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节日——冬至。

这一天,我们熬过一年中最漫长的黑夜,开启冬天的后半程。

这一天,落日的余晖恰好穿过颐和园的十七孔桥,呈现“金光穿洞”的壮美奇景。

这一天,正午的阳光穿过乾清宫深邃的屋檐,经过地面反射,点亮那恢弘大气的“正大光明”匾。

可是,对于我这个苦逼上班族来说,只是一个年底收官之际忙到脚不沾地的周一罢了。

今天晚上回到家时,刚刚赶上吃了几口饺子,其实中午在食堂已经吃过了。

今天真正让我惊喜的,是家人群里一个视频。一向爱干净怕麻烦的小五奶奶,居然让孩子随便祸祸饺子馅了!

我一直都是坚持让孩子多参与大人的活动,虽然现在小五还不懂事,但我觉得这个家庭传统要早早建立起来。

尤其是在这种传统节日,孩子的文化认同感,可不就是指着大人创造的仪式感才建立起来的吗?

古代民间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冬至不亚于春节。故宫太和殿每年例行三大节宴会(元旦、冬至、万寿节),冬至就位列其中。

这么重要的节日,学校的家庭作业自然不会缺席,我下午刚刚帮女领导的孩子作了一个“说文解字”的场外支援:解释“冬”字最初的含义。

“冬”字最初的甲骨文字形是打了两个结的绳子,表示记录的终结,也就是“终”的意思。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孩子跟我道谢后,紧接着叹息一声:为啥一过节就要做作业啊!

我一下子想起来,去年寒假时,表姐家孩子的家庭作业也是一份过春节的手抄报。

什么时候,我们小时候喜欢的传统节日,在孩子这里不但缺少热情,反而成了负担?

可是,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孩子们还是有喜欢的节日的。

比如,即将到来的圣诞节。

早在两三周以前,就有很多妈妈在群里讨论着给孩子准备什么礼物,很多早教机构、幼儿园也开始策划圣诞节亲子party。

圣诞树、彩灯、圣诞老人服装、驯鹿、雪橇、圣诞袜……各种节日元素都开始造势,引得孩子们望眼欲穿。

不止是圣诞节,前段时间的万圣节,糖果、南瓜灯、cosplay艾莎公主和奥特曼,更是让孩子们过足了狂欢的瘾。

有的妈妈就开始感慨,孩子提到西方节日的时候,想到的关键词是“狂欢”,而提到中国传统节日的时候,想到的关键词是“考点”。这可怎么破?

对于孩子喜欢洋节胜过中国节的问题,其实是这届年轻人的共同特点,甚至也包括我们这些八零九零后爸妈。

提到西方的节日,都是热热闹闹,花样繁多,而提到中国的传统节日,也只有清明端午中秋的小长假最吸引人,就连最隆重的春节,我们首先想到的也只是春运和七大姑八大姨的“年审”。

有时,我也会看到网上一些声音,感叹世风不古、传统沦丧,号召“我是中国人,我不过洋节”,号召保护传统文化,警惕孩子受到西方价值观的侵蚀。

其实,对于西方节日的受欢迎,我是比较淡定的。

文化的自信,是建立在国力的自信之上。大清都亡了100多年了,北京奥运会都开完了,高铁都出口欧洲了,中国都已经成了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最安全的国家了——我们还在为一个白胡子红帽子的老头儿吃醋,至于吗?

包容,是中国文化的底色

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各种文明相互交融碰撞,本来就是常态。

我们的孩子需要传承民族的文化,也需要做一个有全球视野的地球公民。

历史上中国最强大的时代,往往也是最包容的时代,汉唐的丝绸之路上、万国来朝的长安城,那份海纳百川的气象,不是我们一直神往的吗?

历史上很多节日,比如浴佛节、中元节、腊八节,都是舶来品,只是在中国完成了本土化改造。

把外来文化根据中国的需要进行接地气的改造,是老祖宗最拿手的本事。

冬至过了那整三天,耶稣降生在驻马店。三仙送来一箱苹果,还有五斤肉十斤面。小丫鬟手拿红鸡蛋,约瑟夫忙把饺皮擀。店小二送来红糖姜水,喊一声:玛利亚大嫂,你喝了不怕风寒。——豫剧《耶稣娃》唱词

现在看来,这个本事一点都没退化。

就拿圣诞节来说,老外过圣诞节从来不吃苹果,而我们偏要用“平安夜”的谐音梗,发明了“平安果”这个独属于炎黄子孙的节日食物。

一到圣诞,到处是喜庆的中国红,不管是外卖小哥,还是商场导购,都打扮成圣诞老爷爷,连石狮子和兵马俑都要参与一下。

真的很难说,是外国节日把中国文化给侵蚀了,还是中国文化把外国节日给同化了。

不同的节日,不同的情感需求

中国人喜欢过洋节,恰恰是因为对洋节没有感情。

因为没有感情,所以过得轻松,不论怎么恶搞、怎么狂欢,都没有禁忌和束缚。

你要是在中元节cosplay黑白无常,会被人骂死,而在万圣节,想怎么装扮怎么装扮。

你要是在中秋节跟小伙伴出去浪,会对家人有深深的负疚感,而在圣诞节,唱k、玩密室逃脱、逛游乐场,随便。

其实所有节日都有其严肃意义,西方节日也是有宗教意义的,只是我们对它的宗教意义不感兴趣。我们只需要在现代社会找一些群体共同认可的节点,来释放压力、调剂生活。西方节日的壳,只不过是被我们拿来抒自己的情罢了。

