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果妈讨论揍娃的事情。震惊!像果宝这样“别人家的孩子”居然也偶被“上手”过?

而像我家小娃,上了小学后经常在我排山倒海的吼声中眼泪巴巴的望着我……

事后回想吼娃打娃经历,老母亲们无一不后悔,但一到作业鸡飞狗跳时继续……

真是无尽的循环。同时,我们纷纷发出了灵魂拷问:“会不会伤害孩子啊?”所以,动手揍娃到底行不行? 

这个问题先按下不表,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看到的大科学家竺可桢的日记,看完长舒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就算大科学家,也有辅导不出孩子功课,恨铁不成钢着急上火的时候嘛—— 

「午后为宁儿改数学,系最大公约数、最小公倍数等问题。余在澄衷、复旦及唐山,均以善于数学著称,但目前对于此等命分题目已有索解不得之苦,岂年力日衰之所致欤?」——辅导不出数学,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晨作函数通。接刘学志函,知宁宁英文不及格,数学亦极勉强。彬彬则军训不及格,大概因不守规则之故。宁天资太鲁钝,入附中与他校殊无分别。」——恨铁不成钢,泄气之感 

「今日接附中成绩报告。彬彬成绩尚佳,英文平均91,数学亦尚好,惟军训不及格,大概因不守命令之故也。宁则英文只 13分,等于一字不识,数学亦勉强及格,故下学期决计令其入遵义县中或成城中学。」——成绩不佳开始择校?

1945年8月9日,教孩子做功课,打人后自省:「晨六点四十分起。为做复利题目教宁儿数日,不得要领,作题常错。今日对答稍迟,余拳击其面。事后甚悔之,盖殴打决不能养成良好之习惯也。」——拳击其面?大科学家够狠! 

我在想,如果我们也有竺可桢写日记的习惯,会不会也有这样的记录:

2020年X年X月,数学不到90,余大骂并罚站半个时辰,多做一张试卷。

2020年X年X月,教儿数日作文写法不得要领,狂揍其臀。 看过笑过之后,再回到原来的问题:到底能不能打孩子? 

个人认为,还是需要分情况。

首先要考虑到孩子的性格和承受能力。 比如有些孩子比较内向,习惯默默承受的,家长下手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孩子能否排遣负面情绪,免得引起心理问题,有些孩子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也实在没有打的必要。

其次要考虑到事情的起因。

比如说犯错不改,或者学习态度不端正,那适当的大惩小诫是有必要的,毕竟“子不教父之过”嘛,但是如果因为孩子的天性,调皮弄坏的东西或者打闹玩笑,大人不妨放松心态欣赏孩子的天真。

还有注意惩罚的方式。

我揍娃一般揍屁股这种肉多的地方,也打不坏,感觉竺可桢“拳击其面”好像有点过狠了…… 

顺便联想到了著名的虎妈蔡美儿。其实她写的《虎妈战歌》大家可以去读一读,跟一些鸡汤文字不同。

实际上她也在通过这本书反思和复盘她的育儿之路,比如对于揍娃或者惩罚,她也有很多的理解:

西方父母特别在意孩子的心理感受,中国父母则不同,他们相信孩子的力量,相信他们没有那么脆弱。

西方父母对孩子的自尊担忧颇多,但是作为父母,最不利于保护孩子自尊心的行为,就是你眼看着他们在困难面前放弃努力而不作为。明明能行却以为自己不行,对构筑自信心毫无帮助。

虎妈自己从小受的教育,比她给女儿的教育更严苛,虎妈形容那是“近乎残酷的要求、口头的辱骂和对孩子内心渴望的漠视”(她曾经从妈妈那里得到“只是并列第一吗?”这样的反馈)。

只是虎妈认为这些严厉的教育让自己从中获益颇多,而且她依然与家人保持了亲密的关系。

但虎妈的强势,在二女儿身上却多次碰壁,特别是二女儿进入青春期开始叛逆后。

就连虎妈的妈妈都开始提醒她必须做出改变,调整对二女儿的教育方法,因为显然有些方法对二女儿是不起作用的。

事实上,两个女儿越是长大,虎妈就越是管得少。

对于虎妈来说,到了某个阶段,过多干涉已经没有必要,她准备好了功成身退,把生活的掌控权还给女儿们。

总而言之,育儿的难处在于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套用照搬前人的观点做法不一定有用,主要还是从自己孩子的特点出发,挖掘出一套适合自己孩子的教育方式来。

至于育儿路上的障碍,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等到多年以后回头看看,这些纠结揍娃会不会给孩子带来心理阴影的事儿,就好像我们每个人小时候经历过的一样,大概都付诸一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