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普通人不富有,那么他会用一支画笔换一碗粥;如果一个画家不富有,那么他会用一碗粥换一支画笔。

不可否认,艺术家对创作的热爱几近疯狂。

我曾以为,搞艺术的人会有出色的作品,却很难成为出色的老师。

身上自带生人勿近的气息,若再有名校毕业的光环加持,怕是要高高在上,娃们只能望而兴叹吧。

结果却听说有一所学校给“艺术家”们立了厚厚一本儿的规矩,只为更好地引导小艺术家们。

艺塔木美学教育

艺塔木美学教育是由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艺术教育者、游戏影视概设计师、摄影师、艺术策展人等多种媒介精英创立的儿童美术教育机构;

仅用了3年时间,艺塔木在青岛就已经开了4家直营校,拥有50多位老师和1300多位学员

这次我跟大棒来到了艺塔木的四季校区

没错儿

这儿真是学校

一般少儿培训机构注的册性质都是教育培训或者教育咨询,而艺塔木墙上挂着的是由市北区教育局批准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

办学正规军,资质控们妈妈可以放心大胆地来看看了。

意识上可以是艺术家

行为上必须是老师

没有家长愿意将孩子送到艺术疯子的手里,所以咱们前面看到的一本厚厚的教师手册,就是艺塔木的首创团队为了严格规范教师行为所创编的

意识天马行空,举止规行矩步。

当然,要成为艺塔木的老师也没那么容易。

首创团队是央美、川美等九大美院的高材生。

后起之秀们也均来自江南大学、湖北美术学院、首都师范大学、山工艺、青岛大学等知名美术院校毕业的教师。

也就是说,老师们没有野路子,是科班毕业,专业素质过硬。图片

图片新老师来到艺塔木,考核的不是画画,而是动手做一副作品。

然而这并不是敲门砖,考核成功后,新老师不允许上课,而是培训3-6个月,这期间他们要听老教师的课,也要不断出新作品作为校区氛围布置。

校区内所有艺术品都是学生或老师亲手创作的。

别人家都是老教师上试听课,效果不言而喻。而塔木启用新教师上试听课,经历过“大场面”,新教师成长速度蹭蹭的。

尊重孩子

怎么画你说了算

老师们的艺术品被挂在墙上、摆在桌上、吊在顶上,引得大棒一进来先楼上楼下逛了一圈。

这一逛可挖到了宝,二楼有许多手作区,陶泥、布艺、彩泥、木料……

简直是匠人的天堂,这得多少碗粥才能换来。

每个区域都整齐的码着可能用到的各种工具原材料,强烈治愈处女座,引起极度舒适。图片

当然区内也有各种小艺术家的“巨作”,分分钟逼死密恐患者。

瑶瑶老师跟大棒商量着,第一节课先下楼画画,第二节课再上来做手工行不行,大棒倒是痛快地答应了。

穿上小围裙,是艺术课开始前必经的仪式感。

一段《机器人历险记》,带大棒了解了机器人是如何组装起来的。

与人类对比,机器人又由哪些部分组成呢?

选出最喜欢的机器人,准备开造!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造机器人之前要把零件画下来并整齐排列。是不是超纲了?大棒看了直挠头。

不服输的精神驱使大棒硬着头皮生画,而老师也只是追问形状,追问结构,始终没有教怎么画齿轮,怎么画弹簧,更不存在范画和手把手地教,全靠大棒观察和动脑思考。

这正应了艺塔木的教育理念,不是一来就教人画画,在绘画能力之前,更注重兴趣的激发和习惯的培养

画完零部件后,剪下并拼贴组装。

按套路走,该是“涂上喜欢的颜色了”,结果瑶瑶老师拿出了滚轮让大棒上色,以形成白色的边缘线。

What?这不是版画的形式吗?

这在平时孩子可不太容易接触到。

滚完颜色,挤“奶油”描边儿。

就在机器人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大棒突然想起来二楼的“宝藏”,强烈要求上楼加工一个机器人贴在画上。

老师接着站起来:“多大点儿事,满足你”。

带着作品来到二楼木工区,挑了几个看着像齿轮的零部件儿,大棒一通“铤钪”,竟然拼的似模似样。

整个过程,老师无步骤式教学,除了引导工具和材料如何使用,画什么和怎么画全是大棒在主动思考,积极操作。

在艺塔木,一副作品不是只靠画笔和颜料搞定,手工+绘画结合的形式,让孩子们探索更多可能。

真正的手作时间是在绘画课之后,孩子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在此尽情创作。

你想做泥塑还是伐木?

做玩偶还是捏面人儿?

或者你想探索更多可能?

挑花了眼的大棒看中了对面小姐姐脖子上那串五光十色的大jin珠,也一本正经地挑选珠子做了起来。

等等,我是不是眼花了?大棒是不是在演绎传说中的“少年娘,则国娘”?

嚯嚯完自己还不算完,“暖暖”的大棒强烈要求做一对魔戒送给妈妈和花花,祝她们越来越美(胖)。

艺术活动

带给家庭艺术技巧

除每周的课程外,艺塔木每个月还会安排契合当下节气、节日的艺术活动,有时亲子互助,有时各完成各任务,种类丰富。

端午节,孩子们楼上捏粽子,家长们楼下做香包。

劳动节,亲子共同打造一座属于自己的童话城堡,当然,那是用饼干做的。图片

感恩节,宝贝亲手种一盆多肉送给父母,连花盆上都画满了爱。图片

每到寒暑假,艺塔木还会组织不同路线的游学

这次,你想去景德镇探秘“不虚瓷行”?

还是去帝都狠狠“玩艺夏”?

又或者去日本看看草间弥生的大南瓜?

我始终认为艺术素养比画画技巧更重要。

希望多年后,棒棒看到一副作品,更多的是说出它的故事,而不是因临摹的像而拿到了考级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