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鸡娃吗?”

这问题去问一线城市中产家长,人人都可以讲出一部“血泪史”。

帝都妈妈:“当然啊,荤鸡素鸡一起上,KET/PET还要学,一到周末蹲守海淀黄庄,就等着和娃一起上岸那一天了。”

魔都妈妈:“周围牛娃都内卷到不行,什么中班认字2000个,背古诗100首,英语每年阅读量500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敢不鸡。”

直升、上岸、爬藤,当孩子的教育目标一环环与升学挂钩,鸡娃似乎成为了大家的唯一选择。

标配自然是“报班、占坑、疯狂补习”,结果则多是“内卷、焦虑、人人疲累”,而且,似乎想逃都逃不掉了。

所幸,前几天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语录火爆全网——“分数是很重要,但分数不是教育的全部内容,更不是教育的根本目标”。

紧接着,针对培训补习机构的一系列举措陆续出台,疯狂鸡娃的热潮,似乎略微有些降温,也帮部分家长缓解了一些焦虑。大家终于有了时间思考:“除了鸡血,我们还能怎么培养孩子?”

北京妈妈星海,最近采访了3位北京、上海家长,试图了解一线城市中产普通家长的“鸡娃”选择。

意外的是,哪怕是传说中的“帝都西城妈”、身处竞争最激烈的魔都浦东的妈妈,以及本身就是TOP理工背景的爸爸,其实都没有媒体渲染得那么“鸡”。相反,他们走出了3条个性化路线:

@上海静安爸爸:TOP理工背景,理性的“激”娃派,最看重保护孩子学习兴趣;

@北京西城妈妈:清北硕士学历,不走极端的“中庸鸡”,不上补习班,不拼奥数,鸡娃不是唯一目标;

@上海浦东妈妈:身边竞争再激烈,也要先培养核心素养,为长远打算。

他们的纠结、矛盾和笃定,我们尽力做了还原,也许读罢以后,你也可以看到自己和身边人的影子(为表述方便, 下文采用第一人称叙述)。

作者:星海,毕业于清华大学,曾经的新华社记者,现在的金融人。家有俩娃,一男一女,喜欢带娃进行各种体验和实践。

“一线中产家长鸡娃,背后更多是不甘心”@上海静安爸爸 | TOP理工背景,一女儿鸡娃风格:理性鸡娃,鸡=激发

鸡娃让人焦虑,根源在于家长的知行不一

鸡娃的行为往往小学最凶。因为如果小学不试着“鸡一鸡”,初中再不“挣扎”一下子,到高中基本就只能认命了。

所以,“不甘心”,是大多一线城市中产家长“鸡娃”背后的心理语境。

▲“真棒之选”曾经做过一个调查,看看大家暑假把钱都花在哪里了,数据显示,54.8%的受访家长表示,孩子最主要的精力投入在了学科类,其中4个及以上培训班的家长,占比高达50%

但是,“鸡娃”这个说法,在中产家长眼里,其实是两种:

1.鸡=激发,适当地激发孩子的潜力、兴趣;

2.鸡=透支,违背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进行超量、超纲学习。

如果是第一种,我觉得是正常的,学习本来就要付出努力。

而基础学科的特点是技能属性,没有一个技能是可以不训练就掌握的。当然,每个人需要的训练程度不同,学校要做到个性化是比较难的,父母针对孩子的特点加大资源培养并没有什么问题。

注意,努力≠鸡血,额外补充≠鸡血。

如果是第二种,显然就是现代版的“拔苗助长”,但是不去试一试,家长们也不知道是否超过了限度、违背了成长规律。

因此,正是这个“目的”与“手段”的知行不一,才是目前大环境下大多数家长教育焦虑的来源。

补习班正在成为“内卷”推手

中国目前的教育培训机构,正是在逐利资本的裹挟下,摸透了家长的这种心理,把“应试出题”这套玩得很透,通过大量的训练甚至超前的训练,把天赋成分用人为的方式降到最低,使得很多家长造成错觉:“你看我孩子可以的”,典型的代表就是奥数。

