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定自强”“未竟之业,吾辈续之”……

袁隆平爷爷的逝世,让崇高的梦想,又重新在许多人心里激荡开来……

这是好事情,但事实被煽情昂扬的文字遮蔽了大半。

是怎样的事实呢?

真正的吾辈——农学生们,正在想方设法逃离农学。

 

 

农学究竟学个啥?

学习如何当一个农民吗?

 

 

看起来是,也不全是。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咱们国家本能地非常看重农业教育。

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主题几乎都是农村、农业发展。

在高校,农学是本科专业中一个大门类专业,共包含植物生产、动物生产、自然保护与环境生态、动物医学、林学、水产、草学7个专业类,共计43个本科专业。

录取分数线还不低。

 

 

看趋势,国家还在继续扩大农学在高校的招生比例。

据教育部最新公布的本科专业目录,2021年共新增了37个本科专业,其中专业数量占比最多的是工学,其次为农学。

农学新增了生物农药科学与技术、土地科学与技术、饲料工程、智慧牧业科学与工程、兽医公共卫生(5年)专业。

通过专业名称,我们大概就能知道,农学不是纯知识的学科,必须“上山下乡”实践才行。

学校一般会根据专业,分地、分大棚、分养猪场、养鱼场等给农学生们。

 

 

没经历过人间疾苦的同学,大概会觉得农学妙不可言。

莳花弄草,田园牧歌,内心甚向往之呀。

可事实是,苦不堪言。

 

 

一直以来,农业都是靠天赏饭,想为所欲为,那是不可能的。

比如每年3月下旬到4月中旬,是油菜授粉时间。

每逢此时,致力于油菜遗传及分子育种的课题组,就得出动投入授粉工作。

去年疫情期间,其他专业的学生可以在家上网课,农学生就比较惨,因为一旦错过了作物生长的关键时期,这一年甚至几年的科研工作都可能付之东流。

那咋整?为保住油菜试验田,导师们只能自己上,除草、浇水、施肥、取样……

农学的整个实验过程,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难以把握,这让科研何时出成果,显得没有底。

1968年5月19那天,袁隆平第一批研究出来的700株水稻,一夜之间被人拔光,几乎令整个研究前功尽弃。

 

 

农学人的卑微,其他专业的孩子不懂。

逃离农学

我们都知道,袁老是正儿八经的农学科班出身。

1949年8月,他考入重庆相辉学院农学系,主修遗传育种学。

大学毕业后,袁老被分配到湖南怀化的安江农学院任教,从此开始了田间地头的科研生活。

按理来说,有这样一位先驱引领,应该能激励不少年轻人投身农学,然而……

在豆瓣“985废物引进小组”里,搜索栏输入“农学”二字,弹出的帖子主题如下:

 

 

一股惨兮兮的氛围扑面而来。

最常见的灵魂拷问是:“农学有出路吗?”

回复那是一盆彻骨的冷水从头浇到尾呀!

 

 

到处都在劝你别学农学。

能转专业赶紧转,能逃趁早逃。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回复。

 

 

一位省属农业大学的招生办老师“诉苦”,很多农学专业的学生,挤破头要转到非农专业,甚至还有大一大二的学生退学复读,重新参加高考的。

逃离农学,成了这个专业的墓志铭。

这年头,高考填什么志愿,大学学什么专业,判断标准和袁老那个年代已完全不同。

作为一个城里人,他当时选择学农,是受小学一年级参观农园时看到的美好园艺和电影《摩登时代》里田园诗般生活场景的影响,可以说带一点青年才俊的浪漫情怀。

而后促使他扎根这个行业的,是一颗爱国爱民的赤诚之心。

今天呢?

情怀、为国为民几毛钱一斤?

选择什么专业,主要看毕业后的工作环境和待遇。

从这个角度来评估,那农学可就毫无浪漫可言了。

 

 

农林牧渔仅占0.9%,垫底。

连袁老都曾在一次演讲中笑言,当时郊游看见的并非真实的农村,“如果当时看到的是农村的真实情况,我肯定就不学农了。”

因为1952年,他作为农学院的学生去土改,住进农民家,才知道真正的农村“又苦又累又脏又穷”。

农学:天坑专业里的一口井

在填高考志愿时,有心的同学如果上网查一下,就会发现,“生化环材”已被列为四大天坑,大家最好避而远之。

“生化环材”是生物类专业、化学类专业、环境类专业、材料类专业等四类专业的统称。

天坑中的“坑”属性包括归零性、枯燥性、内卷性、危险性、偏僻性。

大白话为,毕业后知识归零;科研、工作枯燥;易停滞,技术难转化为产品;工作环境危险;工作地点偏僻。

 

 

而农学被戏称为天坑专业里的一口井,深不见底。

一旦入了,再想爬出来,可能性微乎其微。

上文说了,这年头,大多数人高考上大学都是为了攒个高大上的饭碗。

而农学,完美避开了这一点。

首先,农学就业路径狭窄。

农学专业对口工作主要是种子、农药、化肥、销售,农业科研院所做学术,支农当大学生村官等。

然而,想在这些领域找份待遇还不错的工作,很难。

除了销售,其他都是供大于求。

农学生只能不断内卷。

本科出来默认没活路,想要选择多点,通常要考研,考博,甚至博士后。

有农学生跑去考公务员,发现也是个火坑。

大部分岗位都有限制,农学只能考那些三不限的岗位,即不限专业、不限学历(大专以上)、不限户籍。这种岗位,竞争力有多惨烈可想而知。

其次,就业难、工作苦就算了,待遇还低。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分行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中,在2018年,农、林、牧、渔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以36466元(年薪)垫底,换算下来大约是月薪3038元。

 

 

在轰轰烈烈的城镇化进程中,每个人都在努力逃离农村,以摘掉农民这顶帽子为荣。

没有人会愿意退回去,哪怕以农学生的方式。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那些不小心或无奈落入这口井的年轻人,通常自我认定为“废物”,躺在“985废物引进小组”,到处问询一条非农出路。

这样看来,自袁老出生到他逝世这近百年时间里,只出了他这么一位农学界伟人,不是没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