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转瞬即逝,估计不少老父母亲们和常爸一样,一方面欣喜着神兽不日即将归笼,一方面想到伴随开学而来的一系列主动、被动的学习征程,也还是有点儿脑阔疼。

小小常上学半年,又是身处海淀这个已经多少被“妖魔化”的大环境里,常爸对于陪伴小学孩子学习的乐与痛,也是有了更切身的感受。

正好前日看到一篇来自郭文红老师的关于《孩子到底要不要学奥数》的文章,文章不长,却恰恰说到了常爸的心里!

文中郭老师引用了青少年问题研究专家孙云晓先生的一句“狠”话:“奥数是一个让大部分孩子一次次证明自己是傻瓜的课程。”然后表示:“我也渐渐发现,确实有些孩子能够完全适应这样的不断加码、不断挑战的数学学习模式,但是对于更多的孩子来说,奥数学习可能真的是他们童年的一场梦魇。”

真是说到常爸的心里去了。自打小小常上了小学,常爸没少研究市面上的主流数学教辅,因为校内学习游刃有余,所以我们也一直在接触奥数内容,除了基础的《举一反三》之外,常爸也在研究海淀最流行的各种奥数神书,诸如《奥数教程》、学X思大小白本什么的,以做准备。

有一天,有一道大白本(《学X思思维创新大通关》)上的题,常爸死活也没想出来,就求助于曾经某省高中数学竞赛一等奖获得者的好友,结果,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也!没!做!出!来!这是一年级的题!!!

1.jpg

如果常爸自己没有研究过这道题,没有看到连真数学学霸都对此题束手无策,而只是将练习册丢给孩子自己去做,那么孩子在做不出这样一道远远超过自己认知能力且套路满满的题时,究竟心中在想什么、遭受了多大的打击、以及这样的题目对于孩子的数学思维的培养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都是细思极恐之事。

然而,又不能不想!在普通人看来,省级数学竞赛一等奖获得者,应该已经算得上是数学思维出类拔萃、绝对位居1%精英群体里的佼佼者了吧,一年级的奥数题,做不出来?!常爸不禁想问,这到底是人出了问题,还是题出了问题?!

郭老师这篇文章:从自己曾经为孩子们找“捷径”,刷奥赛题来提高成绩且战果累累、到最终意识并非每个孩子都适合奥数学习,并高声呼吁:无论是怎样的学习,无论有怎样的原因,至少都不能以摧毁孩子的人格尊严和牺牲孩子的学习兴趣为代价,这应当是每位父母和教师都不能逾越的基本底线。真的十分发人深省。

所以今天特别拿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作为一名小学数学老师,曾经多次遇到家长、朋友的提问:咱家孩子到底要不要去学奥数?

其实,关于奥数的是是非非,网络上有各种各样声音。就我本人而言,对于这个问题,在不同的阶段有过不同的认识,我在“学做一名小学教师”一文中曾经有过这样的描述—— 大量接触了所谓的“奥数”题后,我突然发现了一条成功的捷径:学生如果学会一些带有一定思维难度的题目,再回到课本题目,就会觉得易如反掌,就好比让一个五年级的学生来做三年级的题目,焉有不得高分之理?

于是,为了高分,为了毕业班,为了小升初,我竭力挥动“奥数”这面大旗,真诚地期望每一个孩子都能踏上这条幸福的康庄大道。 这就是当初那个年轻的我,作为学校高年段数学老师非常简单纯粹的想法,和社会办学机构挣钱的目标完全不同,我只是很单纯的希望以此作为学生、乃至班级取得数学高分的一条“捷径”,当然肯定也有自己的小私心,那就是想以此来提升证明自己的社会价值。

从那以后,每日里钻研“奥数”成了我的必修课,抢课、占课是家常便饭,课上讲、课后也讲;听得懂的讲,听不懂的更要讲;在学校我讲,回家后让家长接着讲…… 我“带”出了奥赛一、二等奖的学生,成了“奥林匹克金牌教练员”,班级的学生屡屡在各种调研、分班考中取得佳绩,我也沉浸在“优秀老师”的志得意满中,不断加码,不断提高,让学生考出好成绩是我的唯一使命……

然而,正如青少年问题研究专家孙云晓先生的一句“狠”话所言:“奥数是一个让大部分孩子一次次证明自己是傻瓜的课程。”

我也渐渐发现,确实有些孩子能够完全适应这样的不断加码、不断挑战的数学学习模式,但是对于更多的孩子来说,奥数学习可能真的是他们童年的一场梦魇。

我还是举一个例子来说吧——某天接到一位一年级孩子母亲的咨询,询问下面这道题如何讲才能让孩子听得明白:

一场电影两个多小时,小明在开始时看了看钟,结束时也看了看钟,发现时针和分针恰好互换了一个位置,请问电影放映了多长时间?

