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应一下标题,以后的家长大概如下图:

好了,入正题,说说为什么。

这段时间,鱼sir一直在关注教育相关政策动态,过年都没怎么闲着,发现有个趋势越来越明显:

学校只负责提供基础的教育需求,更多个性化需求,通通交给家庭自身及市场,最终由二者的合作,变相促成教育分流。

怎么理解呢?跟着鱼sir顺一顺政策就明白了。

过去近半年,频上热搜的教育话题有哪些,大家还记得不?

鱼sir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公民同招##体育美育改革##退出家长群##小学作业不出校门##山东拟规定教师对书面作业全批全改##保证10小时睡眠#……

这其中,引发口水战最多的是关于作业的讨论。

作业看起来好像是个学习的边角事,但实际上,各方(学生、家长、老师、机构)在这一选项里,上演着不同程度的博弈。

按理来说,政策作为“理中客”,应该实现各方利益平衡才是。

可现实完全不是,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主体表现出一种“明哲保身”的姿态,试图将自己抽离。

就作业,目前,相关政策从三方面着手:

a.减少作业量,主要是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

b.小学作业不出校门。这条去年底刚出的,今后怎么落实还不知道。

c.老师自己改作业,解放家长。

前几天冲上热搜的《山东规范办学十五条》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明确规定,教师对书面作业全批全改,不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要求家长评改作业。

其实,在山东出手之前,辽宁、河南、浙江、安徽等地就已经相继出了有关违规教师或学校作业管理的问责措施,有些看起来还蛮严格的。

比如河南焦作、辽宁和安徽合肥是,取消相关职务晋级、评先评优资格。

浙江是,列入“教育教学失职”行为。

以前虽然也有相关的规定,但不会有如此严格具体的问责,有了问责,性质就不一样。

就在今天(23日),老大哥JYB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强调,不得给家长布置或变相布置作业,不得要求家长检查、批改作业。

这事儿,现在是板上钉钉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家长,看到这样的规定,心中是暗喜的,以为自己真的要被解放了。

说实话,鱼sir看到的是全然相反的局面,即家长和孩子将步入更严酷的竞争格局。

先说三条关于作业的规定,可以大致归为一条:减少作业量。

有的直接减少,有的是变相减少。比如后面两条就可能导致变相减少。

就鱼sir了解,现在一个小学老师,忙碌状态堪比“996”,关键是,忙的还不是和教学相关的。

以下是豆瓣某组根据老师日常工作,总结归纳的一张表格。

撇开这些繁琐的事情,就光说作业,鱼sir从身边从事这行的朋友处了解到,一些老师要么身兼多职,要么带多个班级。

有时候作业能批到晚上10点。

“四点半”指正课后,再加1小时的额外托管,家长需付费

鱼sir把老师的状态呈现出来,不是觉得让家长改作业是对的,而是想说明,根据目前的状态去落实规定,除了减少作业量,没有什么其他更高效的方式。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减少,应该只是在学校范围内。校外呢?

家长会任由其减少吗?!

我想答案不言自明。

如今,作业的存在与否,多少,辅导作业的方式,关系到的可不是减负,而是更本质的东西。

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秋季开学期间,挪威几百所学校的数万学生或罢课,或在Facebook上签名支持,或在挪威各大城市示威游行。 他们共同的诉求是,取消作业。 理由之一是:作业复制阶级差异。父母教育程度高的孩子比别人有优势,这强化了阶级分化。 挪威是十年义务教育,家庭作业问题主要属于小学和初中生。

挪威学校通常要求家长跟进孩子的学习和发展,最好能熟悉课本,参与学校活动,帮孩子养成做完作业再玩的习惯,保证孩子能在固定地方和时间做作业。 这导致的一个问题是,面对相同的作业,经济优渥的家庭可以动用各种资源,包括家教,上辅导班,而弱势家庭经常束手无策。 弱势家庭则往往来自于移民家庭。 挪威索马里裔女作家Amal Aden在她的小说《看看我们》中,描写过一位索马里移民女孩的生活: 父亲不着家,母亲不理家事,回去探亲一走几个月,照顾弟妹是长女的责任,孩子们吃白面包和茶当正餐。父母会因为家事让孩子称病不上学,辅导家庭作业的事就别提了。 数据显示,有移民背景的学生初中毕业的分数比挪威出生的孩子要平均低10%。

另外,挪威支持作业的一方出示过一份数据,10年基础教育里能完成所有作业的学生,比不做作业的学生知识掌握程度要超前一年。

换句话说,作业本身就是一条不可轻视的升学竞争赛道。

因此,作业的多少自然变得很敏感。

学校如果只能提供基础的作业量,就容易刺激有条件的家庭转向校外机构,以寻求匹配安全感的作业量。

这会导致,全社会的学费和服务价格进一步提高,普通家庭的选择范围进一步遭到压缩。

同理,体育、美育的改革也是如此。

它们只会为更有经济实力的家庭增加胜出的筹码。

关于体育、美育,学校能承担的,也不过就是很基础、“阳光普照”式的教育,且非常结果导向。

一般家庭,被迫佛系了,不一般的家庭,要在同阶层中突围,就必须以无限“内卷“的方式,增加投入。

现在,我们从具体的作业量、体育、美育中出来,览一下全局,就是鱼sir开篇讲到的:

今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尤其是公立学校,只提供基础、示范性的教育,不再承担分流的功能,后者将被不断推向家庭和市场。

当然,这不代表公立教育会越来越不行,而是进步不那么明显。

这对教育经费常年捉襟见肘的地方政府、更高效实现教育分流大计、促进教育产业化等而言,似乎都是好事。

只是,这对教育本身是好事吗?

我想,是存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