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本医保卡没用过几页的老二,人生中第一次体验打吊针的赶脚。原本作为一个很有觉悟的老二,没啥事她也不怎么找她妈玩,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自从生病后,她就开始性情大变,变成了粘人又磨人的小妖精。

这倒是可以理解,老大小时候也是如此,恨不得化身八爪鱼,趴在我身上不下来,整天妈咪妈咪地叫唤。可老二,在生病黑化的路上,显然走得比他哥更远一些。

老二虽然身体不适,但不妨碍嗓子亮堂,除了看pad,样样都说“不”,简直就是杠精。

早上看她醒了,伺候她起来,不要!不要!不要!我就要躺着!好不容易帮她穿好衣服,刷牙洗脸又不干了:不要!不要!不要!我就要这样脏脏的,臭臭的!你说说,挺漂亮一姑娘,怎么那么不在乎美啊!洗刷完毕后,又抱她

去吃饭,又是各种不乐意,不要!不要!不要!我要自己吃!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吃……简直魔音环绕。

我老二平日里不疼坚决不哭的女汉子,虽然偶尔戏精,但大部分时间她都是乐呵呵的,听话的。但这次变得碰不得摸不得,一点不顺心就梨花带雨,更有甚者在家扑地板,要不是看她生着病,我手撕了她的心都有了。

去医院看病,一步都不肯走,家里六楼扛下来,医院还要从地下车库扛上去,一边扛一边还要跟我抱怨姿势不对。跟她商量换一个人吧,她也不乐意,还开始拳打脚踢,刁蛮的本质暴露了。吊完水后,还要老母亲一手按着棉签,

一手抱着她下楼,旁人不能碰她半分。哎,老娘又在金刚芭比的路上精进了一层,恩,主要是金刚!

没有公主命,倒是有公主病。就连最宠爱她的爹,终于也忍受不了她时刻作的脾气,想着给她做规矩,于是父女两个人刚了半小时了,他爹终于抵不住她眼泪多,举手投降,把那个坐在地板上掉了半小时眼泪的老二丢给了我……

要不是看在你生病的份上,老娘老早就爆发了千百遍,而现在只能告诉自己:忍无可忍,从头再忍!

都说小孩子生病没有假,身体一不舒服了,精神也开始扭曲。老二在生病前妥妥学霸人设:强迫症,玻璃心,专注力强。但生病后,她把这些人设绝对渣化,持靓行凶,让我隐约看到了老大的身影。

没生病前,老二基本上自给自足,任何她自己可以做的事从不假借人手。比如,穿衣服扣扣子绝对要自己来,要是哪天她睡觉我不小心帮她解了扣子,她绝壁要自己扣过去然后再一一解开。

但生病了就不一样,她自己单手解不开,又不要我帮忙,谁帮忙也不行,然后就一路哼哼唧唧……来硬的吧,她爹试过失败了;来软的吧,她根本就没耳朵,软硬不吃啊!小祖宗,你倒是给一条明路啊!

阿姨给她洗澡,水稍微烫了一丢丢,她就跟杀猪一样的叫,可以直立在浴缸半小时倔强地不下去。她在沙发上看pad,她哥从她身边经过,她就开始追着她哥打,要把他哥赶去学校……但,人家学校已经关门了!完全不讲道理和逻辑。

唯独可以让她安静下来的就是iPad,人间安抚神器,海底小纵队、汪汪队轮番看,且不带停的续播,这是嫌自己智商太高,要降下来一点,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这个时候我在想,学医多好,就该认真研究一下,疾病是如何改变孩子的大脑结构的。老二不仅精神扭曲,脾气见长,连动手能力也见长。

一言不合,手就叨过来。早上叫她起床,她就开始嚷着不要!不要!然后我再叫唤几声,趴在床上她,反手就甩耳巴子过来,简直违反力学常识,差点就被打了个正着……简直是鱼的身体构造,扭曲得满床都是。

从理性上说,这娃是该好好教育教育,谈谈心了,但从执行层面上,这活真的是u can u up,你还没开口教育呢,老二未语泪先流。

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为啥女人的眼泪是一把锋利的武器,她老娘不会用,但女儿却无师自通,用得那个溜啊!女婿啊,你在哪?快把这个磨人的妖精接走!

女儿啊,我是你最最亲爱的娘亲啊,我俩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你可不能祭出杀器啊,这核武器日后留着去整你男人,别把娘弄残了啊……

男人幽幽飘来一句:她要不练习,怎么升级?!

哎,好不容易去幼儿园建立的规则感,秩序感,都已经被老二忘到了九霄云外。

而,对我来说,育儿经验和逻辑在娃生病那一刻,荡然无存。打怪升级又要重头开始……还是那句话:谁让你生二胎?!谁让你生二胎?!谁让你生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