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理科状元

本科北大、留美研究生

却12年未回家过春节、与父母决裂6年

写万字书信控诉其“罪行”

而这一切都源于父母的……

……

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王猛妈妈像往年一样,给在美国的儿子发短信:“回来过年吗?”虽然她知道等不到儿子的回复,但她还是执着地把短信发了出去。没有意外,这条短信和去年一样,石沉大海。

这已经是儿子第12年拒绝回家过春节了。前几年,妈妈还能收到儿子简单的回复:“有事,不回”和“不”。这几年,干脆连回复也没有了。

这些年来,无论儿子能否收到,母亲老刘(化名)都会在春节前给儿子发去短信,询问其是否回家过春节。结果如预想一样,大部分信息几乎都没有回应。仅有的两次回复还是在几年前,而回复也极为简洁,“有事,不回”和“不”。

“每年春节都有人问,你们儿子咋又没回来,我都说他在美国,忙,不方便也没多少时间。”王猛妈妈觉得这样回答是在为儿子撑面子,“不然说他和父母决裂了,不回来了?”

决裂?是的,决裂!

这个叫王猛的年轻人,是北京大学高材生,四川某市高考理科状元,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硕士研究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和父母决裂了!不但整整12年没有回过家,还电话拉黑了自己的父母。而把这个学霸和他的家庭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的,是他近日自己亲笔撰写的一封“万字控诉书”,控诉童年开始,父母对他的教育给他终身造成的伤害!控诉书截图如下:

图片

血浓于水,亲生骨肉何以与父母走到了这一步?近日,媒体对这位学霸进行了专访,这个人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童年经历了什么,他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控诉父母、与家庭决裂的今天的?

王猛(化名):从小成绩数一数二,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

然而,12年前,他不再回家过春节;6年前,他拉黑了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他甚至还准备再到北大读个心理学方面的博士,以解决自己长期压抑之下的心理问题。

他将自己与家庭决裂的根源归结为父母从小对自己的“过度关爱”。近日,他写下万字长文,并发给了一些要好的朋友,告诉这些年轻的父母“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1

儿子的万字控诉

“肆意操控”“冲突”“炫耀”……

15000余字记录着放不下的过去

这封足有15000余字的长信,记录着他从小学到北大,再到美国研究生毕业前后,与父母间的种种经历,以及生活工作的不顺利等等。行文间,言辞激烈。

他的文字里,满是父母的“肆意操控”、“冲突”和“炫耀”,父母的过度关爱以及缺乏亲情,让他没能树立足够的信心。他说,“父母的爱其实是伤害,过去的经历无法与我的认知调和。”

这封长信,他于近日完成,也前后发给了多个朋友——不过二三十个人,更多的是一些同学。他希望给这些已是或即将为人父母的同学一些参考,说说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另一方面,他也想给自己找到答案——在伤害已经发生后,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

一个学霸妈妈疯狂的控制欲

王猛的万字控诉中记录道:母亲一直把他绑在身边,不愿意他以任何形式离家太远。

小学时,一次全班的文艺汇演,老师要求全班统一服装穿短裤。但母亲执意要王猛穿着长裤上学。王猛提出要带一条短裤备用,母亲也不同意。母亲似乎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权威。

结局是王猛被班主任当众怒斥。他一个孩子的尊严,成了两个成年人权威的牺牲品

王猛喜欢奥数,得到机会去市里上奥数班,母亲却一直不乐意。一次上奥数班,王猛的文件夹被划坏涂抹,母亲知道后,居然颇为得意:“这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吧。”

