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对于我来说,真是抱头鼠串的一年,春节前到现在身体还不忘折腾我一把,中药吃到反胃。

唯一支撑我继续向阳而生的最大动力是我家那个“魔丸“在这一年居然全面开挂了!

我儿子,胖豆,9岁,四年级,坐标海淀,而且是黄庄本庄。

胖豆在和盛上课,同学妈问,你住哪儿,我儿子说那可不近,得50米远吧。当时还不流行凡尔赛,不然,他这算标准凡尔赛吧。

我们不黑不凡,那个曾经被老师暗示,我再不想办法好好管管,他长大了得进里面去,上学几年来,被点名罚站是家常便饭的熊孩子,这一年内参加了一系列选拔、比赛,弹无虚发,贼没走过空:考上了两个奥数集训队、参加了一堆奥数、编程、科技比赛,都拿了一等奖,英语PET虽然差几分没到优秀,但也算是踉踉跄跄的通过了, 就连一向不太灵光的作文居然也拿了个二等奖。

在学校,他上学期,还当选了学习委员。当他用小天才给我发微聊,说他是全班第二高票当选的时候,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句话是:你小子居然有今天!最最重要的是,这学期,老师找我有事儿(明白人都懂)居然只找了三次,而其中一次还是因为他被老师推荐做了护旗手,要我写个他的简历。

光这一点,就足以让我热泪盈眶,唱首华仔的歌表达下心情:盼了好久终于盼到今天,等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不明就里的一定会嗤之以鼻,至于吗?把吗字去了,太至于了!如果你不知道我儿子在这之前有多熊,我这些年跟他相爱相杀得有多撕心裂肺,你就不会理解我的“小题大做“。

一、我有熊孩子的故事 你有酒么?

胖豆2岁的时候,破坏力微光就已经点亮。某天因为外婆没带他出去玩,他把花盆里的土洋洋洒洒,雨露均沾的散播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床上、沙发上。

晚上回家,我被老妈的密集火力轰炸了三十分钟,没办法,儿子太熊,在亲妈面前说话都不硬气。看动画片里懒羊羊火烧灰太狼家,他在我家书桌下点火要烧死伏地魔。

上幼儿园了,家长们纷纷在群里问询孩子表现怎么样,我搭个顺风车刚问了一嘴,结果,老师公开@我,"你最好别问,我说了,你接受得了么?"

私聊老师,老师将他的各种“罪行”向我控诉了近一个小时,末了,老师说,你们看着办吧,他最多再气我们两年,继续这样,你们后悔一辈子。我听老师那意思,我再不想办法,他长大了得去坐牢。

上小学后,我们满怀期待,他可以重新出发,刷新形象了。不到一周,我这个幻想就被彻底击碎了。

他把同学的尺子藏厕所里,再让人去寻宝;给同学帽子里塞橡胶粒儿、往同学头上浇杯水,说帮人淋浴;一甩墨水,祸祸了5个同学的衣服;他老说他喜欢当独行侠,不喜欢跟人做朋友,我知道那是他自我催眠,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朋友;

自习课上,带着俩同学躲在学校隐蔽角落去探险,害好几个老师疯找了半个小时;一二年级总共4次期末考试,两次我都被老师留下了:考着试还弹铅笔、看课外书。

别的家长都沉浸在考完后的放松快乐中,而我却在捶胸顿足;他创造过一周上五天学,老师找我七次的记录。

以至于后来,老师的微信只要一闪,我就条件反射般的头皮发麻。现在你明白为啥上学期老师只找了我两次,我那么感恩戴德了吧。

二、披着熊孩子外衣的暖男 让老母亲又爱又恨

我跟爸爸气到极致的时候,真的动过想找家寄宿学校扔他进去的念头。但气劲儿过了又真的舍不得,别看他一直熊,但他暖起来也是真暖,尤其是对我。

他会钻到你的被窝,搂着你的脖子说,妈妈,你说说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我成为了你的儿子,旋即他又自答了:一定是上辈子,我也是你的儿子,我还残存着跟你的记忆找到了你!

