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一小时陪伴参与《今晚我和你》的听友,节目过程真的就像是夏天的漂流,总会让我受到或大或小的震荡和冲击,就像昨晚这位妈妈让我非常的心疼,同时又特别的哀伤。

心疼的是她是一位善于自省的母亲,节目从头到尾,哽咽着跟我反省她对待女孩的各种小错大错,没有声嘶力竭的大哭,也没有假装的平静,娓娓道来中的哽咽,就像是夜深人静那呜咽着的小河。

哀伤的是她的孩子,现在大二却休学在家。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妈妈说到女儿对自己的评价:一无是处,很自卑,不爱交朋友,负面情绪多,遇到事情会烦躁,爆发,有时候会说,如果你有二胎就好了。

女儿每次跟妈妈讲,妈妈都会很惊讶,因为在妈妈心里女儿是个很善良的孩子,特别能理解身边人,写作能力强,绘画水平高,做事能坚持,能理解妈妈,爱妈妈,即使跟父亲关系不亲近,但是内在非常爱爸爸,能维护爸爸,是个有心有爱善良单纯的孩子,学习努力勤奋,与人为善的好孩子。

可是当妈妈跟女儿说自己眼里的女儿是这样的时候,孩子都不相信,只是认为你是妈妈,当然安慰我,只是安慰之词而已,不是发自内心的!这让妈妈特别的难以置信:我心里的女儿明明那么优秀那么美好,可是为什么女儿偏偏不相信?!反而总是认为自己即使有那些所谓的长处,也不值一提,而那些不足是如此之大之多,那样糟糕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

妈妈,女儿这两个人对同一个人——女儿,评价反差如此之大,让人讶异,更让人难过的是女儿对妈妈心里面那么美好的自己,是完全不认可的。

一个人对自己的评价,通俗说,就是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也是一个人的自我感——我对我自己的自我感知。

如果一个人难以形成自己稳定的自我感,对于自己的认知是茫然的,那么TA一定会在日常的生活里就像浮萍,没有根,空荡荡的,与人的交往会出现很大的困境,因为没有一个成形的自己拿出去和别人互动,所以不可能有一段持久稳定的关系出现,往往很快接触,就会很快结束。

而更多的一类是有自己稳定成形的自我感,可是基本上全部是负面评价堆积出来的自我感,即使在别人眼里的那些优点,也会被自己看作一文不值,或者没什么了不起。

昨晚参与者的女儿,就是后一类,而负面评价建立起来的自我感这一类是很多家庭的孩子的自我感类型。

这就是分裂的亲子教育:内在的欣赏赞美喜欢,外在语言行为上的聚焦孩子问题——内心和表达出来的完全不一致,孩子得到的就是你表达出来的关于TA自己。

这让我想起前不久武汉雅心心灵回归团队结束的亲子课程里的一幕:

在课堂上我讲到心理学家库利的镜中我理论的时候,课堂里我邀请了好几位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其中有高中生小帅哥,他跟随妈妈从随州过来参加我们的亲子课程,我问他在妈妈眼里你是怎样的孩子?

他毫不犹豫说出两个字:废物!

站在教室中间的妈妈瞬时呆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我问妈妈:你眼里的儿子是这样的,是废物?

妈妈泪流满面:不是啊!怎么会是废物呢?

我接着问:那你眼里的儿子是怎样的?

妈妈回答:善良,独立性强,有主见,爱帮助人,与人为善。

我把这些词语写在黑板上,儿子看了一眼黑板上那从妈妈嘴里说出来的词语,斩钉截铁对大家说:假的!

妈妈一瞬间更是热泪横流。

我问到儿子:妈妈经常对你说到关于你的,都是什么?

儿子说:说我这不好,那不好;这不行那不行;总是盯着我的问题啊!

一句认可肯定赞美的都没有?

没有!

基本上全是负面的,让你觉得自己糟糕的话语?

是的!

每一次我的问话,得到的都是儿子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和昨晚参与者朋友一样,对于自己的女儿,她平时说的更多的就是:你要努力,你要好好学习,你要与人为善,你要多和同学交往,你要…..

很多父母为了孩子能进步,对孩子的一点点错误都会说出来,为了让孩子成功,对孩子的一点点懈怠都会指出来让孩子加以改正,为了让孩子优秀,只要孩子有一点点落后,就茶不思饭不想焦虑无比,然后跟孩子谈心交流;为了让孩子一直保持优秀,就持续盯着孩子的一举一动,凡是干扰到孩子学习的活动,都会被取消;为了让孩子一路向前,在父母这里凡是对孩子学习造成影响的事情都会被父母干预…….