似乎是因为自己的权威得到了佐证,母亲自鸣得意。而王猛的父母对他的控制欲,没有随着他长大而减弱。

初中升高中的时候,王猛父母的单位合并成立了一所中学。这所中学很普通,而王猛的成绩非常好,能为学校提升升学率。

“你太小不能骑车”“你受不了当地名校的竞争”“二五一中会重点培养你”……王猛的父母用这些理由,强迫他留在自己的单位中学。

控制,却从不保护孩子,一切都是孩子的错

然而,王猛的母亲对王猛的控制欲,只表现在压迫他就范上,当他被其他人欺负的时候,母亲从来不会保护他。

小学时,王猛曾一度遭遇霸凌,对此母亲要求他“去给老师讲,而且要哭着讲”。

但让王猛崩溃的是,母亲只能控制他,却对外界所有伤害王猛的人和事反应冷淡,显得无动于衷。

王猛小时候不会剥鸡蛋,二姨总是取笑他,但是父母从来不站出来阻拦。王猛因此被长期嘲笑,陷入焦虑,总是抑制不住地抠指甲。但是王猛的父母并没有关心他为什么会染上这个坏习惯,反而责备他。

“你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这是很多中国父母的口头禅。

无论是心理、行为还是学习,王猛身上只要出现让父母不满意的事情,父母只会责怪王猛。

王猛上高中的时候,学校想要以部分好学生来带动差生的成绩,而其他优秀学生要么是领导子女,要么是教师子女,于是王猛成为那个带动差生的工具,周围坐满了对成绩满不在乎的同学。

王猛跟爸爸说,自己被调去跟差生做同桌。但他没想到,他却遭到了爸爸的一顿痛骂:“同桌有什么影响?”“最卑贱的狗才想要什么公平!”

后来王猛再次主动提起想跟校方谈谈时,父母拒绝:“你必须学会跟任何人相处,听着,任何人”,“人家的学生管他(老师)一口一个先生地叫,你怎么对校方这么大意见?”

王猛在学校被欺负、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整天受到来自环境家庭和学业的压力,父母都无动于衷,永远都是王猛自己的错

你是爸爸妈妈制造的成功产品

高中毕业,王猛考上了北大,作为学校唯一一个考上北大的人,学校敲锣打鼓拉横幅。

王猛以为,自己的努力可以换来父母的理解。但他万万没想到,他咬牙坚持,换来的成果,居然成为了父母得意洋洋反驳他的理由:“你觉得学校整你,可是庆祝成绩的横幅上写的是你的名字。”

快上北京的前几天,父母强制带他一起参加了一次旅游。同旅游团都是父母的同事。一路上,王猛妈妈都在用非常夸张的语言,吹嘘自己教育孩子的“经验”,并反复炫耀自己家孩子多么优秀。

这直接导致了导游在一起安排住宿的时候,讽刺道:“考上北大的尖子生王猛和两位小姑娘一起住,如何?”

所谓的小姑娘是同事家的两个小学刚毕业的孩子,气氛立马僵住了。王猛窘迫得恨不得钻进地里。

回到房间后,王猛问父母为什么导游会这样说,母亲歇斯底里语无伦次地大骂了他一顿。第二天,父亲跟王猛说:你马上要出去读书了,别人乱说话这类事会常见……言下之意,闲言碎语很常见,王猛应该忍受,父母没有错。

“如果教育的目的是控制孩子,那我父母真的是出类拔萃的模范!”“他们所有的付出只是为了控制。”

2

与父母的决裂、电话全部拉黑

十几年了,几乎等于和儿子失联

决裂:拉黑父母

2005年春节成了王猛在家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当时,王猛即将大学毕业,小时候取笑他不会剥鸡蛋的亲戚来到家里,“她看我正在做一件塑料模型就瞟了我一眼,讪笑道‘原来你只有玩模型时,动手能力才不那么差’。”

王猛介绍,因为剥鸡蛋的事,多年来频繁遭到嘲笑,加上大学几年本就因为动手能力原因显得被动,这次便没有忍住,猛地站起来怒视相对。“这次,父母依然没保护我,也没对亲戚说不”,之后,自然少不了一场争吵。

自那以后,王猛便没在家过春节。2018年春节,他也依然没有回家的想法。毕业后,在经历了几年不太顺利的工作后,王猛借着英语优势决定出国读研。

然而父母的“关爱”如影随行,随后就给他找了一位“老朋友”照顾他。在与家人的通信中,王猛讲述了与这位“老朋友”并无共同话题,并列举出其为人的诸多问题,“信有4000多字,至少在我看来是证据严密的,让他们明白我跟这人的关系。”