他会在我生日前一周,用每个课间,为我悄悄叠了99只千纸鹤;会在母亲节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跳绳跳出个“520”给我。

有一次我的手拉了个小口子,他几乎每个课间都会给我发来微聊,问我,妈妈你伤口好些了么,照顾好你自己。而那还是在我早上刚叨叨完他磨蹭之后。

他总是会在气得你牙痒痒之外,又会不经意间挠一下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我们就这么一直相爱相杀着,直到二年级暑假发生了转折。

那天,我又被他气崩溃了,瘫坐在沙发上,死活不理他。他大哭起来,翻我的眼皮,趴我胸口听我的心跳,掐我的人中,大喊,妈妈,我最爱的妈妈,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活啊。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他以为我死了。我抱了抱他,他满脸是泪,嘴角却扬起了笑。

“妈妈,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被我气死了!““妈妈,你要死了,我也跟你一块死!,我不会跟你分开的!” 抽泣了一会儿,他突然很认真的抱着我说:妈妈,我知道我一直都做得不好,其实我也真的很想变好。只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求求你,你能想办法把我教好么?一定有办法的,是么?妈妈!他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满是期待。

那一刻,我老泪纵横,我儿子,真是一活脱脱的现世版哪吒:横冲直撞,被压制,渴望被认可,假装不在乎,假装洒脱,对着我们大呼,我是谁,我要成为什么人我自己说了算。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是我还没有找到适合你的办法,相信妈妈,我一定会找到的。”就算生而为“魔丸“,那又怎么样?什么是命?什么是天生顽劣?

不认命,就是我们母子的命,我们要一起逆天改命!那之后,我所有的空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学习如何管教孩子上。

我买了大量的书,报了各种儿童心理的课,别人家是孩子疯狂的报课外辅导班,而我家,是我在疯狂的被辅导。

边学,边甄选方法,我们和儿子一起实践,记录,沟通,他也很配合,好的方法我们就会一直坚持下来。慢慢的,不知道是他真的长大懂事了,还是量变终于引起了质变。

我们肉眼可见的看到他在不断的变好。渐渐的他在班里有了好几个铁杆朋友,他会经常回来跟我说些他们的趣事和糗事。他越来越积极,愿意参加任何比赛、挑战、选拔,小荷露出尖尖角,比赛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虽然他在集训队的成绩大多时候都是中等靠后,但他并不气馁,总说,下一次,我可以考好的。

他变得越来越自信,也经常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并能在我们的帮助下去坚持完成。

去年11月,PET考冲阶段,老师要求他每天跟爸爸妈妈的对话只能说英语时,他虽然难受得大哭了一场,但一个多月来,依然坚持每天打卡发视频给老师,从没跟我们说过他不想做了。

当然,有些坏毛病,还是会反复发作。老师偶尔还会找我下,但真的是偶尔了。在家里,有些“熊性“也时不时的抬头,但给他一个警示的眼神,他大概率会不好意思的停下来。期末前,他还写了封信给我:

我们惊叹儿子变化的同时,也在不断自省,孩子所有行为背后其实都是有原因的。我们不能只是单纯的气孩子熊,固然有天生顽劣的部分,但都不是“无药可救“。

所谓”久病成医“,我们一个个亲身实践又疗效的“药方“,此后会跟大家分享,就算不能根治,至少也有缓释作用。

三、初涉鸡娃圈 我们都是懵懂焦虑的父母

与此同时,学习上我们也开始从前些年顺其自然的野蛮生长,逐步开始往有目标、有规划、有执行步骤的正规军过渡。我儿子的英语启蒙其实很早,四个月开始上金宝贝的早教,上到3岁多。4岁开始上EF,每周一次,一直到去年6月份。

因为他性格open,所以跟外教打成一片,老师喜欢跟他互动,他上课也很嗨。我们也没给订目标,觉得他敢说敢表达,发音很棒,你好我好大家好,都挺好。

知道KET、PET是他二年级的时候,跟同班同学凑热闹去报考KET,那时候天空很蓝、白云下面没有KP的黄牛在跑,一报就报上了。结果成绩出来了,121分,擦线过,并不意外,阅读、作文稀碎,听力、口语OK。

但我们全家都还开心的去庆祝了下这个小幸运,你们懂什么叫无知的人最快乐么,说的就是我们。当然后面被鸡娃前辈唤醒后,我们开始上道儿了,我们在PET的准备和冲刺上还是认真下了功夫的。

