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妈!太!难!了!

昨天,看到米粒拿回来的数学卷子,我真的想扶墙哭一会。

看算式倒是没问题,但题目问的是电风扇,大哥答的是电话。

最迷惑的是,答:又写得是电风扇!

这是语文的事?还是美术的事?

一道题,让我气到从怀疑学科到怀疑人生,不由得对米粒发出了三连问:

这道题你是怎么会做错的?是没有审题吗?还是有什么原因?

但,任凭你怎么发问,米粒就是看着卷子一声不吭。

既然孩子不知道怎么说,那就只能为娘的自己去找答案了。

我拿出手机,准备拨通老师的电话。

米粒姥姥见状劝我:这没啥吧,一看孩子就是单纯粗心,你别麻烦了。

我从来不怕麻烦。

这事要是能“粗心”一句话带过,那我就白写公众号这么多年了,我不愿意用粗心这个“伪命题”来掩盖真正的原因。

果然。

跟数学老师简单沟通下后,我知道一个重要的信息,这个孩子是第一个交卷的。

真相基本上就浮出水面了:

这道题,明显是审题上出了问题。

审题跟阅读理解、刷题量、学习习惯是有关系,米粒的这道错题,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又是学习习惯的问题。

首先,他做题时,注意力不集中,只求快(估计为了追求第一个交卷)。

读题时,跳跃着看,估计都看到下一道题去了,记忆重叠时,手比大脑快,直接就对着最容易看见的的信息,动手开写了。

其次,没有再检查一遍的习惯。

粗心从来只是冰山一角。

找到了冰下的原因后,再去找解决的方法,那就容易多了。

我找米粒开门见山,问他:“你为啥要写这么快?”

他终于开口了,诚实地说:“为了当第一个交卷的人。”

我接着问:“想不想得100分?”

米粒看着我:“想!”

“行,那妈妈教你一招,下次这种错就不会再犯了,要不要学?“

米粒愉快地凑了过来。

既然是注意力不集中,解决方法就简单了:

下次做题时,你用指读的方式,先将题目默默地读上一遍,这样可以快速让注意力集中起来,减低审题的错误率。

听完后,米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真是个演员。

这个方法,我大概跟他说了不下八百遍,唯有这一次,感觉他才是真听进去了!

“孩子很聪明,就是有点粗心。“

这是咱们最常听的一句话,它的确可以瞬间安抚我们的焦虑,因为它的潜台词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注意就好了。

可是,当孩子一直一直粗心,咱还能“自欺欺人”几天?!

米粒的这张卷子,如果我怕麻烦,用粗心给遮过去了,下一次,还有无数错题,无数的麻烦,在等着我们娘俩。

早晚得沉下心,踏踏实实找一找到底孩子是哪里出了问题?

晚找不如早找,再怕麻烦,孩子高中都考不上。

我没有开玩笑,近20年来,全国中考招生的占比不到60%,也就意味着10个初中生只有6个可以考上高中。

中考满分是580分。

2020年,全北京市570分以上的考生有1000多人,只失去10分是个什么概念?作文你要算走几分后,你再看看还剩下几分??

一分一操场,都狠不得是满分才够,咱们没有任何机会可留给“粗心”。

养娃,原本就是场渡劫。

去找“粗心”的原因麻烦程度不亚于写篇硕士毕业论文:

你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熟知大量专业词汇)、实际陪读时再多一倍的耐性(扛住不吐血)、与老师来回沟通(反复修改措辞)......

可能结果还是,牺牲了大量的时间和头发,孩子给你的回馈,依然微小到看不见。

但起码,你知道了错题的原因,可以有的放矢去指导,普娃不就是靠这种精准的“扶贫”,才能提升成绩的吗?!

