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和先生接孩子幼儿园放学,她幼儿园的门口有一块比较大的空地,许多孩子都会在这块空地自由玩耍、也有些大点的孩子在玩滑板车。

我和先生以及孩子就坐在一个台阶边上休息聊天。

突然之间,一个大约3、4岁左右的男孩骑着滑板车突然向我先生的侧面撞过来,嘭的一声,这个孩子把车撞到我先生身上,好在男孩好像没受什么伤,自己站起来骑着车就跑开了。

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被吓了一跳,不过想着这孩子应该也不是故意,就没说什么。

没过一会,男孩的妈妈带着孩子一起过来了。她说:“啊,刚才对不起啊!孩子把你们给撞了,没事吧?”

接着她拉着孩子的衣领,说:“快!快和叔叔道歉!”孩子红着脸,感觉憋着一股气,说“我~不~要~”

“你做错了事情怎么能不道歉呢?快,道歉!”孩子依然还不道歉。我们看这情形,连忙说没事,他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我感觉到这位妈妈的情绪正在升级,可能她也觉得有些丢脸吧,(环境里也有一些幼儿园里的老师)。

他把孩子拉到离我远点的位置,咬着牙齿对孩子说:“行,你不道歉是吧?!”然后,突然间啪的一声,用手打了他孩子的屁股。

“哇”的一声,孩子一下子就哭了,哭的很伤心,什么话也没说,就在那一个劲的哭。

磁场在微妙的发生变化,我发现妈妈在打下去的那一下开始,她的身体、声音都变软了,她说:“来,我抱抱你,你刚才那样做是不对的啊....(说ing)” 孩子被妈妈抱在怀里,慢慢情绪也缓和了下来。

这位妈妈和孩子的“小事件”,在我们生活中是不是似曾相识?

道理都跟孩子说了,但是孩子仍然「我行我素」,作为父母,我们知道要好好和孩子说话,但是当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耐心,我们不是神,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父母,我们也会有情绪爆发的时候啊!

可是当情绪失控责骂了孩子以后,自己却在抹眼泪,后悔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在一些多子女的家庭中,孩子之间相处时也经常爆发冲突,一点不顺心就发脾气哭闹,上来就打人、推人、抓人、咬人。和孩子讲绘本、约法三章都试过了,孩子当下说好,但是冲突来了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难道真的要用所谓的「家法」,使用一些安静角、冷处理、打手心等惩罚的方式去解决吗?孩子真的会反省吗?还是我们要「给一个巴掌,再给一颗糖」,用奖励的方式让孩子记住教训?

今天我将给大家带来一种新的处理方式:用蒙特梭利的「和平教育」来让孩子明白和理解如何友好的解决冲突。

「和平教育」可以说是蒙特梭利教育的核心,玛利亚蒙特梭利本人曾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直到如今,帮助孩子从内在建立起和平感也成为了蒙特梭利教育者最重要的工作。

相信参观过蒙特梭利儿童之家的朋友们,都会被教室里孩子们安静的、和平的状态所震撼。

一个30个人的混龄班级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你几乎看不到什么乱哄哄的的情景,更别说孩子之间打骂冲突。

最著名的被很多人熟知的蒙特梭利教室环境,要数休斯顿的蒙特梭利学校 Post Oak School 。

2017年的夏天,哈维飓风带来大量降雨,Post Oak School 一楼的教室都被洪水淹没。

学校六个 Casa 班级(3-6岁)在开学的时候不得不搬到安全的地方:学校室内篮球场。图片

老师和家长,还有当地另一家蒙特梭利学校的志愿者,找来了一切能够找到的未被损坏的家具和材料布置教室。经过三天的努力,赶在九月开学前,把170个学生的 Casa 大教室布置完毕。

看到孩子们在这个环境工作的照片,我们不得不再次感叹蒙特梭利环境的美丽和有序。即使是在将近200个学生的情况下,整个大教室依然可以做到井然有序。透过图片,我们甚至还能感受到一种平静、和平的氛围。我们也能感受到孩子们在困难面前与他人协作、解决问题的精神!

那么蒙特梭利作为一种教育方法,是如何解决孩子们之间的冲突的呢?

200个孩子居然可以做到可以和平的在一起生活学习,这是如何做到的?所谓的和平教育到底是什么呢?

