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问我问题的时候,经常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那时候,内心的OS是《赤壁》里金城武的台词:什么都略懂一点,生活会多彩一些。一一爸从上大学时就开始努力追求什么都略懂一点,可惜好读书不求甚解,每个领域都只懂了一个大概,既不专,也不深。

后来书读得越多,就越觉得自己浅薄。

再后来就干脆不敢吭声,埋头看书,需要自己发言时再谈自己的一点浅显的认识。

爱吹牛的中国男人大概都向往像高晓松一样,拿个扇子就可以谈古论今。虽然这种口若悬河的本领多半都被出租车司机学去了,但不妨碍人们对知识的无穷追求。

胡适说过“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分便有一分的欢喜”。

哪怕这一分欢喜,是建立在炫耀无用的冷知识上面。现在人们对于这种什么都懂的学问统称为“博物学”。“博”,包涵文理双修,“物”,意味着世间万物,无所不知。

“博物学”的优点是讲科学,谈客观事实,跟屁股坐在哪儿边没关系。一一爸喜欢“博物学”,以前还专门针对《龙猫》这部动画片写过一篇植物志。

参见殿堂级作品中的细节——电影《龙猫》植物考不过问题也来了,虽说多读书,掌握了很多的知识,可掌握这么多庞杂的知识到底有什么用呢?一一爸以前也有这样的思考,知识不用会忘的,必然有大量的知识点可能一辈子用不上,那学来有什么用。

当有了一一之后,这个思考有了结论:为鸡娃,多读书。自己小时候,无论问什么问题,大概率都会得到一个敷衍的答案,要么是父母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应付一下小屁孩的幼稚问题。

所以到了这一代人为人父母之后,坚决不走老路,妄想跟孩子一起解决所有问题,这或许是近几年来“博物学”兴起的原因:当年满脑子问号的小屁孩们都长大了,他们不想辜负童年时看过的《十万个为什么》,想做一个炫耀知识的父母。

只不过,随着时代的更迭,一个小朋友的脑瓜里要装下的知识也比以前多很多。上学之后的孩子和老师们,也不忘了努力让家长也一起重温一下九年义务教育,还是新版内容,跟自己小时候学的不太一样。

所以,父母们多读书的目的一方面就是鸡娃学习的时候派上用场,从此又回到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高中时期。另一方面,父母们多读书是为了解答孩子们的好奇心,现如今的小朋友,逼迫着家长们掌握更多、更庞杂的知识体系,来应对无限放大的脑洞。

为什么会打雷下雨?嗯,为什么呢?为什么有冬天夏天?嗯,是个难题……

这都是传统问题了,还有很多超出传统范围的问题,总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交给某度吧,家长的权威性和脸面在哪里?

更何况网上的答案也不一定很准确,即便是号称“有问题,上某乎”的某乎,上面也有太多的一知半解、瞎说、戏说和大忽悠。如果遇到比较刁钻的问题,还需要寻求更专业的人士,更专业的读物来解答。

比如说“十二生肖”里为什么没有猫?此前看过很多千奇百怪的答案,只有看了安迪斯晨风老师的新作《一本不正经的博物志》中的解答,才感觉靠谱一点。

其实原因很简单,“十二生肖”排名出来的时候,中国还没有饲养家猫的习惯。

在东汉时期家猫进入中原之前,中华狸花猫还是野生小兽。

这就涉及到中国的养猫史了,在书中有详尽的介绍。

安迪斯晨风老师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阅读推广人,爱读书,也爱推荐书。一一爸曾经用他的一张图,在知乎上骗了不少赞。

他这本书最大的缺点就是书名叫《一本不正经的博物志》,内容和作者本人其实比很多书和作者都正经。

内容引经据典,知识点充沛,算是对一些花鸟兽在中国历史上的形象特点进行一次全面的解读。

文风也偏严肃一些,不像张辰亮的《海错图笔记》那种以吃货为核心的博物学展开方式,实属居家旅行,鸡娃育儿必备读物。

当然,《海错图笔记》这种也非常适合小朋友们去读,尤其是最近还出了青少版,适合对海洋充满好奇心的小朋友。

孩子们了解这个世界往往都是从大自然开始的,即便是一一这样不满2岁的小孩,也对外面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充满好奇。

今年夏天,一一特别喜欢去隔壁园区的池塘里看锦鲤,观察过松鼠上的黑松鼠,还在商场的水族箱外面拜会了吉哥(《海底总动员》中的神仙鱼)。

那天,很多小男孩围着水族箱,说出每一种鱼的名字,实在是令人震惊。

想起有一个育儿专家曾经说过,《海底小纵队》不是一部普通的动画片,而是海洋知识大百科。

所以陪孩子看动画片,也需要知识的积累,可见现在孩子们接受的信息量,是远超过我们这一代的。三天不学习,连孩子都赶不上。

当然,学无止境,学问这个东西是没有上限的,人人都说向着星辰和大海进发,但没有几个人真正可以抵达。

读书为了鸡娃,鸡娃的同时,也多读了很多书。

重要的是跟孩子一起探寻这个世界的未知,保持对生活的热情和好奇。

总有一天,孩子们会自己找到答案。

也总有一天,曾经无所不能,知无不言的爸爸妈妈,需要向孩子讨教。和孩子一起对世界保持好奇,这感觉一定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