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给大家交作业来了,虽然距离上海中考新政出台,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的时间。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追热点”,可能是出于曾经的职业习惯。作为一个参与起草过诸多红头文件的人,在我看来,每个政策不学上几遍、琢磨几天,就想get到它全部的精神,真的很难。

关于新政细节的解读,网络上已经铺天盖地了,而且影响范围仅限于上海,在适读性方面可能会偏窄。所以,今天我想和读者们聊的是,以上海中考新政为出发点,分析三个教育关键词。

01

教育公平

上海中考新政出来后,“众口一词”,直指教育公平。

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我想不只是我,恐怕有一大批帝都家长也都会笑了。如果校额到校真的是解决义务教育阶段主要矛盾的良药,帝都小升初的热度也不至于一年比一年高。

当然,首先必须要充分肯定有关部门对于促进教育公平做出的努力,说真的,现在留给各种政策的帕累托改进空间已经很少了,每向前进一小步,其实都非常艰难。

但是,也必须非常清醒地认识到,这一小步,距离家长期待的一大步,可能还有些距离。

这其实不是教育部门的锅。当前教育领域的很多问题,其实都不是或者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他们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再说得严重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教育公平可能都是一个伪命题,或者至少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有关部门可以发挥作用的,顶多是教育机会公平;但是,有些家长期盼的,是教育结果公平。机会是入口,结果是出口,中间有一个叠加了各种因素的复杂过程。

关于这一点,政策里面其实说得特别清楚:(政策的目标是)进一步促进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优质均衡,兼顾各类型初中学校的发展机会公平;进一步促进高中阶段学校特色多样发展,深化高中育人方式改革。

请注意,这里面虽然提到了公平,但是有三个限定词:兼顾,初中学校,机会公平。兼顾这个词很有意思,大家细品一品,反正我会更加注重“兼顾”前面的内容。初中学校+机会公平,这和去年的“全民摇号”“公民同摇”是一脉相承的,目的是解决义务教育阶段“压力前移”问题,希望借此缓解“幼升小”“小升初”压力。至于高中,特色多样发展,这六个字,也值得细品。

从义务教育这个角度来说,上海新政和全国其他地方(比如帝都)的教育改革,体现了同样的政策取向,这也是我在《摇号升学,教育公平还是纯属赌命?》中提示过的:义务教育阶段,公平目标优先于其他目标,从现在的趋势看,公平这个目标将越来越优先。

需要提示的是,公平只是一种分配方式,并不会改变被分配的资源本身。通俗地说就是,如何分蛋糕,并不会影响蛋糕的大小。如果优质教育资源是总体稀缺的,那么所谓的机会公平,不排除是低水平的均衡。

可能有人说:管它低水平还是高水平,我的孩子有机会就是公平。那么,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帝都实行“校额到校”的情况。不一定权威,仅供参考。

牛初中,在小升初时依然牛,在鸡头和凤尾之间,绝大多数家长会选择凤尾。

傍上大腿或者有了较多校额到校名额的菜中,有了政策加持也开始牛了,具体表现就是小升初的时候也开始抢破头了,也开始看AS了。

此外,虽然校额到校给了“鸡头”进入“凤校”的机会,但是,因为高中阶段已经不是义务教育了,绝大多数学校都会明确地分出实验班和普通班。有很多靠校额到校闯进凤校的孩子,其实很难摆脱做“凤尾”的命运。

一直以来,总有人纠结:是鸡头好还是凤尾好。上了中学才知道,这个选择题,也是个伪命题。

因为那些所谓的牛校,看得其实就是牛娃。鸡头也好,凤尾也好,即使身处不同的学校,其实还在同样的赛道。

对于学校来说,校额到校的政策可以避免牛校赢家通吃,为自己赢得机会公平。但是,对于家长和孩子来说,管它什么校额到校,做好自己才是王道。

02

应试教育

说实话,上海中考新政的舆论影响力,有点超过我的预期。因为从政策本身来看,虽然细则让上海家长算了又算如坠雾中,但是,其实主要原则早就透露过了,具体操作办法和北京比起来,也没有实质性的差异(校额到区和帝都中考锁区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另外所谓的背景提升,需要看实际执行情况,搞不好是大坑)。

这件事之所以从上海出圈,演变成轰动整个教育领域的大事件。一方面,我觉得与前期有关代表和委员们的建议和提案形成的舆论铺垫有关,另一方面,我觉得,是有很多家长,终于又重新认识到应试教育的重要性了。

这几年,教育圈的热点,都是幼升小、小升初。大家想过吗,为什么中学生家长好像不怎么说话了?

因为上了中学才知道,孩子们今时今日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是中考闯关,还是高考爬坡,应试的要求不是更低了,而是更高了。

所以,在中学生的家长群中,几乎不会有人转发诸如“应试教育”VS“素质教育”之类的文章了,也极少有人再讨论什么兴趣班了,家长和孩子们的目标都很明确:先搞定中考(能免试最好),再搞定高考。

作为一个低龄家长,如果提前知道未来迟早要面对这样的情形,您觉得,还有必要掰扯什么素质教育应试教育吗?这两件事能掰扯清吗?

缺乏素质的书呆子和只有素质的学渣,其实都是非常少的。对大多数人来说,素质和应试是裹在一起的。素质和应试都是教育的需求,鄙视哪一个都是在瘸腿走路。

就像我在《"带娃11年,我替你们总结了22条教育的坑"》中说的:别拿素质为应试教育遮羞,也别让应试为素质教育背锅。

千万不要执着于某些看上去很美的理念,千万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03

家庭教育

据说,上海学区房开始跌了。但这件事有个特殊的背景,去年以来,魔都学区房一字涨停般的疯涨。

回过头来看,我其实有点怀疑,这个新政是不是提前被走漏了风声?那一次的疯涨,会不会是一波由投机者主导的拉高出货?

不管怎么样,新政出来之后,影响学区房决策的因素,又多了一个。

可能有人会问:新政之后,学区房还值得买吗?

这个问题很简单,学区房,买的从来都不是房子,而是房子身上附属的教育资源,哪怕这个资源只是阶段性的,哪怕并不那么重要,哪怕只是一个教育氛围,也一定有人愿意为之付出溢价。

举个例子,我一直反复强调,海淀没有学区房,因为小升初拼的从来不是房,而是娃。但是,这依然不能阻止区外家长争先恐后来海淀的脚步。

教育是一个以我为主资源配置的过程,什么阶段需要什么资源,自己心中应该有数。

往后退一步说,即使学区房像粮票一样成为历史名词,这一届家长们就解放了吗?

对不起,我做不到这么乐观。

随着全民摇号、公民同摇、校额到区(校)等政策的陆续实施,义务教育阶段供给侧的资源配置,将继续朝着均衡的方向大踏步前进。

但是,外部政策越均衡,可能对内部的考验就越大。如果公平的目标由外部政策强力保障,同样的孩子接受同等程度的外部教育,那么效率的目标恐怕就只能靠内部的差异化来实现了。

说得再明确些:有学区房,少部分家长或许还可以通过买学区房偷点懒。没有了学区房,家庭教育将成为教育中越来越重要的那个变量。

这不是学校的问题,也不是老师的问题,而是平均和个体的问题,是集约化和个性化的问题。

说真的,海淀家长,不过是早早的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早早地就和孩子一起站上了起跑线。

您,还瞅啥呢?

谨以此文和所有愿意主动担当教育职责的读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