于是父母和孩子交流的高频率的词语就是学习,努力,问题,改正,失败,成功等;围绕孩子交流的主题就是在学习上的问题,在态度上的问题,在时间安排上的问题,在学习方法上的问题,在人际交往上的问题;在锻炼上的问题;在手机电脑和游戏上的问题…….

于是孩子从父母这里听到的都是自己这里那里的问题,从学习到生活,从人际交往到日常安排都是个问题多多的孩子,于是孩子慢慢从父母这样的聚焦中,从父母的言语中,从父母的强调中,从父母的神情里,孩子一次次从父母这镜子看到了:糟糕的自己,不行的自己,不如人的自己,还不努力就要被淘汰的自己,问题多多的自己,即使有一些优势也不值得一提的自己!

于是在孩子这里,一无是处的自己,废物自己就会出现!

父母对孩子的互动关注价值功能,做评判,而很少情感回应和内容回应——这是中国很多家庭让人哀伤的现实。

按照库利的镜中我理论,还有克莱因和温尼科特的客体关系学研究成果,确实说明了父母这样的客体,是怎样的客体,在跟孩子的互动过程中,对于孩子的自我评价,自我感的形成具有非常重大的影响!

这一点在心理学界也是共识。

父母这样的客体,如果对孩子总是传递负面的信息,哪怕你心里出发点是好的,哪怕你心里认为自己的孩子独一无二无可替代,哪怕你内心看到自己的孩子已经无比优秀,但是只要你总是聚焦孩子的问题,专注孩子的不足,而不能整体去表达,不能去关注孩子本身这样的生命,你所说的一切都会让孩子接受负面的信息,父母说的关于孩子的一切负面信息,就像是催眠,一次次给你的孩子发送咒语:你不行,你还要努力,你不能松懈,你这里还有问题,你那里还有问题……慢慢孩子就知道了在你们父母眼里我就是个问题孩子!再优秀的孩子,如同央视主持人董卿也会认为自己不行,很长一段时间那么自卑,就因为有一个经常打击批评她认为她不行的父亲!

无论是节目现场聆听到的,还是在武汉雅心心灵回归团队的课堂现场看到的个案,我越来越感觉到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负面信息包裹而成的稳定自我感的孩子越来越多!

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受了很重的伤,无力再继续奔跑前行,甚至连往前走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父母却全然不知:越发认为自己的那里除了大问题,却不知道根源却在父母那里只关注问题却看不到人的头脑固有模式,社会学校等一层层传递下来的压力都堆积在孩子那里!

怎么扭转呢?

第一:必须从头脑固有模式里穿越出来。

只关注问题,只专注于不足等,看不到人存在的头脑固有模式,是造成父母之专注孩子问题,聚焦孩子不足的根源,也是造成孩子负面稳定自我感的根源,不从头脑固有模式里出来,这样的局面是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变的!

因为头脑固有模式是没有人出现的运作模式。

当我们总是被头脑固有模式驱使,观念育儿,对错育儿,问题育儿等,各种看不到孩子生命的各种扭曲的育儿模式就会出现,很多孩子的生命因而被扭曲而痛苦。

而要从头脑固有模式里出来,需要真正启动心灵运作模式,整个是我们武汉雅心心灵回归团队十多年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十多年心路路径也让我们看到了这确实是从头脑固有模式出来后我们可以将自己交付出去的空间,是可以皈依的归宿。

心灵运作模式是聚焦人,关注生命的模式,只有来到整体层级,人才会真正在关系里出现!

第二:学会整体如是的表达。

在第一步的基础上,只要你真的能穿越出来,整体如是的表达,就会自然出现,几乎不用人来教!真的就会自然而然会表达——看到好的,就说好,好在哪里,也会说出来;看到所谓不好的,就会去关心孩子那里发生了什么,因为所谓不好的发生,只是一个结果,就会去不带攻击性了解,只是和平的接触!

于是和平的不带攻击性的力量,就是温和的爱,就会在父母和孩子之间流动起来,孩子也能感受到和平的亲近,不带指责和否定的压力,孩子就会靠近父母,亲近的生命连接就会出现。

那么一天天一周周,一月月一年年,这样的父母存在在孩子的生命周围,对孩子说出的话,做出的反应,都是和平的爱的,这样的父母镜子,这样的父母客体,会从父母眼里,心里看到怎样的自己?

一定是肯定的支持的赞美的鼓励的认可的美好的自己——即使有这样那样所谓的不完美,但是自己整个人是好的,是自信的,积极向上的!

孩子的自我感形成,父母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父母这面镜子给出怎样的孩子影像,很多孩子就会接受并且认同那是自己。

父母们,当你一直盯着孩子的问题,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给出的就是映射孩子各种问题的父母镜子!这才是造成问题孩子的根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