(未来动手时,我也算师出有名了,有理有据了。)

当妈后,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学习上,你就不能图省事,事只会越省越多。

更不能怕麻烦,不然后来花的时间、走的弯路比解决麻烦的成本大多了。

由小见大。

每一个牛娃背后,都有不怕麻烦的父母。

最近,清华大学官方微博发出“2020年清华大学本科生特奖“候选人的海报。

看到“清华周杰伦”陈逸贤的简历后,米粒妈目瞪口呆:学霸果真无上限。

这个物理小天才,不仅在专业领域颇有建树,还爱演音乐剧、写过10万字的科幻小说。

方方面面,几乎没有bug。

他的爹妈也是。

小学五年级时,陈妈妈就拿着《哈利波特与凤凰社》,每天给他半英半中地读一点,一周读一章,身体力行、持之以恒地营造学习英语的氛围,激发孩子的兴趣。

读初中时,陈爸爸受邀去学校分享交流,从口袋里拿出的是一只“老年人手机“,只有基本的通讯功能。

陈爸爸说:“家长率先垂范,以‘理‘服人是家庭教育的前提,要求孩子做到的,家长是必须做到,否则是不公平的,也有失公允。”

“己正而后能正人”,牛蛙的背后,全是父母苦行憎一样的奋力托举。

米粒妈要扎心了。

别总羡慕人家有学神,你家为啥不行?因为,你家“家长比孩子放弃得更早。“

给孩子读英文绘本,才读了2天,发现孩子根本心不在焉,一读就跑,坚持了一周,觉得太麻烦了,骂了孩子几句后,就不再管了。

不允许孩子看平板,自己下班回家就躺着刷手机,觉得陪他看书,还得讲生字和情节,太麻烦了,搞得孩子的梦想是长大后成为爸妈,能不受限制一直看手机。

.......

都说海淀家长“内卷“,可作为京一代,他们通过亲身验证“教育就是最好的投资”后,在娃的学习上,从来不怕麻烦。

怕娃英语题不会,自己跟着学,生生考过了雅思7.5分;怕娃乐器不能自家练,自己从五线谱开始学,从音痴到听懂音乐会上颤音......

学区房只是起点,爹妈不怕麻烦的自鸡力才是真正的加速器。

心理学家安德斯.艾利克森在《刻意练习》一书中就说过:

“我们留给孩子最重要的礼物,是帮助他们发展出本来的认为自己不可能具备的能力,从而挖掘出自身潜能,也知道要让自己的梦想成真,要用什么方法,付出怎样的努力。”

说白了,就是要启发出孩子的自驱力,可这个过程,真的太麻烦了。

然而,所有的了不起,都源于不怕麻烦。

米粒妈有个朋友,藤校毕业、硅谷天才、跻身西雅图富人圈的顶级学神(家有500平豪宅,与盖茨的隔湖相望的那种)。

他总跟我说,他的自驱力真的全来自父母。

小时候,他也有厌学的情绪,不想看书,就想着玩。

一到这个时候,他爸妈不说也不骂,只是起身默默地关掉电视,各自开始看专业书,或者自学英语。

从此以后,家里的电视剧几乎没有打开过。

处在这样的氛围中,他都不好意思再玩了,家里的这种拼着学习的氛围,一直到高中他开始住校,才算“正常”过来。

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自来的幸运,都是父母有备而来的努力。

这阵子,总有朋友跟我说,你不要写这些文章了,写点轻松的,更多人爱看的。

我也是一个普娃的妈妈,我也想跟大家一起放松。

假如我们通过无视这些真相而获得短暂的快乐,就跟把孩子每一次的错题都归咎到“粗心”,有啥区别?

一次、两次行,长此以往,真的不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拼娃,就是在拼爹拼妈,拼谁到底不怕麻烦。

米粒妈特别喜欢蔡康永写过的一句话:

“人生前期越是嫌麻烦,也是懒得去学习,后来越可能错过让你心动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越是怕麻烦,我们就越是管不好孩子。

只有不怕麻烦,自己动起来,才能在“牛娃平均值”一直在拉高的教育中,找到自家娃的位置。

一生很短,没有人等我们,孩子的长大不过一瞬,麻烦你的日子,没几年了!

这段时间,我也整理了些日常陪着米粒一起学习、上兴趣班、学校生活的事,都是一些分享和经验之谈,希望能与所有父母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