对于我们成人来说,和平意味着如果我们与他人产生了误解、冲突、矛盾,我们会采用一些积极的方法化解矛盾,比方说和对方坐下来聊一聊、请对方吃个饭、写一封信、送花....等等。

和平还意味着我们可以坚持自己的看法,但是同时也能包容他人与我们不同,可以欣赏他人,也是纳悦自己。

但是这些对6岁前的孩子来说,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会看到在很多的蒙氏环境里,6岁前的孩子都是“一桌一椅”,也不会有特别多的团体活动,这与6岁前孩子还在做自我的建构是有关系的,他们还在建立“我”的概念,分享、理解他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我”的概念建立好了,才能发展出“我们”的概念。

同时,和平还是抽象的,它看不见摸不着,对孩子们来说,维护世界和平是一个大命题,但是我们可以先从帮助孩子掌握解决冲突的方法入手,让他们通过孩子之间的冲突和解决方式了解和平的意义和作用,我们可以从建构家庭和平的环境和秩序入手,做到不破坏身边的环境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和孩子一起马上就能做的事情。

「和平教育」如何运用?

这里,我想和大家介绍一下蒙特梭利的「和平桌」,你也可以称之为「和平角」、「和平区域」。和平桌是和平教育的一种重要运用方式,它可以被运用到蒙氏的学校环境里,同时也可以运用到多子女的家庭,甚至独生子女家庭里。

在给孩子使用和平桌之前,我们可以和孩子介绍和平桌以及和平桌的规则。告诉孩子们,和平桌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当我们和别人(兄弟姐妹或者父母)发生矛盾时,可以邀请他们来到这个地方。

【和平桌的规则】

  1. 轮流讲一讲自己的感受,说说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别人说话时不可以打断

  2. 倾听别人的回应

  3. 找出大家共同的需求

  4. 列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5. 从中选择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双赢)

在这个过程中,父母/教师的角色出现了很大的改变。传统意义上来讲,父母/教师是一个「裁判」,由成人来判断孩子之间谁对谁错(如“这个玩具谁先拿到的,谁就先玩,抢玩具是不对的!再抢大家都不要玩了!”;或者是“哥哥应该让妹妹玩,哥哥刚才已经玩了很久了现在该轮到妹妹玩了!”)。你也是这样的父母吗?然而我们经常发现这样的方式其实并没有很好的解决问题,孩子之间还是互相不理解对方,变成权利拉锯战。

而在蒙氏的理念里,成人转变成了一个「协助者」,引导发生冲突的孩子们各自说说发生了什么、有什么样的感受、为什么有这样的感受。成人变得非常客观。当我们以一个冷静的观察者和协助者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我们会发现很多我们原来不知道的细节,我们看到的只是冲突表现出来的一部分,而没有看到的部分可能正是孩子们发生冲突的动机,而这些恰恰正是最重要的,因为看不到也是最容易被我们所忽略的。

【和平桌的创建方法】

那我们应该如何去创建一个蒙氏的和平桌呢?我们来说说创建和平桌的一些要素。

一般来说,和平桌需要一张孩子高度的桌子、两把小椅子可以让孩子舒服的坐下来。桌面上一般都会放置一株植物,让我们感觉温馨舒适。

如果是在家庭环境的话,可以是一个飘窗、或者一个榻榻米等相对安静、舒适的区域。

在这个区域,会放置一些象征和平的物品,如果是玫瑰花,我们就会称为“和平花“

如果是一个棍子,我们可以称为“和平手杖”

这个和平桌使用了一个篮子,里面放了“和平小熊”

当拿到和平信物的人,就是他的时间,我们可以引导孩子描述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的感受,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没有拿到和平信物的人,是不可以插话打断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完整的时间来表达。和平物很重要,代表孩子轮流说话的权利,而且有助于孩子养成倾听的习惯。

根据家庭或者班级里孩子的情况,如果有一些孩子特别爱说、另外一个孩子特别不善于表达,我们也可以借助一些工具。如下面这个和平桌的建立除了有和平鸽外,还有一个和平沙漏,一个孩子说话的时候,可以把沙漏倒过来,沙漏里的沙子漏完了就可以轮到下一个孩子,用这样可视化的方式尽量平衡到每一个孩子都有机会来做自我的表达。

我们还可以在和平桌这个区域添加一些舒缓情绪的物品。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后再邀请别人过来沟通。

最常见的形式就是绘本,也可以是一首关于和平的小诗、让我们感觉和平舒适的图片等

因此这个区域也经常和安静角或者蒙氏的静默游戏结合起来,用来做自我的情绪梳理。绕指(Finger labyrinth path)是其中一种放松情绪的好方式。

绕指可以增进右脑的活动,追踪绕指的路径对成年人和儿童来说都是平静的。它们通常被用作个人反思、心理和精神转变以及舒适的工具。

绕指不像迷宫,它只有一条路,它是单行道——进去的路就是出路。有研究证明,当我们做绕指的时候,会启动与脑部情绪管控相反的另一侧区域,让原本紧张的情绪管控的神经得到放松。