机构+资本推波助澜,所形成的以“结果导向”的“鸡娃行为”,忽视了“过程”中孩子的感受,使得教育脱离“人本”的属性。

▷认清自己和孩子最重要,普娃没什么不好

实际上,只有充分考虑到孩子的感受,也就是“耐不耐鸡”,才能真正从“鸡娃”变成“激娃”。

因此,该不该鸡娃的本质,是能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孩子。

比如我家女儿,是很典型的普娃,学习能力我认为是中等偏上吧。幼升小差不多零基础,当时我印象很深,面试完某学校老师打电话来说‘你孩子比较普通,考我们这里的成功概率不大。

所以,那就当个普娃养呗,这没什么不好。不过当普娃养不代表放养,既然是普娃那就先把习惯抓好,兑现自己的下限再去追求上限。

对于报班这件事儿,我一直很谨慎,在孩子上一二年级的时候,除了一个英语班,其他课外班都没报,对孩子的要求只有一个:把习惯养好——上课认真听,回家第一时间完成作业,学习时保持专注,及时订正等等。

完成这些后,我会和她经常讨论,比如她有新的解法一起探讨一下。写了一排字,哪个最好看一起争论一下,等等。

讨论的目的,是让孩子把学习的目标转移到学科本身,而不是分数、名次、评价等外在的东西。只有学科本身激发的学习兴趣能够持久,外在的刺激是不持久的。

经过一二年级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之后,到了三年级,跟孩子商量后最后报了一个数学课,但也只是把这个课作为兴趣拓展,没有太多功利性目标。

我记得在数学课学习时有个小故事,当时老师组织学生参加数学竞赛,而我家孩子不喜欢‘高压环境’,她很明确地说不想参加竞赛,但又想做做那些题。对此我没有强迫她一定参加,而是从老师那儿把题目要过来让她自己做。为了比赛成绩而忘了报班的初衷,甚至丢了兴趣,我觉得得不偿失。

“鸡娃”的目的,是让孩子“稳步提高”而不是“完成指标”,摆正心态,也许鸡娃的过程中也会有不少乐趣。

“不上补习班、不拼奥数,我不后悔”@北京西城妈妈 | 清北硕士,俩娃鸡娃风格:中庸派

▷买了西城“老破小”,竟然可以直升了

在看到今年两会关于教育的一系列新闻之后,我第一感觉:该来的终于来了。

我对“鸡娃中庸派”的理解,是不左不右“和稀泥派”。老祖宗发明的这个词真好。中庸,即中道而行,所谓中道就是不偏,不偏就是不走极端。

老大出生没多久,北京开始实行教育改革。当时推行新教改力度最大的就是在西城区,将全区资源均衡划为十一个大学区,实行学区内学区房上学,小升初实行学区内大派位和直升两种制度并存。

意识到买了学区房孩子上学就不用再找关系,我便在西城买了一个老破小的“上车盘”。

那是2014年的年底,北京二环内的房价因半年前的教改刚刚开始上涨,还未达到后来的疯狂程度。一年后,未曾想对口小学改成直升学区内一所中等偏上的初中校。

从此,我对孩子的规划线路,就按着“直升宣武平民上限校”的目标行进。

▷升学压力小了,我决定给孩子减负

在我看来,直升校意味着不拼点招、不拼奥数、不走极端。

因此,我的原则是“不上课内补习班、不盲目学奥数,不和别人比,紧跟课内、做好自己,多发现孩子的纵向进步”。

在课内方面,我要求比较严格,每天严格要求口算、写字等基本功,强调基本习惯的养成。孩子眼中的我估计很严格,我想如果说我鸡娃应该就是这一部分吧。

在报班的选择上,我想尽量给孩子减负,只选择了英语、机器人和游泳班,避免纯课内知识的学习;周末和假期则根据孩子自己的兴趣,增加自然、人文、历史、社会等方面的实践活动。

平时鼓励孩子大量阅读,包括历史小说和英语原版阅读,多了解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

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我带着孩子参加了西城团委搞的“青春红游记”活动,就是在北京西城辖区内15个红色历史文化地点“打卡”。

这本来是个线上活动,参加者跟着线上发布的视频、VR、动漫等看一遍介绍即可完成任务。但是我还是带着孩子实地走了一圈,每个场景都实地调研一番,即使正在维修中的“李大钊故居”,或是深藏于新华社大院的“国会大厦”都要远望拍照留念。

通过这次活动,孩子不仅了解了红色历史文化,还懂得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道理。

▷不把鸡娃当做唯一目的后,才慢慢体会养娃的乐趣

对于这条“鸡娃中庸派”,也许有的家长会认为,这是有了直升校兜底,人就会产生懈怠;也许有的家长会说:“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甚至还有已经上岸了的家长会语重心长地说:“三年级年纪还小……”