而对中国的传统节日,几千年来,我们都是寄托着神圣肃穆的感情。我们所有的节日,主要就是围绕三大主题:敬畏自然、追念祖先、凝聚家族。

这三者,就是中国人心中的宗教。

所以,传统节日和西方节日,在中国人心目中是有泾渭分明的意义的,前者温暖了我们的“根”,后者装扮了我们的“枝”。

生活可以有不同的姿态,节日也可以有不同的气质。

春节跟亲戚过,圣诞节跟朋友过;春节在老家过,圣诞节在城市过;春节买礼物给长辈,圣诞节买礼物哄孩子。没毛病!

孩子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其实,不管是对过去的孩子来说,还是对现在的孩子来说,都没法理解传统节日的深远意义,真正理解,是长大以后的事。

我小时候也不懂得清明、中元节、春节祭祖有什么意义,只是盼着赶紧上完供,供品就由我替祖宗享用了。

我觉得,我们小时候喜欢过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贪吃”。

端午节有粽子、中秋节有月饼、正月十五有元宵,其他节——有饺子。不止是冬至,只要是有名头的节日,都可以包饺子。而春节,更是有前后一个月都在吃各种好吃的,鸡鸭鱼肉、糖果瓜子花生……

而现在的孩子喜欢过节,是因为“贪玩”。

对他们这一代来说,好吃的已经没那么大吸引力了。真正吸引他们的,是那些形式上的花花绿绿。复活节的篮子和彩蛋,万圣节的糖果和南瓜灯,圣诞节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

这种喜欢,只是图表面的热闹,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看其他文化的节日是一样的。就好像西方人在春节时喜欢看唐人街的舞龙舞狮、敲锣打鼓踩高跷一样。

喜欢声色刺激,是人类的天性,谁都不例外!

说到这里,大家不要以为小五妈就这样支持佛系地放任自流了。

我只是觉得,传统节日在孩子心目中缺乏存在感,这个锅,不应该让西方节日来背。

任何习俗,都是人造出来。在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中,有新生,有消亡,这个过程不是突如其来,而是一小拨一小拨的人互相传播、渗透,慢慢形成群体的认同。

现在,传统节日也同样需要在时代的变迁中经历这样的过程。就像相声、京剧一样,总还是需要一些力量去助推的,要不然以后当真没有了,对我们的后代是一种损失。

前边说了,孩子们对传统节日没兴趣,是因为,过去靠美食来维系的节日符号,在这个物质丰裕的社会,已经不灵了。

如果我们每年端午节能带孩子用朱砂描额头、用艾叶和香包装饰房间、去度假村看龙舟比赛……

如果我们在节日里不在超市买现成的食物,也不是在厨房自己捣鼓食物,而是把原材料搬到客厅来,跟孩子一起做月饼、包粽子、包饺子……

如果我们在新的时代给节日赋予新的风俗,比如在传统节日里跟孩子一起穿汉服,一起做灯笼、剪纸等各种手工,一起逛主题展览或庙会,一起抄写家谱、看家庭相册、讲去世的祖辈的故事……

我相信,孩子对传统节日的认知会大为改观。

生活需要仪式感,节日也需要实体符号的寄托。

就拿今天的冬至节来说,我们可以做什么有仪式感的事呢?

我们可以让孩子参与包饺子,自己吃自己包的那一份。

我们可以给孩子演示太阳和黄道、赤道的模型。

我们可以带孩子去了解冬至的太阳和颐和园的十七孔桥、故宫的正大光明匾之间的秘密。

我们可以跟孩子做一张“九九消寒图”,在以后的日子里,数着“九九歌”迎接春天的到来。

日冬至,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明·刘侗《帝京景物略》

但是,除了这些表面上的仪式感,最重要的仪式感还是在我们心里。我们要自己用严肃的态度来做这件事,而不是当成孩子的家庭作业去应付。

我现在想起小时候过年,对串门拜年、上坟祭祖等,也是没啥好印象的,但我深深地记得父母那虔诚郑重的神态,这才是记忆深处的文化情感。

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是过什么节,我们都是在用对生命的热情来装点平铺直叙的生活。

就像开头提到的“冬”字字形来源一样,古人用绳结来记录重要的节点,我们也用一个个富有仪式感的日子来见证着岁月的流转、记录着生生不息的华年。

希望我们拉着孩子的手,阅生活苦乐,看人间璀璨,让有限的人生,无限拓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