……

群里立马炸开了锅,平时被“禁言”的各位家长,纷纷罔顾群规,格外激动:“实在太可爱了!”“真是最好最棒的新年礼物!”“孩子满屋跑着尖叫,简直太开心!”……

然而没有孵出小鸡的孩子呢,则“今夜无眠,全家等着”,”快要哭了”,“难过极了”。

真正的考验是,1月1日那天,老师通知:

各位家长,请明天让孩子带个小盒子,和两片暖宝宝准备放学把鸡宝宝领回家。另外和各位家长说一声,有些小鸡孵出来了,但是有部分小鸡没有成功出壳,因此请各位家长做好孩子的心理辅导。

看到这样的通知,在(没有老师的)另一个家长群里,家长们纷纷表达了焦虑:

“这么冷的天,能养活吗?饲料去哪买啊?”

“拿回小鸡也不知道怎么养,家里会不会搞得臭臭的啊?"

“肯定很难养啊,最后都要搞得眼泪汪汪。”

“养大了也难处理,邻居要投诉的吧?”

“我家狗15岁去世的时候,娃哭了好几天。这鸡……”

“马上放假了,家里没人,鸡又送哪去呢?”

“养大了怎么办啊?市区不让养活禽的。是要在屋里到处走?还是要炖来吃了?”

“天呐,我连植物都养不活,现在却给我一只鸡!”(好吧我承认这句是我说的,曾经果宝强烈要求过想要养只小猫小狗,都是被我严词拒绝的。)

看起来,这只“空降”而来的鸡,也并不是很受家长的待见,大家的忧愁大过于喜悦。

3

而与之相反,娃们可真是期待极了!

因为不知道究竟哪些小鸡在陆续破壳,哪些就真的孵不出来,所以第二天,所有的孩子都兴奋地带去了盒子、多片暖宝宝。当时,气温零下,寒风凛冽,娃们的心里却是暖融融的,热切等着捧回家一只鸡宝宝。

我肯定忘不了那天放学接上果宝时她的眼神。在列队中她就眉飞色舞冲我挥手,一边小心翼翼捧着手里的鞋盒,好像在守护一件珍宝。

她神秘兮兮地给我说:“隔壁班***的小鸡还没拿回家就死了。我们班的***,***,***都没拿到小鸡,当场就哭了。还好我有小鸡,老师已经帮忙在盒子里贴上了前后左右4个暖宝宝,咱们快点走回家,别把小鸡冻着了。”

好的好的,我们坐了1站地铁回,到家后她一会儿去掀开盒盖看看鸡还活着没。一会儿忙活找容器装水,一会儿拿着我从某宝上购来的鸡饲料(含土霉素,抵抗疾病用),小小的一把撒给小鸡。

然后写一会儿作业,就要去看几眼小鸡。尽管小鸡“叽叽叽叽”吵个不停,但为了给小鸡提供温暖的环境,晚上她也坚持要让小鸡和我们睡同一间卧室(开空调)。

哎,如果真的只是这样,那么也算是岁月静好了。

可是,雏鸡哪有这么容易饲养啊,家长群里每天都传来坏消息:

“我家的小鸡牺牲了。”

“我家也是,孩子整整一个上午不肯吃饭。”

“我们上午出去没开空调,下午回来鸡就冻死了。孩子哭了好久。”

……

也有家长分享经验:

“我们买的这种保温箱。”

“我们用台灯做保温箱,开空气净化器。”

我们一边看着大家的饲养经验,一边如履薄冰地“伺候”着自家小鸡。

4

小鸡一天比一天吃得多,也一天比一天拉得多。我俩经常要把它从一个盒子,抓出来腾到另一个盒子,再仔细清理它拉出的粪便,重新铺上干净的稻草、毛巾和纸张。

说实话,果宝日常的练习卷子都被我铺了好多进去,差点都不够用。可以想见,每天3-4次的“鸡舍”卫生打扫,换贴新的暖宝宝时,以及面对家里24小时从未间断过的空调,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卧室里这么高的温度(27℃+),粪便又不是时刻都能清理,还不能开窗通风,真的不会滋生细菌吗?对孩子的身体健康真的没有影响吗?

盛温开水的小碗也经常被它踩翻,拉了便便。

又过了几天,鸡宝宝的羽翼逐渐丰满,圆滚滚胖乎乎,每天都在“鸡舍”里抓、刨,开始上串下跳想要蹦出盒子了……而且我的耳朵随时都能听见“叽叽”声,像是出现幻听了。

哎,曾经养植物,仙人掌都是被我养挂过的啊。想想真是觉得我家领回来的这只鸡生命力顽强。邪恶的想过,为啥别人家的鸡都先后牺牲了,可是它还好好的呢?

不过,总归是一条生命,我也不能因为疏于管理,人为把它干掉吧。

可是果宝不然,每天雷打不动喜滋滋地观察小鸡一会儿,到家就给它撒上一把饲料或者小米。

半个月过去了,她还写了几篇关于小鸡的日记。

5

终于等到她期末考完,我们开始收拾打包行李准备回旅游和回老家了。将近1个月不在上海,小鸡终于有正当理由可以被送走啦!!!而且,我为它找了一个很好的新环境哦。

和果宝做思想工作:

小鸡是群居动物,它也需要小伙伴,我们不能这么自私,把它关在一方狭小的盒子里啊。

小鸡越来越大,会从鸡舍里跳出来满屋子拉便便的。还会飞到我们床上。

它越来越吵,邻居会要投诉,而且也影响学习和我们睡觉。

吃饲料不是长久之计,小鸡需要在大自然中散养去找食物和虫子,我们把它放到上海大学的动物饲养基地(同学妈妈是上大老师),真是对小鸡来说最最好的生长环境了。

可任凭我说破了天,她还是泪汪汪反复说一句话:

“我想养我的小鸡。我回来了必须要还给我!”

如果不行,她甚至愿意放弃旅游,不离开上海。我只得先应承下来,答应带她去看小鸡,以及在“适当”的时候领回来。寄望于她经过一个寒假,淡忘了这只小鸡图片

送走小鸡那天,她给小鸡喂了好多食物,又亲自交到同学妈妈手里,再三叮嘱:

“我回来要还给我的!”

然后靠在我的身上,吧嗒吧嗒默默掉起眼泪来……

我们的“养鸡”经历就到此为止了。

回头想想,学校的这一课,真是内涵丰富的——

孩子们亲历了小鸡的出生(自然选择),也和小鸡建立了情感联系,观察到了小鸡的生活习性,最后有的小鸡死亡(自然淘汰)了,有的小鸡送走散养去了……

最好的“生命教育”,还需要我们再用言语去灌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