但是在我看来,理想与现实必然存在落差,反而当慢慢认清了自己和娃的实际之后,不再将鸡娃作为唯一目的和手段之后,才能慢慢体会养娃路上的风景和惊喜。

以后会重新“鸡”吗?我也说不好。先脚踏实地地做好眼前更重要吧。

“竞争最激烈如上海浦东,我也不想光看分数”@上海浦东妈妈 | 家有俩“耐鸡娃”鸡娃风格:为长远打算的”计算鸡娃派“

▷从小培养核心素养,为长远打算

身处魔都中考竞争最激烈的浦东新区,你不鸡娃别人鸡,处处有人抢跑,也让我感到身心俱疲。

我两个女儿,一个上五年级,一个上三年,天生有好奇心,属于爱学习的“耐鸡娃”,而且年龄相差不大,正好可以“一课双鸡”。

我的规划,和大多数在体制内接受教育家长的选择是一样的:对口公办小学-对口公办初中-中考-高考-国内大学-出国留学。

由于所在的小学对口直升的初中是片区内很不错的公办初中,所以我把孩子未来要闯的第一关确定为中考。

现在要做的重点,是从小开始培养核心素养,在生活中长期地、慢慢地养成,静待花开,有计划地推进,不刻意。

▷补习班不激进,课外兴趣班占大头

报班方面,我的考虑是,基础学科知识稳扎稳打,略微快一小步,不激进;需要长期积累的可以提前学,比如中英文的大量阅读。不过在升学前抓技巧和应试,该刷题的就得刷题。

另外,我们是课外兴趣班占大头,每门课的老师都是仔细打听,精心挑选,适合孩子及我们家庭,不以提分为唯一目的,而是更长远打算。

这种鸡娃,可能更属于“计算鸡”——

小到报班时课时费多少、路程的远近、老师情况怎样,大到孩子学哪个科目、以后怎样有利衔接中考、高考,我都会比较优劣、比较机会成本。

同时,报班前和孩子先沟通好为什么要报、想要达到什么目标,如果上到一半后发现有不一致的,一般会让孩子坚持到付款周期结束,如果孩子还是不愿意上,那就停掉。

此外,我会给孩子安排一些通识教育课,比如寒暑假会给孩子报偏学术一些的冬夏令营,希望提升孩子的全面素质。

俩娃里面,姐姐还在坚持的有:艺术类课程有素描、毛笔和声乐,体育类课程有网球、乒乓球,再加上夏天的游泳;学科类的课程也不能落下,包括数学思维课、作文课以及线上英语课。

当然,也有果断放弃的:钢琴、摩登舞、拉丁舞、篮球、花样跳绳、综合绘画。

有了姐姐的榜样和试错,妹妹现在正在学的课程几乎可以和姐姐完全复制,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比较难得的是,姐妹两个在相同的课程体系下找到了各自的特长,姐姐更热爱画画,妹妹更擅长网球,这样彼此都有自己的重心,不会处处生活在对方的阴影之下。

虽然课挺多,但总体上说孩子无论在课堂还是课后的生活都挺开心的,乐在其中。

▷身处内卷“重灾区”,平衡依然是个难题

目前,在教育孩子方面,最困扰我的问题,就是教育的内卷。

比如英语,我觉得很重要,应该要学且学好,但不应该跟母语一样甚至更高的地位。但周围娃太厉害,初一就达到大学入门水平,这种比比皆是。为了有限的高中升学名额,就不得不花更多时间学英语。

孩子还太小,需要更多时间去探索周边的世界,体会和领悟社会生活的种种。这都需要时间,但现实却是激烈的竞争压得孩子争分夺秒。做家长的只能根据孩子的情况和家庭情况来做平衡,这太难了。

采访后记

鸡娃还是不鸡娃,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

我这次采访的三位爸妈都赞同“鸡”,但是怎样是合理的、适度的以及有效的,每个家庭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给出了自己的“最优解”。

他们都是芸芸众生之中的普通家长,他们面临的情况或许和你相同,他们在育儿路上的喜怒哀乐或许能和你产生共鸣。如果你也有育儿方面的各种酸甜苦辣,欢迎你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