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鸡娃”在我耳边被提及的频率几乎是一天十次。

起因是我转载了每日人物写的一篇《卧底10个鸡娃群后,没娃的我都想鸡自己了》到群里,宝妈们纷纷讨论起了关于鸡娃的两三事,再来是北美高材生张一得自杀去世的消息,让妈妈们又开始反省思考鸡娃背后的过度教育给孩子造成的系列影响。

关于北美高材生自杀时间,我还是感触蛮深的。认真阅读过相关报道后,你会发现,这位家长所谓的爱孩子,实际上给了孩子许多无形压力。

将自己的爱好强加于孩子身上,为了锻炼孩子自理能力而做出的“极端”行为,被当时的媒体广为歌颂的育儿美谈,这些都是过度教育下的“成果”,也可以看作我们现在所说的“鸡娃”。

现如今,像这种以“鸡娃”为代表的教育风潮正影响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就连牛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也涉及了鸡娃,小品《如此家长》就描述了这样的家庭场景:

每逢周末,全家总动员陪孩子读书。一天三顿饭都在车上吃,孩子连轴转上四五个兴趣班,家长孩子都累得不行……

可以这样说,鸡不鸡娃,不是个体的选择,而是我们被迫在大环境之下裹挟前进的步伐。

所谓“鸡娃”到底是什么

所谓鸡娃,不是小鸡仔,而是指用打鸡血的方式教育小孩。“鸡”作为动词,挪用了“鸡血疗法”的典故,生动地形容出这届家长育儿的疯狂程度。

鸡娃的世界,自成一套话语体系。理解鸡娃的第一步,是破译这些只有资深鸡妈、鸡爸们才懂的暗号。

在鸡娃圈最突出的身影是海淀妈妈,她们总结出了种种鸡娃大法,比如,如何在无法兼顾事业和家庭的情况下做选择,如何在自己英语不行的情况下给孩子创造良好的英语环境,如何让鸡娃变得更好玩,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阅读、写作、数学思维、英语路线、时间管理等等。

她们愿意多花费心思在孩子身上,对于她们而言,这是对新一代的教育升级,而对这代孩子来说,教育的投入无法退费,孩子在这上面花费的时间也不能返还。

因此就出现了成群的鸡娃宝妈,大家有共同志向或者说共同价值观,走到一起就会交流起来,氛围很不一样。”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现代家长都很“疯狂”地抢报补习班,我看过一个采访里妈妈是这样说的,“因为现在小升初的政策,不像中考高考那么明晰,没有固定标准。所以大家肯定要想办法证明我娃英语很强。那拿什么证明?就是剑桥英语考试呗。当然也有一种家长觉得孩子惰性太大了,想以考助学”。

BTW,你鸡娃,我鸡娃,孩子就能一起上清华?

前一段我看了两位心理专家的访谈,是关于现代家长面临的教育困局和孩子的心理问题,还挺受触动的。

他们谈到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没有一条绝对正确的路,也没有标准答案可以抄。所以我们在育儿中会遇到各种问题,那就需要去调整路径、调整心态,前提是需要认清自己、认清孩子。

育儿从没有标准答案,

只有适不适合自己的孩子

在我看来,育儿从没有标准答案,只有适不适合自己的孩子。幼小衔接要不要上?孩子上兴趣班痛苦要不要坚持?这是很多父母的纠结。

你要知道,每个孩子都是自带密码出生的,而我们在帮助孩子做所有的选择之前,自然要做的是先解码,“对症下药”才是有效的。

养儿育女这件事,从来就没有家庭小窍门、使用指南或者万能处方,靠的永远是理解和思考。

同时,需要警惕的是,父母不要对孩子加以高期待,这样会破坏孩子的学习动力。很多爸爸妈妈觉得:对孩子有期待,希望他将来有成就,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然而教育并不看是否“理所应当”,衡量教育成败看的只是结果。

你的“期待”有效果吗?孩子学习好了吗?成绩提高了吗?他的表现让你满意了吗?

恐怕大多数父母的答案都是没有。这也就意味着父母的期待,往往是孩子做不到的。如果孩子做到了,父母就会提出更高的期待,直到孩子做不到为止。父母的期待越高,执念越强,对孩子的伤害就越大。

所以欧妈有两个小建议,大家在焦虑的时候不妨听听这些声音:

第一,接受孩子是一个普通人。

都说人生有三个认知,第一就是发现父母是个普通人,第二是发现自己是个普通人,第三就是接受孩子是个普通人,第三关是最难过的一关。

试着去接受孩子普通,绝对不是对孩子没有要求,而是合理期待。

第二,接受孩子不一定要比我强,但是可以和我不一样。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在生活中还蛮常遇见夫妇两人都是211高材生,而孩子成绩不好的情况。

这是很正常的,孩子如果超不过父母,不代表付出的努力都没有意义。帮助孩子找到TA的爱好和兴趣,去扬长,做他自己,这是父母首要做的事情。

教育孩子的路难且长,是育人也是育己。欧妈知道,即便有这样那样的前车之鉴,也仍旧没法抵消家长们的那份焦虑,所以我的想法是,放慢生活节奏,适当地选择站在圈外,给孩子足够的时间去感受学习过程中的不容易,看清现实,放下心中的拧巴,或许能稍微减减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