回信一天后就来了。“尽管承认我的愤怒是真实的,但却称‘绝交未免太狭隘无理了’,且依然要求我学会跟有问题的人交往。”王猛无法接受父亲的回信,“父母的反应仍然不以为然,并不顾我的感受。”

2012年前后,一封长长的决裂信发出,接着,王猛拉黑了与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与“家”彻底告别。他不再主动联系家人,也几乎不回复任何信息。这一步,充满无奈,“这期间有太多的机会,但凡有一次他们抓住了,就不至于此。”

最近10年,王猛仅回过一次家,还是“例行公事”——更换过期身份证。那是2015年春天,整个行程仅在老家的城市呆了6个小时,在家中停留了不到10分钟。这还是因为需要向父母拿户口本,否则,连10分钟也没有。

至今,王猛的父母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做着什么工作,最多的信息莫过于“在北京”。但身边人问及王猛为何每年春节都不在家时,母亲的回答则一直是“人在美国,没时间回家”。

2017年国庆,王猛收到父亲的邮件,邮件中,家人转变了语气,希望聊一些王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你喜欢什么就聊什么”,王猛没有多说,只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喜欢的话题有人聊”。

3

父母搞不懂

儿子为何老揪着过去不放

一步步走到今天,到底是谁的错?

看到儿子发来的决裂信,一开始父亲老王(化名)没觉得有啥特别,因为儿子类似的“抱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儿子把这封信称为对家人的“最后通牒”,但老王觉得,这算是什么最后通牒啊?“既然是通牒,你总该提出条件吧,总该是不能达到什么条件才会怎么怎么吧!”老王没想到,这不像“通牒”的通牒,真成了儿子与家最后的告别。老俩口搞不懂儿子为何会远离,为何不能“举重若轻”,为何老是揪着过去不放。

搞不懂的或许不止老俩口。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问题似乎最应该引起重视——为何在这样一个父母受过良好教育,孩子生活无忧,从小成绩优异好学上进,似乎没有任何缺憾的家庭中,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却偏偏脱离了轨道呢?

春节:母亲只能谎称儿子在美国“忙”

这些年来,老俩口似乎已慢慢习惯了。“不然呢?我们除了被动的接受还能怎么办?他电话拉黑了,短信不回,也没有什么微信。”

“每年春节都有人问,你们儿子咋又没回来,我都说他在美国,忙,不方便也没多少时间。”老刘觉得这样回答是在为儿子撑面子,“不然说他和父母决裂了,不回来了?”

王猛曾埋怨,说母亲用怪异的情绪来炫耀自己的种种经历,但老刘认为,“我能怎么说,别人要问,我说什么,说儿子不行吗?”

“我们在期待一个契机,给他时间和空间。”老俩口内心期待着儿子的回归,希望与儿子重新建立起亲密联系,他们认为在关系的重建上,主动权仍在儿子那边,家的大门永远打开,“你走近,我不会反手推开你”。

而自己能做的,只有给足儿子时间。

但在儿子王猛眼里,目前似乎并没有重建的基础,“已经没法信任他们了,那么多次机会都那样了,能相信突然地改变吗?”

“可父母就你一个孩子,把你抚养大,送进了令众人向往的高等学府,就这样决裂,你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吗?”当记者反问。

“那是他们自作自受。”王猛回答得很干脆。

疑问:明明“正常的”孩子,咋就这样了?

饭桌上,老刘多次重复着一句话,“搞不懂他是啥原因”。

可儿子12年不回家过春节,彻底决裂也已6年,身为父母难道真的没有思考过其中的原因吗?