奥数,我们真的一直是当兴趣班上的。我们一年级开始在学某思学的,在此之前,我们发现了他对奥数的天然兴趣,买了大量的数学读物给他,他学前已经读完了李毓佩的小中高,已经会解简单的方程。

一年级开学第一天数学老师微信我,说,你娃跟我讨论真因数、质数,你们学这么深了么?我说,他一知半解,看书看的。

当然过程中,他看不懂的,爸爸会耐心的给他讲明白,爸爸当年是打物理奥赛上来的,数学底子还是不错的,现阶段辅导儿子还是能应付的。

可以说,奥数在三年级之前,我们一直都是当兴趣学的,没有任何功利目的。他喜欢,我们就配合他一起探索,一起玩数字地雷、数独等各种各样的比拼。

他爱讲课,我们就配合当学生去听,他谈数学的时候两眼是会发光的。语文,他迄今为止,没有报过任何课外班。

我儿子说话虽然晚(两岁才开始说话),但他识字早,而且识字量也大,5岁左右,基本已经可以自由阅读不带注音的故事书了。

他非常喜欢读书,大量的阅读,我们家里到处都摆着各种书,他也不挑,故事、小说、科学、历史、经济类的,他什么书都看。只要有时间,我们也会带他去国图,每次上午去,到中午,他都是被管理员赶着才会嘟嘟囔囔出来的那个小孩儿。

如果没有我的老领导陈姐一语惊醒梦中人,为我们敲响小升初的警钟,除了揪心他那点儿熊孩子的事儿之外,我们依然会这么悠然自得,毫无压力的继续学下去。

陈姐是鸡娃前辈,是从西城移民到海淀的,正给姑娘备战早培,每天在各种辅导班之间来回切换,奥数的、英语的、神测的。她给我们苦口婆心的讲了六小强的角逐有多惨烈,竞争对手们已经凶悍到何种地步了。

别人从幼升小开始就已经打响了小升初的战斗,海淀黄庄早已是鸡娃朝圣地。

而我们居然不识庐山真面目,三年级了还在半佛系带娃,完了拍拍我,“真的,你可别耽误了你家娃!”听姐一席话,醍醐灌顶,身处宇宙中心,不鸡血,怎么对得起你脚下的这片热土! 鸡血属性被激活后,我们开始摸索着走进鸡娃圈,开始出入各种鸡娃群,见识了好多顶级牛娃,鸡娃的世界,嬉笑怒骂,皆是文章。

你开始知道了所谓被叫停的奥数比赛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比你娃聪明数倍的孩子,比你还努力数倍,他们可以从朝阳,从西城赶来黄庄辗转上6个、8个奥数班;有家长在喊3年级PET还没过的就有点来不及了;啥叫来不及,咱也不懂,咱也不好意思问啊,只能细细的品。

所有的焦虑都来自于一知半解,一入鸡娃界深似海,我是饭都吃不香了,王牌都看不乐了。当然,这是必经阶段,挺过去,想明白,按自己的节奏鸡就好了。

去年疫情之初,我和爸爸都在家时,明确了2020年的分工:

爸爸负责奥数,科学百科,物理

奥数目标:考上集训队,比赛至少一个一等奖;

我负责语文,生活、习惯、性格养成,

语文目标“作文想写随时有得写“;能自己按照规划独立完成任务;

交到5个好朋友;

英语果断换老师鸡,我打辅助

英语目标:PET至少通过

编程是胖豆自己提出要学的,他说他自鸡。我们尊重了他的意见,给他报了班。

编程目标:他说要拿一等奖(我当时以为他信口开河)

跳绳要坚持练,全家总动员

跳绳目标:每天3000个,至少170个/分钟

于是,各种目标、规划、执行步骤走起来,表格一张张做,满墙都是大表格。我那阵自嘲为大表姐。一阵操作猛如虎,大半年下来,鸡血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最终他去年的所有目标居然都神奇的实现了。

从前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快乐肯定是没有了,目标和任务的背后总是有压力的,但我们多了目标达成的成就感,所谓快乐,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

再来,离升学也不远了,我们鸡娃经验还亟待提高,如果能认识更多重视学习、升学规划、认真鸡娃,又不甘心做苦行僧,经常交换下合理、快乐鸡娃的新方法,让我们感觉在鸡娃、升学的路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自然是一件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