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编抱怨,说好像所有的兴趣班机构都商量好了似的,统统在12月31号打电话恐吓:新年1月1号要涨价了!

感觉不马上下单,就会错过一个亿。真是让人焦虑。

我一个国内胖友,每周末夫妇两开一个小时车,送娃去上兴趣班。

然后夫妻俩在附近逛一个小时,再用一个小时把娃接回来。娃上一个小时根本不知道有没有效果的课,全家一个周六下午就都没了。

这就是中国式素质教育,恐怕只有在我才有可能被认为不是发神经!

以前看到这么一篇对童年毛笔班的回忆,笑得我不能自已。

作者:@孙哥

小时候我妈带我去学书法,见的各路“严父”、“慈母”很多。

每到去写毛笔字儿的那天晚上,简直就是杀猪大会。

各种家长因为小孩儿字儿没写好就开始暴打的,然后惨叫声,哀嚎声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最震撼的有一个妈一巴掌扇过去小孩儿嘴角开始飚血的。

我妈好像一开始也打过我,不过后来懒得打了,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结果那屋学写字儿的小孩里,反倒只有我一个人选择了艺术专业。

带着小孩去学跳舞学画画学书法学乐器的家长,与其说是培养艺术技能,倒不如说是让小孩多一项技能。

技能,说白了,画画是一种技能,开挖掘机也是一种。

连我妈都说,艺多不压身,让我能多学一个是一个。

但既然是学技能,尼玛倒是学个能挣钱的啊!

练个破字以后到村里给人写对联儿么?

我相信这些被逼的小孩里,只有很少会真正喜欢上艺术,更多的,只是完成一项任务。

到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学钢琴学到六七级然后就扔了的,跟从来没学过,到底有多大区别呢?

我小时也是那个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的。我爸也是那个睁一眼闭一眼的,看得我很有共鸣。

一直我都认为,“素质教育”和培训一个技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然而在中国,后者一直以前者之名招摇过市。

为了搞懂之间的联系,今天我们讨论下,中国式“素质教育”到底是怎么来的?

当代的中国人,是一个在很短的时间内富裕起来的群体,所以,我们的生存逻辑是讲究快速有效:它体现在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上,包括素质教育。

以素质教育为生的培训行业,是这个背景之下,误打误撞成为产业的。

在90年代,才艺特长对升学择校的帮助非常大,所以以升学为目的纯功利的角度,有一大批家长和娃打着“素质教育”的旗号堂而皇之地开启了“技能培训”时代——头就是这么开歪的。

素质教育version 1.0,说素质是放屁,真实目的是升学。

技能培训讲究简单粗暴短平快,讲究投入产出ROI:时间少,速度快,等级高,证书多。

我那辈的娃,就拿我爸妈大学里的子弟来说,全是些钢琴十级证一拿到就再不碰钢琴的——目的达到了,兔死狗烹,就是那么残(高)酷(效)。

随着加入“曲线救国”升学大军的越来越多,画画、弹琴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以后,这种被培训机构大众化,烂大街的才艺,对升学的含金量已经越来越少,被异军突起的奥数取代。

然而培训产业已经成了一只巨无霸,小区,学校门口,生活中无处不在宣传单,提醒着我们““素质教育”很重要!

不学也得学,“不然就被别家娃比下去了”,每一张宣传单,无不给家长增加100牛顿的竞争压力。

一方面,家长被机构洗脑,被大流绑架;另一方面,回想起自己童年时那些有一技之长的同学们在各种表演场所大放异彩,内心各种羡慕妒忌恨;又常听到很多娃长大后会抱怨爸妈没报班,没逼自己坚持云云。

是啊,技多不压身,娃好歹得学一个,决不能“给了他一个快乐的18年,却让他在未来的几十年都要为这样的快乐而遗憾”。

(这句话听着牛逼,但隐含的逻辑问题在于忽略了任何投入都有投资回报率问题和失败风险:而目前国内才艺培训失败率是相当高的。)



这就进入了素质教育version 2.0。这个版本,关键词是弄个一技傍身(特长)。

如果说1.0版的家长是一群做事高度高效严谨的狠角色,2.0的家长在我眼中更像是一群盲目且有严重自虐倾向的人。

(当然,这是作为一个脱离了中国式教育竞争火海站着说话蛋不疼的欧洲狗才说得出的评价。)

娃4/5岁起,他们疯狂地把娃送进各种培训班,占据了所有的休息日,而且可以牺牲掉自己本来应该运动、做spa、敷脸、喝茶、充电的时间在接送路途上,培训机构的等候区,耗费掉自己珍贵的休假时间。

当一个人时间金钱都多得没法打发时,这个行为我可以理解。然而事实刚好相反:干这票的家长,既缺钱也缺时间,只是不自知而已。

而结果也是相反,当然总有少数有兴趣有天赋的娃,成了招生单张中的分子。但绝大多数的娃到底充当的还是分母。

运气好就花打个水漂;运气不好,不但没有学到特长,还憋出内伤。

有读者留言:

@方形与林形:

很心痛啊,老大成了我的实验品,3周岁开始送去学画画,结果到现在6周岁,下笔困难,越来越不敢画了。

老二送去学画画,这过程,真的太教条式了!