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不知您看完这道题目后,是怎样的感觉呢?有没有慌乱、紧张、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的感觉啊?请不要忘记,这只是一道让一年级孩子做的题目哦,它来自一本由某著名数学学者署名主编的某著名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奥数教程。

且不说一年级的很多小朋友未必能完全认识、理解钟表时间、以及上面的时针、分针的名称、相互关联等众多基础概念与相关知识背景,单说这道题的结果,都不能用一个整数来表达,更不要说中间的思维理解过程了,别说是一年级的娃,你就是放到六年级,甚至是六年级的数学老师,恐怕也不是个个都能做得出来的。

这样的题目会让孩子感到紧张害怕,如果老师为显水平高总是用很轻蔑的眼神和语气很轻松地告诉你答案,学生更加会因此感到自己很笨很愚蠢,就像一个大傻瓜……如果经常遇到这样眼神,相信孩子一定会出现畏缩、恐惧、甚至厌学的情绪吧?哦,顺便说一下,那册书居然给出了2小时45分的答案,你有什么感觉?

说完这道有些荒谬的题目,我们还是来看看儿童的思维发展特点吧——我们都知道,儿童主要以形象思维为主,逻辑不够严密,严重缺乏生活实践经验,而这恰好与数学学科的抽象性、逻辑性和应用广泛性的特点完美避开。 且无论在人生的哪个阶段,无论是什么样的学习,首先都是需要有大量的基础知识作为支撑的,然而对于孩子来说,尤其是低龄阶段的儿童,在这些方面是存在大量欠缺的。

这也就是很多孩子在小时候数学学习感到困难的原因所在,如果在这个时候再让孩子去学习这种跨度、难度都较大的奥数内容,这对于孩子来说必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虽然痛苦、甚至痛恨,但让人感到诡异的是,你只要问起孩子或家长,却似乎是人人都在学,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21世纪研究院的杨东平老师的教育洞察“全民奥数是如何兴起的?”,相信会给大家一个全面清晰完整的答案。 以我目之所及,大部分家长要求甚至逼迫孩子学习奥数的原因可能有以下这几种:环境所迫,大家都学我不学,生怕自己耽误孩子;升学所逼,为孩子上好中学找一块敲门砖;虚荣所致,为了人前显贵,为了证明自己的孩子聪明;无知所害,自己对于孩子的思维发展规律一无所知,盲目认定奥数一定可以拓展孩子的思维发展,所以必须学,还要尽早学……

当然,每个人的想法必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自主性,我无权干涉,但是作为一名长期和儿童打交道的数学老师,在目睹了成百上千的孩子学习奥数的心路之余,我想真诚地告诫各位年轻的父母朋友—— 每个孩子的特质不同,每个家庭的需求不同,每个孩子遇到的任教老师的做法不同,对于这个问题,我真的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但是我想,无论是怎样的学习,无论有怎样的原因,至少都不能以摧毁孩子的人格尊严和牺牲孩子的学习兴趣为代价,这应当是每位父母和教师都不能逾越的基本底线。

至于面对的不同情况究竟该如何处理,欢迎大家留言或私信继续讨论,衷心祝愿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一个没有羞辱和恐惧的童年。

// 常爸说 

常爸知道,很多家长即便是看了郭老师的文章和常爸一样心有戚戚,在各种残酷的现实下,也不会就此马上停下陪伴孩子在奥数道路上跋涉的脚步——比如在海淀,如果小升初想进最好的“六小强”学校的实验班,奥数的底子一定是要相当强才行的。所以常爸一直认为,其实奥数不是原罪,错误的引导和学习方式才是。

而今天分享这篇文章,最大的心愿就是:

提醒自己以及各位爸爸妈妈,既然我们已知“奥数”的节奏远超孩子认知理解能力的极限,那么,我们在引导孩子在奥数道路上前进的时候,脚步是不是可以慢一点、耐心是不是可以多一点、特别是:为孩子上战场提供枪支弹药的时候,是不是要更适龄一点?

就好像开篇常爸的亲身经历,题并非越难越好,难到数学“省一”获得者都做不出来,它对于一年级孩子的数学兴趣的培养,数学思维能力的养成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 数学教辅,常爸推荐这些

●配套校内学习:推荐《全解》,从课堂讲解图文引导到视频讲解,加课内提升与练习,一应俱全。想要更多课内巩固型训练,《53天天练》,《黄冈小状元》系列任选一本即可。

●课内基础拔高:可以选择《学而思基本功》,配套教材设置,每天3道题,难度高于校内练习,出题角度多元,适合课内巩固后的提升。

●初涉小奥思维:《举一反三》可作为入门级教材,题目内容50%校内知识可以迁移应用,50%可自我探索或观看名师讲解视频。

●小奥思维拔高:《学而思秘籍》难度高于《举一反三》,建议低年级孩子的家长可以先行学习或者挑选一些难度适宜的题目和孩子互动,不要直接丢给孩子独自完成,压力太大。

至于高思导引、学而思大白本,如果孩子对于数学学习不是特别有兴趣或者特别有天赋,千万不要直接丢给孩子去做。

简言之,小学奥数教材的难度是《举一反三》<《学而思秘籍》<《高思导引》<学而思大白本(《学而思思维创新大通关》)。

如果要带孩子尝试奥数,请一定循序渐进,小步前进,让奥数思维带给孩子解题闯关的乐趣,而不是看孩子每天在做不出题的挫败中陷入“我是个笨蛋”的自我怀疑里,才是爸爸妈妈们最该优先考虑的事!