在两人看来,儿子从小到大,到上大学都是正常的。“有什么问题想法都会给我们说,有一次还主动用别人的电话给我们打电话,回家也会说学校里的情况,甚至还会做几个新菜。”在老刘看来,儿子这些举动都跟其他家庭的孩子一样,再正常不过。

“即便是他没有回家过春节的前几年,2008年家里地震,他拿到去往美国的offer,还是从家里启程的,到那边还主动给家里说自己的情况。”父亲老王说,从种种表现来看,都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老王认为,在美国做了心理咨询后,加上和“老朋友”的相处不愉快,他就开始不和家里联系了。“这是一个转折事件,总认为我们给他推荐的人不行,是要控制他,也总认为先前的一些其他人比如他的大姨二姨等都是不能交往了,但你不交往就不交往吧,礼节还是要一些吧,他们反正也不会完全进入你的生活。”老王说。

“国内就不说了,国外是完全陌生的环境,我们介绍一个朋友,在必要时候也好有个照管,我们错了吗?这是要控制他吗?”母亲老刘说,“同时,我们也不了解你的学科,也不了解对方是不是专业的人,你不认同,觉得对方在帮助你的过程中有错,你自己改过来不就好了吗?”

老俩口还是没搞懂儿子到底怎么了。

掌控?人生一半都在外边,“问题出在后面啊”

会不会真如儿子所言,是父母从小的掌控和过度保护导致的呢?

这一点上,母亲老刘似乎也不认同。“要说掌控,他17岁以后就不在我们身边,现在34岁了,人生一半都在外边,如果前半程我们在掌控他,可问题出在这后面啊,照这样说,反而是掌控不够。”

老刘也承认,的确对孩子说了很多“不”,但这些也都是原则上的不。“我们单位是讲政治的,那时候就有一个警示片,里面讲一个儿子犯错后,在生命最后时刻都在埋怨他父母为什么不能多告诉他一些‘不’字,哪些是不能做的。我可能也更多的是在这些方面给他说了一些不,收得紧了些。”

对于王猛提及的上学问题,以及父母按照个人喜好决定其衣着,老王说,“当时,学校外边经常能看到一些学生在抽烟,有时候还打架,我们大院内就单纯得多。”另外,上学无论在哪里更重要的还是自身的努力。在选择衣服上,老王则称父母的确会帮其做选择,“但也不是所有”。

小白(化名)是王猛的初高中同学,在小白看来,王猛父母的确在对王猛的保护上有些过度了。小白介绍,当时王猛上学到回家实际上仅有几分钟的距离,不过,但凡下雨天,在下晚自习前,王猛的父母都会出现在教室的后门,“手上必备的就是一把雨伞和一双雨靴,连续几年都是这样。”图片

4

父母开始反思

总以大原则要求他

却忽略了儿子的“不一样”

最近,王猛的父亲仔细地分析了儿子与家人断绝关系前后的几次转折点,他得出结论,儿子强烈的情绪爆发点往往都在其经历不顺的时候。他认为,儿子本身的性格内向且带着些软弱,在抗挫折能力上是不行的。

王猛同学小白也说。“他是当年的理科状元,上了当年北大最好的生物专业,从来都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学生,但一直孤僻,不善言语,他抗挫折的能力要差一些。另外,因为从小就在大院里,衣食住行基本都不用操心,在社交能力方面,以及应对外界社会的适应能力上也自然差一些。”小白认为,即便王猛不出国,在国内也终有一天会出现挫折,而他一样可能难以适应。

在王猛的中学老师张老师看来,王猛内向,但有上进心,喜欢跟自己较劲,比如在体能方面,如果班级里其他同学比他好,他也非要去锻炼提升,“之前他有顺拐(走路同手同脚)的问题,在别人休息的时候,硬是要练回来。”但其在班级里孤立少言的状态也让张老师担心,怕王猛太过压抑出现心理问题,这是有原因的,“大院里,交流有缺陷,交际能力比外边要差一些,说得好听点是单纯,但对外界了解得少,还是会影响发展。”

儿子远离这么多年,父亲老王其实也有自己的反思。抛开儿子本身性格中的内向,抗挫折能力不强外,他也开始回顾自身是否也存在问题:说不上太多,但他觉得曾在处理儿子的“求助”上的确存在方式方法的问题,忽略了儿子的心理感受。