@Wzj:

娃四岁时我脑子一热给报名一个画画班,广告打的很好,创意美术启蒙。。。

但小朋友画的除了颜色有区别,都差不多,有次从门缝偷看了一会,那老师直接拿着小孩手画,气的我想吐血,怒对校长,他意思就是他们是要适应市场的,家长送来是要成绩的……

我把那课甩了就没再报了,没事在家玩玩颜料,然而幼儿园的美术课小班涂色....中班就是跟着老师画简笔画,现在每次都是外型一样表情一样的小人,模式固定(蓝天白云太阳草地)的场景,感觉又毁了!

画个东西自己也不愿意想象了,总想照着画。

@抒:

深有同感啊,我从小学素描,长大后感觉什么都不会画;从小读重点学校,作文按套路写得分,长大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写。

学技能作为一个“功利性目标”还有一个硬伤:

假设娃是个分子,幸运儿,在学校耀武扬威,一旦离校进入成人生活后,就会很少有表现机会,完全成为自娱自乐道具,如果职场、生活压力大还随时可能被荒废。

所以,如果是想培养来给娃用做社交资本,教娃唱K好了,大费周章地画画弹琴干嘛啊?

当然2.0的家长中,部分对自己“暂时”的失败是不甘心的,或者对即将到来的失败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我就不图娃掌握个什么技能,只是希望娃将来有一定的文化素养。”
这么一说我倒是乐了。

娃现在见到笔就害怕,见到琴就腿抖,长到18就忽然冒出文化素养来?这比冒出个亿万富翁无后要给你继承遗产的失散舅舅几率还低吧?

聊了那么久“素质教育”,那么最终还是必须谈谈什么是素质。(当然这里说的是文化涵养这一子模块,其他的科学精神、道德修养这里略过。)

文化素质是怎样一种东西呢?

它是一种内化的涵养。

第一级,是能欣赏,知所以。

第二级:懂技能:会弹琴,会画画,那肯定锦上添花,但现实地说,如果非相关行业,大多也会在紧张的职场和生活中慢慢疏远,可能退休后才能回归(阔太太除外)。

第三级:最高境界,则是不知不觉、不喜不乐,文化艺术只是生活中空气一样存在,但看不见的部分。

欧洲很多家庭,一周一两次音乐会,随便高兴就去了,美术馆有新展去观看,就像超市出了一款新大米,去扛一袋回家尝似的,压根没觉得什么风雅高贵的昂。

明白了这点的家长,进入了素质教育version 3.0

这个版本的家长不再追求外在的形式,脱离了攀比,从内而外,培养娃真正的涵养。

@向左走向右走:

启蒙这东西,还得家长自己来,别人都靠不住的!! 

@心鑫:

当家长你可以不会不擅长某些事,但是教育的大原则你一定要懂。不然就注定只会花钱花时间干负效益的活。

很明显,能达到v3境界的家长,经济、社会地位或文化素养肯定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自信,心才能这么大;

家里常有音乐,书籍,艺术和美好的事物作伴,娃拥有自己的创作空间。

提供了环境,剩下的就等时间来把它在娃的灵魂上沉淀下来吧。

小时跟着我爸悠悠闲闲地学古琴,画画,书法,对大院那些不时有东西拿出手的“科班”的娃特别羡慕。

当他们全都放弃后,我这个当时“打酱油”的,反而办过绘画个展,德国中华文化节担任过古琴主讲。这算是叫细水长流吧。

所以啊,中国“素质教育”问题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它牵扯了太多乱七八糟的目标、愿景、希望在里面。

一个拿衣服的家长会有这么完美的设想:

娃四岁起在XXX机构学艺,培养了一(n)个特长,兴趣饱满天赋出众,拿到各种奖各种证,顺利完成升学择校;

在学校坐拥粉丝无数,为校争光,保送名校,进入名企;

再以翩翩不凡的文化底蕴驾驭了董事长之女(子)的芳心,从此当上CEO走上人生巅峰。

这是一个一石28934鸟的故事。

然而这个故事不会发生在99.999%的娃身上。

看看我们的应式教育就明白了。

它的目标是很明确的,一切以得高分为目标,我们很少去感受课本背后的语文之美,数学之美,历史之美。。。。

其实每一个学科都有美的一面,只是我们没有时间,我们都在赶时间出成绩。

素质教育也是一样:当你把目标定在出成绩的时候,让娃感受到“美”的机会,就已经被剥夺了。

无论是在求升学还是学技能,本质都是“出成绩”而已,和素质没有一毛钱关系。

V2大队上的同学们,性价比那么低的事儿,劝你还是放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