绕指有不同的材质、大小和尺寸。有的是不锈钢材质的,也有木质的、甚至可以被画在麻布等材料上给成人和孩子使用。

也可以打印成绕指卡片来使用

根据文化的不同,我们设置的这个区域也会有些不同,之前笔者看过一个日本的蒙氏环境,使用的是Zen Garden,中文翻译过来是“禅花园”。我们可以通过设计一个禅花园让自己得到情绪放松。

所需要的材料也很简单,一个篱笆、一个带有沙子的

托盘、以及一些小石头。这份材料上添加了一首关于和平的小诗。

还有一些其他的放松材料,用筷子夹物品分类:黑白两色的毛毡球有点中国太极的味道,筷子托使用了和平鸽的元素,整组材料感觉非常和谐、统一和平静。

图片很多时候我们当下感觉到紧迫的时候,就容易带来焦虑和愤怒。和平解决冲突的首要方法是先让自己行动慢下来、心情放松下来。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与成人。因此在我自己实践的过程中我认为和平桌也非常适用于成人育儿。每一次我们感觉就要对孩子发脾气的时候,不妨来到和平桌的区域冷静一下。

有一次我熬夜写论文,凌晨终于写好了,打印出来放在桌子上。我实在是累坏了就倒头大睡。结果第二天早上,孩子起来看到桌子上的纸,就拿来当涂鸦的纸去涂画、用剪刀剪成了碎片。我起床之后发现了真的非常奔溃!心里头千万匹草泥马奔过,我大声地叫了出来“你干嘛!!” 从孩子惊愕的表情中,我知道自己情绪失控了。于是我做了一次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对孩子说,我们可以聊聊吗?

我把孩子带到了床边的和平角。开始和她说我的感受。昨天我是如何熬夜写的论文、这些东西对我怎么重要等等。孩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轮到她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很小,但是我听到她说:“妈妈,我只是想你陪我玩一下”。老母亲的心啊,瞬间柔软了下来。我意识到这段时间忙于学业,确实陪孩子的时间少了很多,孩子只是通过这样的行为想要引起我们的关注。再者,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孩子可以拿到高度的桌面上,不是孩子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承担这个后果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孩子。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孩子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抓狂”。尤其是对子女家庭的父母来说,照顾孩子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心酸史。

因此冷静角、和平桌可以是属于孩子的,同时也可以是成人的。

往往成人可能会更加需要冷静自己的情绪。情绪是有力量的,它看不见摸不着,但是通过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在无形中就会传播,当孩子的负面情绪会直接带来家长的负面情绪,直接的反应就是情绪的愤怒、焦虑,甚至失控。和平桌给了父母一个缓和区,有时候发生冲突的时候,可以来到这个区域互相聊一聊,而不是冲着孩子吼。因为吼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加重问题和矛盾,也不利于孩子思考下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和平相处重要的一环,就是无论是成人和孩子,都是一个人,都需要一个情绪的宣泄点,达到一个平衡。

每次我们和孩子通过这样的沟通方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或者孩子们之间解决了问题,我们确实需要一些仪式,来庆祝这样一个好的结果,这样的庆祝可以做正面强化,为孩子们下一次的成功带来一种期待,同时也有利于孩子形成一种正向的积极解决问题的思维方法。这个仪式可以是一个铃铛,用摇铃的方式作为一种庆祝仪式。也可以是一个深深的拥抱、一次有力的握手、一个充满爱的吻等等。无论是何种方式,都是对孩子的一种正向鼓励,传递我们对和平的期望。

图片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时候孩子之间的矛盾可能并不一定会有双方都同意的实实在在的解决方案。或许他们谁都不想“让”谁。这是非常正常的。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过程永远比结果更加的重要。

很多时候矛盾的点在于互相的不理解,感觉自己没有被倾听,自己也没有机会被别人倾听,当自己不被别人理解的时候,通常我们也只会在自己的角度里,无法去做到理解他人。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他们会逐渐了解到,我们无法改变他人,但是让别人理解自己的感受,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每个人都有权力进行勇敢的表达,而这一种能力是我们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和平桌带给孩子的思维。等孩子逐渐长大了,他便不需要和平桌这样的仪式,他也会习得一种随时随地都可以解决问题、处理冲突矛盾的方法,他能做到用积极的方式迎面困难和矛盾,同时他一定是一个能同理他人的孩子。

纵观现在的初中甚至小学阶段,有非常多校园欺凌的现象,而被欺凌的对象,几乎都是不敢表达的孩子,他们或许在年幼的时候就生活在一个强势的家庭环境里,没有被给予很多表达的机会,感觉就算表达了也没有用,那我为什么要表达呢?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确实需要更多的智慧,而这些智慧,也帮助我们成为了一个情商更高、更加热爱和平、幸福感更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