“好比那次他耿耿于怀的旅行,如果当时真的站在他的角度,或者在现场对导游的话有所回应,他肯定会有不同的感受。”爸爸老王说,“再比如,他不喜欢的大姨、无法沟通的美国‘老朋友’,或许并没有必要硬要求他一定要联系,应该尊重他的想法。在很多事情上,或者给出策略和办法,让他自由选择要好得多,而不是帮他做决定。”

这些年,老俩口搬了四次家,妈妈丢掉了所有与自己大学相关的书籍或笔记,对于那个年代的她来讲,这些东西意义非凡,“我都是孩子三岁了才去上的大学,他爸更晚一些”,但惟独没有丢弃的是,王猛从小到大的所有物品,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手工,都在家里放着。

“不管怎么样,我们爱儿子,希望能跟他重新联系起来。”王猛妈妈说。

其实,王猛父母小时候对王猛做过的这些事,当今很多做父母的又何尝不是正在乐此不彼地做呢?

这则新闻经过媒体报道后,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来看看网友的评论:

@橙雪berlin: 有个评论说得好,孩子等着对不起,父母等着谢谢。唉……不过能把孩子逼到这种地步,父母更该反省自己。

@萌萌香哒: 我家里人也这样对我,生活上漠不关心,成绩却比天还大,拿我当炫耀的工具。经常会拿我的一些缺点或者一些糗事跟亲戚朋友说。让他们别说了又说我矫情。他们会说这是小事,可日积月累呢?

@靳东东哥的小迷弟: 太绝情了,不能这样做啊,生育之恩大于天,父母没害人之心。只是受制于文化眼界,所以对很多事物理解不一样,多解释多沟通。永远没有不是爹娘,只有不是的孩子。对家人都不爱的人,一定不会爱别人,生活中,我一定会远离这样的辣鸡。

@寒夏:身边有这样的人,父母很优秀,或因期望太高,或因太自信,孩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掌控中,不给孩子自己思考的空间,其实在每一次否定质疑中,都使孩子丧失了自信,长大后与人相处不知所措。

@简单:父母方面是有问题,但孩子的问题更大,你把自己性格缺陷全部归咎于他人,你别忘了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有自己的思想,不去用于思考反省,光想着推卸自身的责任,与其写万字数落父母,不如写万字思考一下你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在哪?你为自己能做些什么?

@墨大凡丷: 有一句话说的很贴切:父母在等子女感恩,子女却在等父母道歉。我很能理解在自己无助的时候向家长求助求安慰,却一次次被推开的感受,次数多了也就不抱希望了,心里的温情一点一点冷淡下来,亲情关系变得冷漠,也很难和别人建立亲密关系。

@“Freedom”:中国式父母的专制可怕之处在于自己永远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而未来孩子和自己和解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

@“李佳宁”:根本原因确实出在父母身上,父母养成了他这种性格。这位青年也是够自私,自上大学后,你的人生就是你自己负责了,这么多年都没点改变全怪父母?

@网友“追F逐影”:非常能够理解这个孩子的做法,相似的遭遇,也相似的性格,虽然我没有做到这个男孩那么决绝,但是,长大后的我对父母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是很敏感,只要出现干涉我的事,我就非常厌恶

网友“Monica”:建议他的父母看看(家也会伤人)这本书,学心理会明白很多事情的根源在哪里,如果源头持续刺激就会出现应激反应,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功能!

@“aileen”:简单推测一下,这位高材生从小地方考入大城市的高等学府,人才济济,本就木讷少言的他更加自卑了,确实产生了心理问题,导致后续一系列生活工作的不如意,然后就全部怪罪父母了。我觉得他的父母也很委屈,真的,养了那么大的儿子,不图他孝顺就算了,还搞决裂,真寒心。想起我中学补课下大雨,妈妈担心我专程来接我,我很能理解父母心。我现在自己也要做母亲了,更能体会那种亲情之间如纽带般无法割舍的感情。

@“御凩行”: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问题,原生家庭会给人的一生带来很大影响。只不过这个北大男生的知识量到了这个程度,能明白一切的因果。还是希望他能接受正规的心里治疗,早日悦纳自己,而非继续对抗。对父母不满其实本质上也是对自身人格中的一部分不满,和自己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